西藏旅游地图社区

周家楼的庙宇与庙会

李志杰的小院2018-10-09 08:03:20




周 家 楼 的 庙 宇 与 庙 会

李法祥

据江都县志记载:周家楼的庙宇有位于周家楼本庄的都天庙,主持法名星普。位于周家楼附近外围村庄的有陈家舍的昆卢奄,主持叫仁静。胡家庄的北极奄主持僧大明,杨家庄的新隆奄后叫阎罗寺,主持叫荣亮。谢家铺的广济奄未设主持。都天庙是有文字记载的:建于清雍正年间(约公元1723年),毁于抗日战争时期(约公元1943年),已有两百余年历史。未查到文字记载的有华佗庙,主持叫悟晴,庙位于庄的东南角。蚂蚱庙主持叫朗姚,该庙位于东头街南端街东侧,银锭桥的东北方。庙里所供奉的神灵为蚂蚱王,是为民间祈免遭蝗灾而建的,与其它庙宇一样香火旺盛。

这华佗庙和都天庙,位于庄的东部一南一北,一前一后,所以习惯称华佗庙为前庙,都天庙为后庙。前庙又称药王庙,是周家楼唯一被保存下来,又经过恢复重建的一座庙宇。该庙坐北朝南,前后两进,中间有院子,院子东侧有砖砌的用来焚烧字纸的炉子。上面雕刻着“敬惜纸张”四个字。在古代发明文字前,人们用绳子打上结来记事,叫结绳代字。后来有位名叫仓颉的人,吃尽千辛万苦发明、创造出文字。后世人为了纪念仓颉,尊称他为圣人,并珍惜他所造的字,就把所有写有文字的碎纸片收集起来,集中放到字纸炉内焚化掉。我的父亲和胡三的哥哥胡二都是虔诚的信仰者,每到农闲时就挑着两只大竹箩走村串户挨家去收字纸,人们都习惯地把平常用剩下来的废书报纸之类的纸张存放在竹制的字纸篓内,见我们来收都笑着打个招呼就把字纸倒给我们。然后到华佗庙字纸炉内焚化。童年时代的我跟随父亲做过这类善事,这种深刻的影响使我一生尊经爱字。

华佗庙大门朝南,后进偏西有后门出入,西山头有大路,出后门十几步就是著名的三步两桥。因为庙西山头路边有条河叫许尔沟,南北流向,通过三步两桥的乙桥以水沟的形式和庙汪连接。同时又有另一条水流,东西流向从甲桥下经银锭桥和园汪连接。在这水流交汇处就形成了三步两档桥,它与前庙有着密切联系,如今提到前庙,人皆知晓,可问到三步两桥,知道的人就不多了。因为几经沧桑,三步两桥早已不存在了。可是这座前庙终于保存下来了。由于都天庙和蚂蚱庙都不存在了,两座庙的神灵都并入到前庙供奉,随着时间的推移,后来包括前庙的华佗菩萨都先后被毁坏掉了,解放后土改时前庙只剩下后进的三间庙房。合作化时这三间庙房又成为农业社的库房用来堆放杂物,文革时期因为是集体的公房未受到冲击,一直保存下来。多少年来周家楼人对过去的庙宇和菩萨念念不忘,这是老百姓对佛教真诚而朴实的信仰和对圣人的崇敬。



改革开放以来全国各地一些被战火毁坏的庙宇陆续被恢复和重建。周家楼有不少村民都有恢复庙宇的愿望,这件事也是周家楼的杨双林、王凤华夫妇二人想做的事,夫妻二人知道做这件事确实不容易,首先哪里来这笔钱?要叫村民捐资,不用说了。虽说现在生活改善了,吃穿不愁了,可被过去穷怕了的村民,出钱修庙,实在太难了。再说也不是所有人都赞成办这件事。杨双林的妻子王凤华,一心想早一天把前庙恢复起来,就三天两头跑去看那三间庙房,一天她忽然想到这是古华佗庙遗留下来的三间房,它是古庙的基础,决心先把庙房修缮好,再请神入庙,她和丈夫杨双林商量将自家平时生活上省俭的钱,拿出两万块钱请人雕刻一尊华佗菩萨请进庙堂。这一天热闹非凡,前来烧香拜佛的善男信女很多,一些外地人和在外地工作的周家楼人都赶来瞻仰菩萨圣容。这华佗庙供奉上华佗菩萨,是古庙重新恢复的标志,大家都赞扬杨双林夫妇二人的善举真是功德无量。2005年又由杨双林夫妇发起重建了三间庙房,华佗庙基本算完全恢复了。随着宗教事业的发展,2008年江苏省宗教局、江都市宗教局倡导修建周家楼的华佗庙,将原来前庙西山头的许尔沟填平后又盖了三间新庙房,将原来的华佗庙改为华佗寺。

再说说都天庙和都天菩萨庙会。都天庙位于本庄东北角,泰州至扬州的马路北这条马路是清代遗留下来的古驿道支路,周家楼段穿后庄而过,当时路面较宽,在都天庙的西南角有石桥一座,桥下为庙汪支流沿都天庙西山头大路旁通向老坝,都天庙前有庙汪,后有后汪,三面是水,东面是陆地,庙的东北有一排住房是周元章兄弟三人居住,这块地方人们称为庙头。都天庙前有两棵白果树,古木参天,一棵在院内大殿前,另一棵在离河边不远的大路旁边,夏日为过往行人提供了息凉的好去处。都天庙坐北朝南,前有围墙,中有大门。进门就是大院子,左侧的白果树高耸入云,正殿供奉都天菩萨坐像。内殿是都天菩萨娘娘的卧室。庙门右侧有偏门出入,是僧人食宿生活处。庙左拐处是土地庙,经常有过往乞丐在土地庙内过宿。都天庙当时有主持僧人法名星普,有一名小和尚挑水烧饭、做杂事、闲来念佛。

