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藏旅游地图社区

佛家寺院不应成为“娱乐型旅游胜地”

最舒心2019-05-17 21:09:30

家乡有一寺庙,名为“天宁寺”,大年初四,与家人前往,可当日眼前之景,让我实在大吃一惊,感慨良多。

首先简单介绍一下该寺庙的情况。山东东营(垦利)天宁寺是由山东省宗教事务局依法批准建设的佛教固定活动场所,是集修行弘法、教育研究、慈善安养与临终关怀为一体的综合性佛教文化修学中心,位于东营市垦利县胜坨镇政府以北,天宁寺文化旅游区内。天宁寺文化旅游区计划总投资11.6亿元人民币,主要包括天宁寺、民俗文化街、溢洪河公园、百龄园公墓、敬老院和佛学院六大区块,已于20145月被国家旅游局批准为国家AAAA级旅游景区。

一,正值年假期间,天宁寺迎来客流高峰。然而,正是这高峰之中,其景象却令人深思。当日,寺庙大门前停车场附近满是扎气球,套环之类的游乐园式娱乐型小摊,旁边则皆是各种炸串,烤肉之类,其“烟雾缭绕”与寺庙之类飘出的烟气相相呼应。

据笔者观察,寺庙门后此番景象从大年初一热闹到初七初八左右,之后几天,陆续有商家收摊离开。期间,未见管理人员进行秩序的维护,卫生的打扫。根据笔者询问的情况,有部分商家只是年假这几天临时来摆摊,“赚些压岁钱,过几天就不干了”,并没有向有关部门,寺庙提出申请。对于经营这些地摊的商家,如此大的客流量正式赚利的好时机,事实上,也确实吸引了众多的游客;对于景区来说,众多的游客形成了共聚游玩的合家欢氛围。然而,在一片欣欣向荣之中,这幅景象真的对么,娱乐设施和佛家文化真的可以如此直接的拼接,相互“利用”,相互“促进”么?而其热闹景象,就在寺庙的默许下,在庄严的“佛祖”前喧嚣着。诚然,这些小摊为过年回家团聚的游客提供了游玩的场所,只是,利用寺庙的客流量,在严肃的寺庙门口,合适么?

且不说小摊们造成的卫生混乱影响了景区形象,更重要的是,人们从娱乐设施中获得游戏的乐趣后,还能以一种虔诚尊重的心态进入寺庙么?

然而,不仅不是虔诚尊重,恰恰相反。前来参观的民众正是做完游戏后,拿着吃了一半的烤串进入了寺庙,进入了下一个“娱乐场所”,刚刚扎过的气球,恰好成为了一个“热身”。


二,进入寺庙正殿,门内赫然立着一块高约两米的牌子,红底黑字,上写“参观按顺时针”,边框铁质且部分生锈。在富丽堂皇的佛殿里,这块牌子显得十分突兀,其随意不走心的制式、摆放都与旁边精致的佛像不相符合,甚至是十分粗俗直接的。笔者查阅资料得知,“围绕佛像,应按顺时针的方向行走,一周、三周或百周、千周地走,表示对佛的尊敬。参观寺院或进入寺院礼佛、礼拜经塔时,均应按顺时针方向行进,否则被视为倒行逆施”。

天宁寺的这块牌子用它庞大的体积,挡住了人们逆时针行走的道路,好不“聪明”;可倘若用一精致木牌并写明解释,岂不不仅与富丽的佛像相符,而且还可以起到文化教育的功能。正殿四周是十八罗汉,东西方向各九尊。同样,仅有各罗汉名字,笔者本想各个佛像该有其故事典故,然而只能是失望而归了。令人欣慰的是,出了殿门,有免费领取书籍之处。所谓欣慰,在于佛家寺院在现代生活中除了为佛家信徒提供虔诚修养场所外,还理应起到对于笔者这样的门外汉的普世教育之功能。然而,可起到教育功能的地方屈指可数。而这,也促进了游客的游玩心态。


三,大雄宝殿前的广场上,烟雾缭绕。大鼎之内,燃烧着近百根长香。似乎,上香成为了此处景点的一个经典项目。不管他上香什么意义,似乎所有的人都在赶着时髦,更有甚者,有五个二十岁的小伙子,一人手拿三香,并排而立,分别向东西南北各拜三次,俨然把这里当成了拜把子结义的地方了。周围的人,纷纷拿手机录像,小孩子蹦蹦跳跳的模仿者,一家人好不欢快。

上香旁边便摆着长长的摊子,一份三根长香20元。

 

上香拜佛,保佑家人平安,以及,在新年欢愉的氛围下,一家人出来游玩这都无可厚非,甚至其令人心生幸福温暖。只是这一切的一切,不论是表面还是其看上去的发展趋势,未免有些过于商业化,娱乐化,听说,对面正在建一个滑雪场,而旁边的跑马场已经开始营业。其实,上述的几个地方的景象,不仅仅在天宁寺,在如今各个旅游搞得正盛的寺庙里都很常见,而他们只是几个细节,到不了上纲上线的要全民批判的程度,只是,它们是表象,反映着“佛教旅游”所显现出的担忧之处。


试问,大部分的国人对于佛教文化有几分的了解。我曾经也以为,小时候看到家家户户摆着佛像实在是迷信至极,佛教,如来佛,甚至是基督教的耶稣,上帝都是虚空迷信。而随着慢慢变大,阅读书籍变多,开始慢慢改变看法了。在现代社会中,西方世界依然有大部分人信仰宗教,而在国内,过早的政教分离使国人极少有“选择的宗教”。在中国历史的千百年中,儒释道三家文化对于中华文化的构成有着极为重要的意义,而中华文化又奠定了整个中华民族的根基,奠定了中国人的性格根基。在主流价值观不断被冲击,各种思想文化甚嚣尘上的当代中国,我们又该如何对待传统的宗教文化?

一个理想的社会理应是多元的,而维持其多元化稳定的根本就是在于主流社会价值观的强大。主流价值观决定了国人有什么样的信仰,而宗教对于信仰极为重要,这也正是工业化发达的西方世界依然有很多教徒原因所在。经过了四十年的改革开放,我们传统的社会价值观正在被越来越多的年轻人所抛弃,大部分的国人生活里,工作里是没有信仰的。我想,正是有很多历史人文专家发现了这个问题,所以,近几年,中国梦,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不断被提起,可是,其中的执行,如何从上到下的将这些中华文化的真正有意义的东西深深植入国人心中将是一个极为困难的问题。毕竟,拿笔者来说,高中曾被强制要求背诵二十四字的核心价值观,只是因为会有人检查,而这种最低级的敷衍不仅无法实现“植入”的要求,甚至会引起极大的反感,而反感所引发的更大的问题,是在于很多年轻人还未真正了解其中含义就已经把它当做假大空了,再也不会提及。正如天宁寺的景象一般,没有对民众起到应有的佛教文化教育是小问题,使民众变成游客,将佛教寺院当做娱乐型旅游地,将宗教文化当作小孩子过家家才是其真正的令人担忧之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