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藏旅游地图社区

解天通神的庙宇

白云教授2019-06-10 12:16:13

解天通神的庙宇

————吕祖阁吕祖文化解天意通神圣

        也许是脚下的这块地儿,让我认识了对面的吕祖神仙。白云阁、脱凡洞、仙风道院、还有那环绕的乾坤二岗夹阴阳二水,透过这卫辉城外“天外仙州”的层层云雾,看到了天外的另一个世界。“闭上眼睛,看到的是一个世界,睁开眼睛的时候,那个世界就会悄然离去;能看到的只有自己,睁开眼睛的时候,自己也会变得扑所迷离”。人一生当中最大的悲哀就是到死的时候还不知道自己是谁!吕祖就是我们所在影视剧中看到的八仙过海中身背宝剑的那位智者吕洞宾,在神仙世界里,吕祖称的上是一位大神,唯有他一个人是通过自身的修炼得道成仙。吕祖是一种文化,在这里我们既不能把他完全人物化或格式化,又不能把他单方面的程序化和宗教化。如果脱去披在身上的神袍,他就是一个道德高尚的智者,坐进神龛里他就是一个地地道道的普度众生的上天神灵,在他有生之年也许他没有做出来什么惊天动地的大事,升天之后他在天界所做的一切那只有上天知道,我们只是在有限的文字材料里面寻找那些他在得到成仙的过程中捡到一些少的可怜的对生命有价值的东西,吕祖神仙的贡献在于他成神之后,他究竟度化了多少人,我们只能用一个比较模糊的数字“成千上万”来统计吧!历史文字记载,由于宋、元朝封建皇帝的推崇,在全国一下子就出现了一万三千多座吕祖祖师的庙宇,可谓是千年不灭神仙火,万年永燃道士灯。

        前面我已经写过一篇文章,用卫辉吕祖阁吕祖社的扶乩活动作为主线,基本上阐明了我的观点。在全国存在的庙宇里,有关吕祖度人的记载比比皆是,古城卫辉就有吕祖阁、吕祖庙、吕祖庵、吕祖社、吕公堂和散落在民间大大小小的庙宇不计其数,先说古代吕祖社的扶乩活动,也许现代人不相信神明的存在,当然不相信扶乩,把扶乩之作视为神神道道的“伪托”。《纯阳三书》对“乩”字作了解释:“何以谓之乩,‘乩’字从‘乙’,    从‘占’;‘占’字从‘卜’,从‘口’”。“乩者,仙凡相卜路,故乩不可忽也。”扶乩是占卜的一种形式,借凡人之手,达神灵之言,“扶乩演经”是其功能之一,最主要的还是占卜。这一点,吕祖年谱《海山奇遇》里的《乩仙记》里有记载,“乩,与稽同。卜以问疑也。后人以仙降为‘乩’,批名为曰‘乩仙’,亦称‘箕仙’,又谓之‘扶鸾’。凡鸾仙多为吕祖语言,非常的灵验”。在《乩沙记》里,一位扶乩的弟子要吕祖现象,问扶乩之理,吕祖回答说:“噫,子亦知觇(chan,观测)沙之道,至精至神乎?夫觇沙者,仿于《易》之卜筮。孔子问焉而以言,其受命也如向,无有远近幽深,遂知求物,‘非天下之至精,其孰能与于此?’是乩也,即筮道也。”又云:“卜巫者,须要诚心正意,无思无为,不以休咎分其心,而后能通休咎。孔子曰:‘《易》无思也,无为也,寂然不动,感而遂通,天下之故,非天下之至神,其孰能与于此?’至精至神,此即赫赫明明,法身昭著也。”“尔等不见吾形,不知精神自相通合,做工夫后自觉也”。扶乩是“沟通神明,代神宣化”的道术。宋·储咏《祛疑论》中说“心不正则不足以感物,意不诚则不足以通神。神运于此,物应于彼,故虽万里,可驱摄于呼吸之间,非至神孰能为此?”人神沟通,关键是“心正意诚”。就是发展到现在,我们这里还有人在传承这项神秘的通神技巧,世人习惯地称之为迷信,称扶乩手为神仙婆,加以底贬。使这项有着传承历史的民间娱乐活动由地上转入地下,当有人问起时,他们嵬嵬蔼蔼,坚决不予承认。

