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藏旅游地图社区

这里是日本最大的贫民窟——大阪釜崎

宅大阪2019-07-05 04:50:51

我们专注于服务

而不只是“卖房子”


说起大阪,这里是很多人心中的旅游胜地。华灯璀璨、川流不息是我们在这里随处可见到的景象。

但你或许无法想象,就在大阪“新世界”繁华街区约10分钟路程外,却是日本最大贫民窟之一——釜崎。

大学三年级,结束交换留学之后,我买了那年Summer Sonic大阪会场的通票,计划着看完音乐节再在关西转一转,最后直接从关西国际空港飞回国。因为要多住一些日子,在关西那边又没有同学,最后我选择了一家在JR新今宫站附近的旅店。

新今宫是个枢纽站,不但有JR,也有地下铁的动物园前站,交通很方便。更棒的是,那个酒店的单人间异常便宜,我觉得自己赚到了。于是在结束最后一门考试的第二天我就扛着两个箱子坐上了开往大阪的高速巴士。

从大阪站出来打车,给出租车司机说了一下定下的酒店的名字,司机居然不知道在哪里——我在日本打过几次出租车这种事情还是第一次遇到。于是我调出地图软件给司机看。司机是一个五十多的关西大叔,一嘴关西话我也听不太真切。他大概说了一句“太子か、とんでもないところですね”。我追问他这话什么意思,他没有告诉我。把我送到酒店门口之后他关上门就走了,好像在害怕着什么。

当时是傍晚,我就也没多想,先进旅店办了入住手续,然后出去觅食。打开地图我发现附近居然一家西式快餐店都没有,幸好还有一家饺子王将。我进去随便吃了点东西就回了住处。住处门口有一个自贩机,里面的东西便宜得让人不敢相信,一听500毫升的长罐可乐只要100日元,在我交换的大学那里,哪怕是300毫升的可乐都要卖120日元。我买了一罐看了一下保质期,并没什么问题。

第二天一早我就出门到奈良去玩了,下午四五点钟回到了住处附近。生活的节奏慢下来之后我终于有点后知后觉地感受到了我的住处附近不一样的地方:明明是交通枢纽却很少有人出站,周边也没有什么高大的建筑物。路上也没什么行人,能看见的行人几乎都是四五十岁的中年男性。他们穿着皱皱巴巴甚至有点脏的衣服,走路的速度很慢,双眼无神,简直有点像行尸走肉。完全看不见女性,看得见的年轻男性也都是白人背包客——日本年轻人在这个街区失去了踪影。想起前一天司机大叔跟我说的とんでもないところ,我越想越害怕,回到屋子里赶紧打开电脑搜了一下我住的地方到底是什么地方。

▲三角公园

釜崎是一个城中城

大阪的釜崎是一个城中城,也是日本最大的贫民窟,当地居民很多都是日本建筑业繁荣时期的建筑工人。如今,在全球经济危机的背景下,工作岗位锐减,这些居民更是度日维艰,一些人另谋生路,沿街叫卖、赌博,另一些人则选择继续等待。

这个地方的所谓劳动者聚集地,其实就是那种吃了上顿儿没下顿儿的人。等待的都是一天的临时雇佣。由于日本经济近十年都不咋地,因此总是僧多粥少,造成了这种人的不断增多。

特别是大阪对于这些没有生活保障的人的立法比较宽松。因此有些人在地方生活不下去的时候就会接到当地政府给的到大阪的单程车票。

此地黑帮活跃

无家可归、贫困和健康恶化使釜崎贫民的生活每况愈下。在此地活动的黑帮集团数量达到60个,它们从事着贩毒、赌博、敲诈救济金等勾当。

大阪市民对该区都闭口不谈,曾造访釜崎的美国摄影师安德鲁·休斯顿也表示:“釜崎的老人生活极为艰苦,很多人感觉自己被政府背叛。

他们为建设国家付出了辛勤汗水,政府却遗弃了他们。釜崎这样的贫民窟成为谋求连任的政府官员的眼中钉,直接将它们从日本的地图上抹除。”

日本警察局一般都是透明的门,而这个,大铁栅栏足有一人多高。

是日本防御措施最齐全的警察局。这个地方因为治安不好和时局动荡发生过24次爆动。最后一次发生在2008年。因此这里的警察局也是武装到牙齿啊。

而且设个地方经常有宗教团体打着慈善旗号进行免费食品派发。街上经常能看到垃圾。因为这里人口流动非常大,警察无法掌握,所以很多逃犯都把这里选为隐匿地点。典型的例子是千叶县杀害英国女老师事件的犯罪嫌疑人在这里藏身了3个月之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