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藏旅游地图社区

​世俗与宗教的博弈:法院管得了寺庙纠纷吗?

豫章律师事务所2019-03-04 13:43:16


作者:吴豪


我的一家顾问单位江西桐青金属工艺品股份有限公司,是全省规模最大、综合实力最强的金属工艺品制造公司,位列全国同类企业前三强,其制作的青铜佛像,佛器和雕塑等,遍布祖国的佛教胜地、古刹名寺、城市中心,远销东南亚、印度、澳大利亚、日本、美国、欧洲等世界各地,以精湛的工艺、优良的品质和追求艺术完美的理念享誉海内外。鉴于此,该家企业视商誉为生命,与客户尤其是佛家客户极少发生纠纷,遇事总是以铸佛人的善、诚、信和谐处之。


然而,"树欲静而风不止"。


避虚就实


公司董事长办公室,充满浓郁的艺术气息,一组做工精细的仿古红木沙发上端坐陈董事长和其他高管。我向他们通报:


"我认真、仔细阅读了全部资料,感觉与庐山东林寺订立的三份合同可以单独成诉。


其一,东林大佛工程款清算之诉;其二,四大菩萨工程余款支付之诉;其三、四座铜亭工程余款支付之诉。前一诉讼实质是诉诸法院,在法院主持下进行清算,因为合同约定未包死价格,视清算结果而定,可能他欠你的,也可能你欠他的,因为对方已付款3800余万元。诉讼过程肯定会一波三折,旷日持久,耗费巨大,不确定因素较多,我称之为‘虚’;前二、三诉讼合同约定包死了价格,未付余款金额确定,法律关系清晰,且已竣工交付约两年,受偿条件成就,我称之为‘实’"。


董事长因思考而紧锁的眉头舒展开来,问:"那你的意思是‘避实就虚’,以两个小的诉讼带动全部纠纷的解决?"




我回答:"正是此意。我们要摸着石头过河,通过两个小的诉讼努力促成东林大佛工程款清算的水落石出,否则对方总是以东林大佛工程款超付为由拒付两个小合同项下的余款。"


董事长沉吟了一会儿,问大家:"你们的意见如何?"


其他高管亦无异议,董事长手一挥:"好,那就按吴律师的思路办。"


实因无奈,于是两份诉状分别递交至星子县人民法院(现为庐山市人民法院,诉讼标的77.2万元)和新建县人民法院(现为新建区人民法院,诉讼标的189.12万元),并顺利立案受理。


由此,与佛教净土宗祖庭——庐山东林寺合同纠纷诉讼在情非得已中拉开帷幕。


小试反击


于2014年8月26日诉至新建县法院案,因东林寺提出管辖异议,历经两审才最后确定,故在2015年4月30日开庭审理。


于2014年9月9日诉至星子县法院案,亦因东林寺提起管辖异议,同样历经两审才最后确定,故在2015年4月24日开庭审理。


两案在庭审过程中,双方虽争辩激烈,但波澜不惊。




我在两案庭辩中指出:


"原告举证了案涉定作物已安装竣工的照片,证明案涉定作物已与东林大佛为主体的须弥台浑然一体,形成了东林大佛景区即东林寺净土苑主要景观,并已于2013年10月25日后向香客信众开放瞻仰。


原告又举证了被告自2014年11月12日至2015年4月23日在江西各大报纸上刊登的18份旅游广告,证明东林大佛景区已于2014年11月12日后向社会公众即游客开放游览。


故被告具有偿付欠款的责任,这一责任不因被告的抗辩而推卸。原告承揽的定作物已安装于秀美鄱庐山湖之间,为东林寺这一千年名寺增添了一道靓丽的风景和为后人寻访朝觐的人文景观,浸透着原告的汗水和虔诚,于情于理于法,于佛教义,被告应予支付。"


但是,在攻防两方的博弈中,没有哪一方会轻易言败,在上述两案尚未开庭的2015年4月4日,东林寺于2014年11月25日诉至星子县法院的火灾损失赔偿纠纷案,因桐青公司未提出管辖异议,而先于上述两案在星子县法院温泉法庭开庭审理。