        解放初期和文革破四旧期间这些都作为旧的东西加以革除,使人不敢涉足,甚至有的人是提神色变。庙宇被列入四旧,给所有的古代神庙带来了灭顶之灾。我认真的研究了神庙与神仙,认为现代的人不相信人能和古仙精神感通,是在于他们没有“做工夫”。在“做工夫”中体验道妙,才会有比较客观的结论,不再下逻辑推理、哲学思考式的荒谬结论。通过扶乩占卜的事,《海山奇遇·石室灵迹》里曾有三例,举一例,使读者对乩占有了了解。有位姓王的书生,来请乩,吕祖降下一首诗:“光天化日,正好吟哦。种麻得麻,不虑蹉跎。驰驱云海,寄与岩阿。前程如漆,君自揣摩。” 结果如何?“次年己卯,王就吴姓馆,额有‘光天化日’四字,喜曰:‘乩验矣。‘种麻得麻’,谓春播秋收,将应在本年。’是科果中。丙戌挑发安徽,借补池州府经历,调繁淮宁,檄委六安州,‘驰驱云海’云云俱验。后以事被参,系狱十载,奉旨释还,始知‘前程如漆’,指入狱而言,非虚言也。”吕祖在乩语中将王生的未来休咎一一言中。这就是“乩占”,由乩占而引人信道、入道,而后在因缘成熟时开演经典,这就是降乩与扶乩的意义。扶乩而得《纯阳三书》之《吕纯阳祖师传授性功秘旨》这部重要著作的范持真,原是儒生,由于生病,扶乩得吕祖神方,吃药后病愈,于是发心入道、演道,留下了扶乩上品佳作,他自述说:“抱恙十年,不能脱体,庚午秋初,恭诣祖坛求方,幸沐祖慈,赐方以愈痼疾,遂尔皈投玄下。当蒙祖德,收录门墙,已经十有四载,矢心研究,玄理精微,承教千千。”通过此例,就能对吕祖乩以及扶乩的重要性有明晰的认识了。

        我听说甘肃有一位能沟通吕祖神仙的张玉仙。1994年,张玉仙在一夜间写出55丹诗,总名《瑞丰夜记》,1997年,此诗集收录玉仙著作《法泉禅玉》,由甘肃美术出版社出版。我初读《瑞丰夜记》,大吃一惊,这是正统的钟吕丹法,与《悟真篇》完全契合,不少用词相同。我便依《悟真篇》对照注解《瑞丰夜记》,发表《太极养生》。《瑞丰夜记》全是丹诀,诗中用了古代丹经丹诗中“龙虎、铅汞、恍惚、杳冥、婴儿、姹女、有为、无为、金鼎、黄牙”等等专业术语,可传统丹经张玉仙是没有读过的,她的诗来自感通,而她不能解释这些诗诀。这之中有许多奥妙。胡孚琛教授对《瑞丰夜记》评价很高,说,站在道学的立场,没有毛病。前面讲修德的重要性、“修德就是修命”时引用过两首《瑞丰夜记》诗诀。

    扶乩如同张玉仙通灵灵映,沟通天人。这是上古巫史文化遗风。现在,一提到“巫觋”,是贬义词,在夏商时代,巫觋是能与神明、上天沟通、能代天宣化的圣人。这是世界古老文化中最神秘的内容,也是宗教文化的母体。后来道教保留了上古巫史文化的许多形式和精华。扶乩也叫扶箕,这是古代真人们度化众生的一种方便手段,以显神灵,以开教化,所谓“圣人神道设教”。吕祖在《纯阳三书·体道下篇》中有自述:“吾道度人,本以口口相传,心心相印,不假于词话。然而道妙难窥,仙凡悬隔,非箕(扶乩)化相应,难矣哉。不得已而设此化度,期满道成,会派延蔓,真劫兴隆,大会阐扬,吾之愿也,诸子之结果也。”“我欲人身指点,可恍然会矣,诸君焚香,细心体验,我身本无,可知天地本无也。”吕祖修炼到气化其身,神满太虚,相对凡人的肉体凡胎,是“无”。仙凡相隔,必须借助某种形式,扶乩就是这种形式。吕祖感叹这是“不得已”。他的目的是更广泛、更全面地教化世人,了自己之大愿,结学子(扶乩者)之正果。扶乩是双赢的道术。吕祖《纯阳三书》对扶乩演道之事感叹赋诗曰:

