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藏旅游地图社区

这里是日本最大的贫民窟——大阪釜崎

宅大阪2019-06-11 16:34:47

我们专注于服务

而不只是“卖房子”


说起大阪,这里是很多人心中的旅游胜地。华灯璀璨、川流不息是我们在这里随处可见到的景象。

但你或许无法想象,就在大阪“新世界”繁华街区约10分钟路程外,却是日本最大贫民窟之一——釜崎。

大学三年级,结束交换留学之后,我买了那年Summer Sonic大阪会场的通票,计划着看完音乐节再在关西转一转,最后直接从关西国际空港飞回国。因为要多住一些日子,在关西那边又没有同学,最后我选择了一家在JR新今宫站附近的旅店。

新今宫是个枢纽站,不但有JR,也有地下铁的动物园前站,交通很方便。更棒的是,那个酒店的单人间异常便宜,我觉得自己赚到了。于是在结束最后一门考试的第二天我就扛着两个箱子坐上了开往大阪的高速巴士。

从大阪站出来打车,给出租车司机说了一下定下的酒店的名字,司机居然不知道在哪里——我在日本打过几次出租车这种事情还是第一次遇到。于是我调出地图软件给司机看。司机是一个五十多的关西大叔,一嘴关西话我也听不太真切。他大概说了一句“太子か、とんでもないところですね”。我追问他这话什么意思,他没有告诉我。把我送到酒店门口之后他关上门就走了,好像在害怕着什么。

当时是傍晚,我就也没多想,先进旅店办了入住手续,然后出去觅食。打开地图我发现附近居然一家西式快餐店都没有,幸好还有一家饺子王将。我进去随便吃了点东西就回了住处。住处门口有一个自贩机,里面的东西便宜得让人不敢相信,一听500毫升的长罐可乐只要100日元,在我交换的大学那里,哪怕是300毫升的可乐都要卖120日元。我买了一罐看了一下保质期,并没什么问题。

第二天一早我就出门到奈良去玩了,下午四五点钟回到了住处附近。生活的节奏慢下来之后我终于有点后知后觉地感受到了我的住处附近不一样的地方:明明是交通枢纽却很少有人出站,周边也没有什么高大的建筑物。路上也没什么行人,能看见的行人几乎都是四五十岁的中年男性。他们穿着皱皱巴巴甚至有点脏的衣服,走路的速度很慢,双眼无神,简直有点像行尸走肉。完全看不见女性,看得见的年轻男性也都是白人背包客——日本年轻人在这个街区失去了踪影。想起前一天司机大叔跟我说的とんでもないところ,我越想越害怕,回到屋子里赶紧打开电脑搜了一下我住的地方到底是什么地方。

▲三角公园

釜崎是一个城中城

大阪的釜崎是一个城中城,也是日本最大的贫民窟,当地居民很多都是日本建筑业繁荣时期的建筑工人。如今,在全球经济危机的背景下,工作岗位锐减,这些居民更是度日维艰,一些人另谋生路,沿街叫卖、赌博,另一些人则选择继续等待。

这个地方的所谓劳动者聚集地,其实就是那种吃了上顿儿没下顿儿的人。等待的都是一天的临时雇佣。由于日本经济近十年都不咋地,因此总是僧多粥少,造成了这种人的不断增多。

特别是大阪对于这些没有生活保障的人的立法比较宽松。因此有些人在地方生活不下去的时候就会接到当地政府给的到大阪的单程车票。

此地黑帮活跃

无家可归、贫困和健康恶化使釜崎贫民的生活每况愈下。在此地活动的黑帮集团数量达到60个,它们从事着贩毒、赌博、敲诈救济金等勾当。

大阪市民对该区都闭口不谈,曾造访釜崎的美国摄影师安德鲁·休斯顿也表示:“釜崎的老人生活极为艰苦,很多人感觉自己被政府背叛。

他们为建设国家付出了辛勤汗水,政府却遗弃了他们。釜崎这样的贫民窟成为谋求连任的政府官员的眼中钉,直接将它们从日本的地图上抹除。”

日本警察局一般都是透明的门,而这个,大铁栅栏足有一人多高。

是日本防御措施最齐全的警察局。这个地方因为治安不好和时局动荡发生过24次爆动。最后一次发生在2008年。因此这里的警察局也是武装到牙齿啊。

而且设个地方经常有宗教团体打着慈善旗号进行免费食品派发。街上经常能看到垃圾。因为这里人口流动非常大,警察无法掌握,所以很多逃犯都把这里选为隐匿地点。典型的例子是千叶县杀害英国女老师事件的犯罪嫌疑人在这里藏身了3个月之久。

此外这里的超市物价也是低的离谱。牛奶基本只要一般的半价,洋葱,胡萝卜等价格几乎是一般超市的四分之一。收款员全都是壮汉,估计是怕被人抢吧。

这里的交通状况也是日本独有的。红绿灯无论什么灯亮都会有人很平常的过马路。所以新今宫前面竖起了警告牌。不过我下车的时候还是看到一个人若无其事的闯红灯过马路被狂按喇叭。

