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藏旅游地图社区

​世俗与宗教的博弈:法院管得了寺庙纠纷吗?

豫章律师事务所2019-07-04 23:45:56


作者:吴豪


我的一家顾问单位江西桐青金属工艺品股份有限公司,是全省规模最大、综合实力最强的金属工艺品制造公司,位列全国同类企业前三强,其制作的青铜佛像,佛器和雕塑等,遍布祖国的佛教胜地、古刹名寺、城市中心,远销东南亚、印度、澳大利亚、日本、美国、欧洲等世界各地,以精湛的工艺、优良的品质和追求艺术完美的理念享誉海内外。鉴于此,该家企业视商誉为生命,与客户尤其是佛家客户极少发生纠纷,遇事总是以铸佛人的善、诚、信和谐处之。


然而,"树欲静而风不止"。


避虚就实


公司董事长办公室,充满浓郁的艺术气息,一组做工精细的仿古红木沙发上端坐陈董事长和其他高管。我向他们通报:


"我认真、仔细阅读了全部资料,感觉与庐山东林寺订立的三份合同可以单独成诉。


其一,东林大佛工程款清算之诉;其二,四大菩萨工程余款支付之诉;其三、四座铜亭工程余款支付之诉。前一诉讼实质是诉诸法院,在法院主持下进行清算,因为合同约定未包死价格,视清算结果而定,可能他欠你的,也可能你欠他的,因为对方已付款3800余万元。诉讼过程肯定会一波三折,旷日持久,耗费巨大,不确定因素较多,我称之为‘虚’;前二、三诉讼合同约定包死了价格,未付余款金额确定,法律关系清晰,且已竣工交付约两年,受偿条件成就,我称之为‘实’"。


董事长因思考而紧锁的眉头舒展开来,问:"那你的意思是‘避实就虚’,以两个小的诉讼带动全部纠纷的解决?"




我回答:"正是此意。我们要摸着石头过河,通过两个小的诉讼努力促成东林大佛工程款清算的水落石出,否则对方总是以东林大佛工程款超付为由拒付两个小合同项下的余款。"


董事长沉吟了一会儿,问大家:"你们的意见如何?"


其他高管亦无异议,董事长手一挥:"好,那就按吴律师的思路办。"


实因无奈,于是两份诉状分别递交至星子县人民法院(现为庐山市人民法院,诉讼标的77.2万元)和新建县人民法院(现为新建区人民法院,诉讼标的189.12万元),并顺利立案受理。


由此,与佛教净土宗祖庭——庐山东林寺合同纠纷诉讼在情非得已中拉开帷幕。


小试反击


于2014年8月26日诉至新建县法院案,因东林寺提出管辖异议,历经两审才最后确定,故在2015年4月30日开庭审理。


于2014年9月9日诉至星子县法院案,亦因东林寺提起管辖异议,同样历经两审才最后确定,故在2015年4月24日开庭审理。


两案在庭审过程中,双方虽争辩激烈,但波澜不惊。




我在两案庭辩中指出:


"原告举证了案涉定作物已安装竣工的照片,证明案涉定作物已与东林大佛为主体的须弥台浑然一体,形成了东林大佛景区即东林寺净土苑主要景观,并已于2013年10月25日后向香客信众开放瞻仰。


原告又举证了被告自2014年11月12日至2015年4月23日在江西各大报纸上刊登的18份旅游广告,证明东林大佛景区已于2014年11月12日后向社会公众即游客开放游览。


故被告具有偿付欠款的责任,这一责任不因被告的抗辩而推卸。原告承揽的定作物已安装于秀美鄱庐山湖之间,为东林寺这一千年名寺增添了一道靓丽的风景和为后人寻访朝觐的人文景观,浸透着原告的汗水和虔诚,于情于理于法,于佛教义,被告应予支付。"


但是,在攻防两方的博弈中,没有哪一方会轻易言败,在上述两案尚未开庭的2015年4月4日,东林寺于2014年11月25日诉至星子县法院的火灾损失赔偿纠纷案,因桐青公司未提出管辖异议,而先于上述两案在星子县法院温泉法庭开庭审理。


该纠纷追溯至2012年12月10日,当日10时52分东林大佛脚手架因桐青公司电焊工操作不慎引发大灾,火势不大,在消防车赶来之前就已扑灭。星子县公安消防大队对该起火灾适用简易调查程序作出火灾事故认定,且《火灾事故简易调查认定书》中未有火灾损失统计。现东林寺在经过约两年提起诉讼,且索赔金额为103.4465万元,显然是为了抵消上述两案不利,完全可以理解。


我有备而来,在庭辩中侃侃而谈:


"依据公安部《火灾事故调查规定》第十二条,适用简易调查程序的,须同时具备4个要件,其中1个要件(二)即为直接财产损失轻微的,故可以认定该起火灾直接财产损失轻微,并非如东林寺所诉有百万余元之巨的损失。


又依据公安部《火灾事故调查规定》第二十七条:‘受损单位和个人应当于火灾扑灭之日起七日内向火灾发生地的县级公安机关消防机构如实申报火灾直接财产损失,并附有效证明材料。’之规定,假定东林寺系受损单位,其应按规定申报损失,但至今未予申报。




火灾发生时,东林大佛处于施工最后完善阶段,该工作成果尚未交付东林寺,风险责任并未转移,东林寺举证的其与福建华和公司的合同约定,东林大佛表面处理即贴金箔,系以1153元/㎡包干价与福建华和公司结算,在工作成果未交付前,火灾受损单位当属福建华和公司"。


东林寺代理人汪律师未予正面反驳,而是话锋一转,感情充沛,娓娓道来:


"当时,火灾现场烈焰腾空,浓烟翻滚,方园十几里外都能看见,无数僧侣信众目睹佛祖遭此劫难,无不悲痛欲绝,纷纷跪拜,祈求佛祖平安。这种巨大的精神创伤,是百余万元都难以弥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