该纠纷追溯至2012年12月10日,当日10时52分东林大佛脚手架因桐青公司电焊工操作不慎引发大灾,火势不大,在消防车赶来之前就已扑灭。星子县公安消防大队对该起火灾适用简易调查程序作出火灾事故认定,且《火灾事故简易调查认定书》中未有火灾损失统计。现东林寺在经过约两年提起诉讼,且索赔金额为103.4465万元,显然是为了抵消上述两案不利,完全可以理解。


我有备而来,在庭辩中侃侃而谈:


"依据公安部《火灾事故调查规定》第十二条,适用简易调查程序的,须同时具备4个要件,其中1个要件(二)即为直接财产损失轻微的,故可以认定该起火灾直接财产损失轻微,并非如东林寺所诉有百万余元之巨的损失。


又依据公安部《火灾事故调查规定》第二十七条:‘受损单位和个人应当于火灾扑灭之日起七日内向火灾发生地的县级公安机关消防机构如实申报火灾直接财产损失,并附有效证明材料。’之规定,假定东林寺系受损单位,其应按规定申报损失,但至今未予申报。




火灾发生时,东林大佛处于施工最后完善阶段,该工作成果尚未交付东林寺,风险责任并未转移,东林寺举证的其与福建华和公司的合同约定,东林大佛表面处理即贴金箔,系以1153元/㎡包干价与福建华和公司结算,在工作成果未交付前,火灾受损单位当属福建华和公司"。


东林寺代理人汪律师未予正面反驳,而是话锋一转,感情充沛,娓娓道来:


"当时,火灾现场烈焰腾空,浓烟翻滚,方园十几里外都能看见,无数僧侣信众目睹佛祖遭此劫难,无不悲痛欲绝,纷纷跪拜,祈求佛祖平安。这种巨大的精神创伤,是百余万元都难以弥补的。"


我微笑着诚恳作答:"此话合情,但不一定合理,佛祖乃千古独尊,虽历经无数劫难,均逢凶化吉,全安然无恙。如果换一个视角看,凤凰涅槃,浴火重生,是不是更贴切一些?"


看来,东林寺出于诉讼全局策略而作的小试反击,不一定能如愿奏效。走出法庭,正是桃红柳绿、百鸟争鸣的阳春三月,我无心欣赏这良辰美景,隐约感到:一起更大的诉讼将会到来。为止纷定争,那就让该来的都来吧!


疾风急雨


果不其然,"虚"角亮相。东林寺于2015年4月22日一纸诉状告之九江市中级人民法院,以其超拨(付)东林大佛工程款为由,请求判令桐青公司返还工程款1193.7万余元。


这是疾风急雨来袭,容不得有半点闪失。否则,桐青公司将面对生死攸关的挑战和考验。当初因敬仰佛祖而结缘的这一商业交易,如以东林寺的诉求成立告终,岂不有违双方初衷?一丝愁绪从我心头掠过。


为争取双方冷静的时空,桐青公司提出管辖异议,但很快被一审法院裁定驳回,后上诉于二审法院亦被裁定驳回。




该案于2015年10月20日在九江市中院第四审判庭第一次开庭。法庭调查阶段,东林寺代理人汪律师出示了十四组证据共计294页,足见其精心筹划,用功深厚,我不得不佩服这位同行。我不敢怠慢,一份份拜读,然后逐一发表质证意见。


庭辩中,我紧扣了争议要点,围绕双方的举证、质证,发表了如下简明扼要的观点:


  • "超拨"一词系相对政府投资或财政支付而言,东林寺将"付"表述为"拨"不当;

  • 东林寺已付的3800余万元,系其谨慎审核,主动自愿、据于合同履约事实支付;

  • 东林寺支付东林大佛最后一笔工程款,截止于2011年10月,至本案起诉已三年零六个月,此一反悔并诉请返还超付款项,早已不具诉讼时效。因此,东林寺诉请判令桐青公司返还1193.7万余元,不能成立。


我虽慷慨陈词,但在同周和良主审法官的庭外交谈中,我内心已感知,合议庭对我的观点并不完全赞同。理由为:是否超付或欠付,应以司法鉴定的审计结论为准;至于时效,因双方最终未能就工程款决算达成一致意见,故时效尚在中止之中,双方均未丧失胜诉权。


审判长陈小江法官(系九江市中院民二庭庭长)宣布第一次开庭结束,并告知双方互相核对证据原件,并慎重考虑能否调解,第二次开庭另行通知。历时4个半小时的开庭结束了,更为激烈的交锋还在后头。


然而,自上述4案至2015年10月20日均已开庭后,一等就是8个月过去了,三家法院似乎都在等待。时间可能是一张砂纸,在等待磨去双方记忆中的不快;时间可能是一剂良药,在等待愈合双方争议中的分歧;当然,时间也有它的韵律,到了等待不能再等待的节点时,法院应当依法释明,而不是无所作为了。这也是我期待的。


九江市中院通知东林大佛案于2017年7月3日第二次开庭。我猜测一审法院该"扬眉剑出鞘"了,这就是要征询双方要不要对东林大佛工程款决算申请司法鉴定?