1940年至1941年间,日本鬼子侵略到苏北,抓民夫修筑了扬泰公路,并在界沟修建了木桥,老百姓称洋桥,周家楼段改走庄北外围,泰州沦陷,鬼子经常下来扫荡,烧杀抢掳,老百姓受尽磨难。都天庙门前的官道也结束了它的历史。为了抵抗日本鬼子,和平军王建斋(人称王老虎)驻扎在郭村,周家楼和塘头都驻有军队,周家楼的军队驻在都天庙,庙头四面沿河筑起土城,老百姓叫它土围子,四角建有碉堡炮楼。驻在周楼的是许营长、邢连长。两人都喜欢京戏,这邢连长呀,还喜欢自己上台唱,所以随军就带上戏班子。在土围子里都天庙的东山头广场上搭起台子天天开锣唱戏,当兵的看戏,老百姓也可以进去看,我们小孩子也挤进去看过,邢连长每天一出“南阳关”,这是他的拿手好戏,班头叫杨辣子,他的儿子叫小杨辣子,也唱过戏。有一姓张的副官,夫妻俩都是唱花旦的,就住在我家北屋的两间房子里。张副官的老婆戏唱得好,人长得漂亮,有一次与小杨辣子同唱一出叫“吕布与貂蝉”唱得好好的忽然吵了起来。原来张副官吃醋了,三人吵得不可开交,差点打起来,后被邢连长压下去了。记得还看过“扫雪打碗”、“庄子劈棺”等等。我们小孩看不懂,只会看热闹。这都天庙内只能住军队,戏班子就分住在老百姓家里。这些戏子(演员)有穿军装,有穿便装的,喜欢到老百姓家串门。住在我家北屋的张副官老婆,经常到我家串门,还帮我们做活。当时我家原来的广货店被鬼子扫荡时抢过几次,衰败得无法支撑,只能开个小烟酒杂货店维持生计,当时香烟都是买烟丝和盘纸自家卷。我七八岁时就卷得一手好香烟,就像正规烟厂出产的。这张副官老婆一来我家就抢着卷香烟,她是为了好玩。不过同时也带来了不少生意,不知怎的,那些士兵都喜欢买她卷的烟。这军队带戏班还真热闹,可就是不能打仗。鬼子一来,他们全躲到围子里去了。好在后来泰州有国民党正规军,那时称国军,驻防泰州的是一百军,军长李天霞打仗没得说。后来抗日战争不断升级,驻在周家楼的和平军戏也不唱了,戏班子也散了。没过多久日本鬼子投降了,抗战胜利了。可是鬼子走了,和平军又和新四军不断开战,我们家距离围子里炮楼还不到一百米远,就成了双方交战的前沿,这一带的住房就成了围子里和平军消灭的目标,有的被烧,有的被炮弹轰炸,围子里的都天庙包括两棵白果树皆毁于战火。这座存在有两百多年历史的都天庙从此画上了句号。

再说都天菩萨庙会,这庙会是从祖辈一直延续下来的,非常隆重,每年农历正月十五、十六、十七三天,凡属于周家楼都天菩萨管辖的地方,总共七十二庄零八舍,庄庄舍舍都有会来参加。如张河的毛狮子、刘家坞的老龙(龙灯),其它村舍的马灯、河蚌灯、踩高跷、乐队、锣鼓队、香亭、茶亭、锦旗队、彩伞对等等名目繁多。所属村舍四面八方赶来烧香的善男信女汇成长长的游行队伍。庙会队伍最前面由两壮年男子大铜锣,叫头锣,专门在前面开道,敲起来声音震耳欲聋,十分威严。接着是跳马批的,马批是青壮年男子,上身打赤膊,嘴巴上从左到右插一根雪亮的钢锥,腰间扎一条宽红布带子,手持铁棍,后面一名男子抓住红带子紧跟其后,丝毫不松手,马批一路挑着走,随时都可能打人,看热闹的人吓得纷纷让开一条路。接着就是执事队伍,旌旗、遮阳、金瓜、钺斧,以及肃静、回避的大牌甚是威风。跟着就是八人大轿,里面端坐着都天菩萨,整个庙会队伍漫延几里路,巡游要经过七十二庄零八舍,所到之处家家焚香叩拜,都天菩萨将所有村舍巡游过后就回到庙中。在庙会的最后一天,也就是正月十七,大家一齐烧香叩拜都天娘娘、都天菩萨,庙会就结束了,各村舍庙会队回去收拾好仪仗会具等待来年再用。



正月十八这天集场正日,天南海北各地客商都在当铺场摆摊设点,搭棚撑伞,卖各种日用百货、农具服装等等,各种商品应有尽有。集场每年向西头和南头延伸扩大,人山人海热闹非凡,家家户户都要买点鱼肉。招待亲朋好友来赶庙会和集场。解放后庙会没有了。单纯是集场了,并改名叫物资交流大会。依然很热闹。

(摘自李法祥《记忆中的周家楼》)

(图片来源于网络,谢谢!)


李志杰的文学世界与您分享!

长按二维码识别,添加关注!

回眸往期:

童年是一曲遥远的歌谣

周家楼旧时的春节民俗

到浦头访古

二姜汤营掠影

探访江都波斯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