贫民窟里秩序井然

然而,尽管如此,釜崎却依然保留着典型的日本色彩。住在纸板房里的男子将鞋子整理的井井有条,每晚按时去公共浴室洗澡。

虽然落魄,这些贫民却展示着日本社会的优雅、恭敬、井然有序以及其核心价值观与生命活力。

这里记录了日本弱势人群的复杂历史

摄影师马格达莱纳·索罗称:“我曾多次拜访日本,其文化让我倍感亲切。听闻这群无家可归者聚居在大阪的贫民窟,我决定亲自前往,一探究竟。在那里,我所看到的不只是釜崎,而是日本社会弱势人群的复杂历史。”

救济中心成为无家可归者的聚集地

救济中心最初只是希望提供一个雇主与临时工对接的场所,但目前工作岗位缩减,这里已经成为很多无家可归者打发时间的地方。

在这里的人可以分为三类,一种是独来独往者,他们或读书或睡觉,或无聊地站在一旁;第二种是“游戏人生”者,他们终日泡在喧闹的游戏室中,或参与其中,或密切围观;第三种则通常热闹地围坐在一旁吃东西,他们已经成为彼此的家人和精神慰藉。

这里的唯一的景点就是曾经的亚洲最大的室内过山车旧地。这个地方在80年代末期的泡沫经济中倒闭,只剩下这座废墟还留着。仿佛是在展示着那个时候大阪的辉煌。现在这个地方还是废弃状态,而且年久失修,不知什么时候会有倒下来的危险。

很多人受过高等教育

救济中心每早5点上班,一些无家可归者白天来这里睡觉,下午4点半中心下班时离开。那时,一切又归于沉寂。

很多人都受过高等教育。这个绰号“学究”的人保持着每天读书写字的习惯。他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地保持着同一个姿势。

每天有超过两千人领取救济券

每天傍晚,超过两千名男性在救济中心门前排起长队,等待领取救济券。

凭该券可以领取食品救济并且在救济中心过夜。然而,有时等待救济券的人数太多,并不是每一个人都能领到救济券。

许多无家可归的人更喜欢纸板房

许多无家可归的人并不想去政府开设的救济中心,因为那里没有足够的空间安置他们的财产。他们更喜欢睡在外面的纸板房中,或是自己搭建简易棚屋。

不知道大家看到繁华的大阪背后竟然会有这样一面,究竟做和想法呢?

▲大阪市地图

▲釜崎区域示意图

在釜崎的历史之外,网上还流传着众多釜崎的都市传说,看得人心惊肉跳。

“三角公园附近绝对不要一个人去。白天一定要和男性朋友一起走,夜晚的话即使有多个人也不要靠近那里。就是这样一个地方。去了的话, 被喝醉的人或者是口及毒的人用菜刀扎都是属于自己作的死。即便说是旅店,也都是给那些无家可归的短工住的地方。除了流浪汉不会有别的人来。女性的话,会被误解为500块大妈(给500日元就可以做爱或者口交的人)”

“听说即使小的案件报到西成警察局他们根本不管。更何况有见到犯罪也不报警的人,所以这片是大阪治安最差的地方。像这样遍地都是赌博的,卖毒品的,开赌局的地方除了西城区应该没有别的地方了吧。警察不作为也是变成这样的一个原因。”

“警察局边上的那条路上有很多卖毒品的人,警察可以说完全没管过。在那里在连小学生都可以买到毒品。另外,赌场之类的店也在路边大摇大摆的营业。到了夏天有很多人就睡在路上,好像到了一个别的国家一样。在那里的生活每天都像在国外旅游一样倒没准也挺有趣的。”

▲三角公园施粥棚

被吓得肝儿颤的我在那年夏天没有一天敢在天黑之后回住处,甚至在住处里面都是心惊胆战的。直到最后一天进入电车站的改札里面才算放下心来。然而这次去日本却又想起了这个地方,最后实在是耐不住好奇在去年11月初又去了一次釜崎,拍了一些照片。那天下着小雨,光线不明亮,昏暗把釜崎的贫民窟气质又加深了一层。

我在网上看到了一个博客叫做“釜ヶ崎と女子大生”,博主是一名在京都某大学学习政治经济的大学院生(即国内的研究生)。她出于好奇常常出入釜崎,写到了很多关于这片土地的见闻。后来甚至引来了产经新闻记者的注意,刊登了有关她的博客的新闻。

在这位女大学生之外,也有着其他年轻一代的日本人在关注釜崎这片土地。2014年的大阪电影节上,太田信吾的影片《脆弱》描写的正是釜崎这块地区。

我想,无论是怎样的社会问题,总要有人去关注,去发声。不光光是专业的学者,也要有一般的民众。不要担心对错,因为只有关注才能有解决方法。

宅大阪无料签证民宿房产说明会

• 日程:2018年3月10日(周六

• 时间:13:00~17:00

• 主办企业:株式会社JMS 行政書士事務所 宅大阪公众平台

• 报名联系电话:06-6563-9965  (中国語)

• WeChat(微信):Osakamimi

• 预约制,参加费:免费

•內容:民宿资格申請,日本房产投资,高度人才资格申请

各种短期,中长期签证;日本绿卡,申请国籍;赴美生子等

由于预约人数过多(请提前跟客服进行预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