开庭前,我向桐青公司陈董事长谈了我的意见,我认为申请司法鉴定是东林寺应尽的举证责任,其应当知道因不申请而导致举证不能的法律后果,我方无须主动申请。


董事长听后,依然是手一挥,说:"好,还是按吴律师思路办。"


第二次开庭,合议庭围绕铜的价格、让利、54.36米高东林大佛总重量拆合多少吨,计价方式等进行了补充调查,但始终难以查明工程总价款究竟是多少的核心事实。




主审法官终于行使释明权了,问:"原告,你方申请司法鉴定吗?"东林寺东代理人汪律师,回答:"不申请。"


问:"被告,你方申请司法鉴定吗?"我回答:"不申请"。


主审法官说:"既然双方都不申请,那么依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二十五条第二款之规定,原告对需要鉴定的事项负有举证责任,如在本庭指定期限内无正当理由,不提出鉴定申请,致使对案件争议事实无法通过鉴定结论予以认定的,应当对该事实承担举证不能的法律后果。原告请在一周内就是否申请司法鉴定书面答复本庭,听清楚了吗?"


东林寺代理人汪律师回答:"听清楚了,回去后我会向东林寺主持大安法师汇报,请他定夺。"


"咚",法槌落下,第二次开庭结束。与此同时,新建县法院四座铜亭案民事判决书在等待中终于出炉,判决东林寺支付桐青公司189.12万元工程价款。


上述4案的走向似乎在沿着预判的轨迹运行,但一旦东林寺申请司法鉴定,审计结论对我方不利,并非不可能。"凡事预则立不预则废"。我寻思着……


雨过天晴


还是在等待之中,桐青公司接到了九江市中院周和良主审法官的电话,告知:应东林寺要求,由本院主持在东林寺对东林大佛案进行调解,陈董事长和吴律师务必参加,时间定为7月12日下午2时。


董事长告诉我,据他获取的信息,东林寺的调解意见是互不相欠,4案一并了结。我听后未发表意见,而是问:"你的意见呢?"董事长沉默不语,看得出他非常纠结。


在抵达东林寺的时候,正下着雨,天地间一片烟雨苍茫,洗去凡尘后的东林寺更显素洁。


与许多隐居深山的古刹不同,东林寺就在人间。不需要长途跋涉,免除了艰难攀登,不经意间,有如一位慈祥的长者,东林寺面带微笑,已站在我面前。




进得寺来,没有人会劝你上一柱高香,更不会有自诩的高僧为你卜上一卦,只请求你不要喧哗,保持安静,就像一朵莲华(花)。一切仿佛都如1600余年来没有改变,如慧远大师在世时一样,佛法在一种洁净、肃穆的气氛中传播着,如一朵朵莲华,对那些有缘的人,散发着独特的清香……


进入大安法师寝殿,我第一次幸会这位天庭方园、慈眉善目、德高望重、具有极深佛教造诣的高僧。


调解在九江市中院陈小江庭长的主持下开始。东林寺监院德亮法师详述了对4案的意见,重点在东林大佛工程款超付返还案。我听得出他的意思,东林大佛工程款即使没有超付1193.7万元,超付款也在600万元左右。


大安法师则高屋建瓴,说:"由桐青公司承揽的东林大佛工程,耗资巨大,一分一厘都是海内外施主的捐款。我作为主持,要对广大信众负责。自诉讼发生以来,我无时无刻不寝食难安,如履薄冰,惟恐有负佛祖嘱托。我寺与桐青公司合作,是前世结下的善缘,我们要倍加珍惜。桐青公司亦为施主,我以佛祖的名义呼吁双方化干戈为玉帛,互不相欠,4案一并了结,以续业缘。"