谁是大金仙?能谈天地玄。

今朝泄一语,秘密此乩传。

        目前中国遍布在大街小巷,甚至是繁华都市,抽签的人很多,特别是奉节气按时令,初一十五,庙院里,街市上,抽签断疑,古今如此。《礼记》曰:“卜筮者,先圣王之所以使人信时日,敬鬼神,畏法令,决嫌疑,定犹豫也。”对卜筮功能高度概括。学占卜、用占卜对人生没有坏处。政府之所以打击占卜之人事,主要是占卜与神学有关,与政府的“唯物”哲学矛盾。在民间,求神问卦很常见,这是流传数千年的民风世风。签占术同样是中国传统文化的有机组成,政府不能用强制的方法取缔,这里有深层的文化内涵,有无尽的历史信息,有民族的心理沉淀,有先民的哲学思考,怎能轻易否定?读读《吕祖灵签》,就知吾言不虚。

    据史料记载,签占术唐末就已流行,古书中记录签占灵验之事极多。《海山奇遇》把南宋伟大诗人陆游列为吕祖弟子,陆游有相关的诗句说明。陆游一生信道、奉道,信仰吕祖,相信签占。陆游《老学庵笔记·卷二》记载:“西山十二真君各有诗,多训戒语,后人取为签以占吉凶,极验。射洪陆使君庙以杜子美诗为签,亦验。予在蜀,以淳熙戊戌春被召,临行,遣僧则华往求签,得《遣兴》诗曰:‘昔日庞德公,未曾入州府。襄阳耆旧间,处士节独苦。岂无济时策?终竟畏网罟。林茂鸟自归,水深鱼知聚。举家隐鹿门,刘表焉得取?’予读之惕然。顾迫贫从仕,又十有二年,负神之教多矣。”这是陆游亲历之事。陆游晚年处境和诗中预言相合:“处士节独苦”,身怀济世之才,不被重用,最后隐居、修道而安度晚年,活了86岁。不光杜甫(字子美)的是能作签,李白的也能。只要诗的社会内容丰富、信息内涵丰富、意象丰富,就可做签诗。陆游的诗也可做签诗。这里既有“象思维”的奥秘,又有今人所谓“全息”的信息理论,非三言两语能明。读者知道签占古今重视就行。

        吕祖灵签和关帝灵签是中国民间影响最大的签占形式。研究签占的著作,有韩金英女士在2008年秋编辑出版的民俗学者高友谦著《天意解码——关帝签新观察》,高先生说:“抽签现象,可以说,既是一门象征艺术,又是一种警示系统;既是人类的一种自我激励机制,又是是神与天意的一种宣示渠道;既是僧道中人为世俗百姓提供的一种神圣服务,也是世俗社会人们自我决疑的一种自助手段。”高君得签占三昧。灵签就是诗占,这些诗不一定都是吕祖写的,也许是像张玉仙一样的高人灵映而作。诗歌运用了历史典故,有象征、暗示作用,占卜的内容涉及生活的方方面面,如疾病、子嗣、官司、婚姻、功名、行人等等。过去交通、通讯不发达,亲人外出久无音讯时,家人常常会去庙里签占亲人何时归来,就是“占行人”。现在有手机,可以随时发短信。有时候,某人失踪,音讯皆无,家人还会选择占卜,包括求签。

        求签所涉及民俗学、心理学层面的东西,留给专家研究,我们关注的是“灵签”之“灵”,起作用的是我们自己的“灵性”?还是真有“神灵”?老子曰“神得一以灵”,不论你的“灵”,还是神的“灵”,只要能“得一”,都“灵”。《纯阳三书》云:“竭力则功日进,心真则灵自通,岂在外求耶。”没有内在的真诚,求神神不灵。神,就在你的心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