陈董事长情真意切答道:"桐青公司从来没有想过要赚东林寺的钱,我们这次全方位合作,不是一桩单纯的商业交易,感谢大安法师选择了桐青公司,使我公司的制造水平迈上了一个新的台阶,我们心存感恩。"


我补充说:"世俗企业有别于佛教寺庙,它不可能靠施主捐款生存,有它的适当成本和合理利润。说超付1193.7万余元,确有悖常理、常态。我恳请大安法师慈悲为怀,在尽可能的范围内予以适当补偿。"


调解陷入僵局。


主审法官周和良说:"双方都是因缘走到一起,建造54.36米高的东林大佛,在江西和东林寺的历史上都堪称一大壮举,又是弘扬佛教、造福后人的善举,任何一方都不希望发生纠纷。但是,现在诉讼形成了,世俗的法院管得了寺庙纠纷吗?对我们法院也是一个考验。如果调解不成,法院无疑要依法裁判,一审又二审,双方将继续消耗大量的人力、财力,有没有这种必要?作为各自业界精英,能不能换位思考,各让一步,求同存异,去找到世俗与宗教在法律事实认知上的最大契合点。"


周法官一席蕴含法律人智慧和哲理的话,拨动了双方当事人的心弦。两位法官不厌其烦分别同双方沟通,终于达成共识:由东林寺补偿桐青公司100万元,东林寺起诉的两案撤诉,桐青公司已起诉的四大菩萨案亦撤诉,已由新建县法院一审判决的东林寺支付桐青公司4座铜亭工程价款189.12万元,桐青公司具函表示放弃。




待《和解笔录》打印出来,双方法定代表人和诉讼代理人签字完毕后,已是晚上8点多钟。


这时,雨停了,雨过天晴,一弯月亮在白云间时隐时现,不时洒下一片清辉,千年名寺的夏夜分外凝重、静谧。我对大安法师合掌作揖:"大师,如有冒犯,还望海涵。"大安法师遂致意:"佛祖保佑,阿弥陀佛"。


我戴上大安法师赠送的佛珠,内心异常平静,一种超凡脱俗的情愫在灵魂深处聚集,耳畔传来似有无有的神奇呼唤,是来自另一个世界给予我的元气或理解吗?瞬间,昔日的博弈化作一缕青烟,随风而逝……


啊,茫茫佛海,往事如烟。


结语


我是一名律师,也是一名中共党员,应该是一位无神论者。而在案结事了之后,我又禁不住会想:宗教,譬如中国佛教,渊源流长,繁盛不衰,肯定有它玄妙和应当尊重、弘扬之处。无数信众,前仆后继,一心向佛的虔诚和执着,是不是一种信仰?那么,我的信仰呢?他们的虔诚和执着,是不是值得世俗的我学习呢?繁华迷眼、风云变幻的世俗社会是不是要借助宗教为己注入一点新的元素呢?我若有所悟,一首七绝悄然从笔尖流泻于纸笺上:


亦真亦幻亦世界 博弈只为求大同

半醒半梦半祥和 世俗法律佛家缘


因缘、机缘、业缘、善缘……凡由缘而起的何种纠纷,只要可以诉之于法院,法院都是能管,而且还能管好的。


法律至高无上,南无阿弥陀佛。


(文中图片来自庐山东林寺官网)


吴豪,江西豫章律师事务所原高级合伙人,现已退休。1987年1月起执业,系江西省首届(1986年)高等教育自学考试法律专业毕业,同年参加全国首次律师资格考试且成绩优秀。年少(16岁)赴生产建设兵团,当过工人、干部,坎坷人生,历经磨难。执业30年,先后担任了30余家大中型企事业单位的法律顾问,累计办案800余件,其中不乏大、要、难案件,对办理外贸、海商,保险、企业改制、金融证券、知识产权等民商法律事务有较丰富的经验。撰写论文近二十篇,并多次获奖,主编法律丛书《行政处罚法律纠纷》,由百花洲文艺出版社出版。


点击阅读作者更多精彩文章:

1、豫章人文│逍遥新说

2、豫章人文 | 流金岁月 挚爱如初

3、豫章人文│孺子风范 法律工匠

4、豫章人文│清明,清明,清净之光明......

5、对法律咨询的拷问:是怯弱还是理性的选择?



声明

1、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所立场。

2、本文为豫章律师原创文章,转载请备注作者以及出处。如有其它问题请联系责编微信号(liuyajinu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