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藏旅游地图社区

创新城市指南|中国创新城市地图

华高莱斯2018-09-09 08:47:21

↑↑↑点击上方蓝色文字“华高莱斯”即可订阅↑↑↑

创新经济的本质是什么?——人才;是不是有了创新经济就是创新城市了呢?——并不是;人才跟着什么“地”走呢?——正是今天推送文章的主题!

让我们用工作地、教育地、生活地以及度假地这“四大地图,解读各自的人才聚居理由和创新驱动模式,解密中国的创新城市。

创新经济,本质上是知识分子经济,没有知识分子,创新经济就无从谈起。可以说,以往任何一种经济形态对知识分子的依赖,都没有像今天创新经济对知识分子的依赖之大。美国著名的社会思想家乔尔·科特金(Joel Kotkin),在《新地理——数字经济如何重塑美国地貌》一书中就指出:“今天,重要的资产已不再是自然资源,而是获得高技能劳动力——尤其是科学家、工程师及其它主导新经济的专业人士——的能力。以往,各个地区为了争取公司在本地落户,竞相提供低人力成本、税收刺激以及配套的基础设施,如今胜者是那些可以吸引到主导这些公司的组成及发展的员工与投资者的地区。”

从这个意义上来说,中国创新城市地图,本质上是知识分子的聚居地图。但,是不是有了知识分子、有了创新经济,就是创新城市了呢?答案是否定的。每一个城市,无论大小,或多或少,都会有知识分子,但未必有创新经济;而即使有了创新经济,若只是拥有个别创新企业、或者创新园区,也谈不上是创新城市。一个城市,是不是创新城市,关键在于知识分子聚集的规模。原因很简单,不论是什么类型的知识分子,只要知识分子数量达到了一定规模,就会催生创新经济规模效应,创新也将逐渐积淀为一个城市的普遍行为。

知识分子之所以选择在一个城市大规模聚居,而不选择在另一个城市聚居,不取决于知识分子的个体因素,而取决于城市本身的在地化魅力。地理决定环境,环境决定人才,人才决定创新。创新是由知识分子驱动的,知识分子又是跟着地走的,人地是直接互动的。因此,我们将从影响知识分子聚居的地理学因素,来探讨中国创新城市地图的脉络。

知识分子跟着什么“地”走呢?无外乎四种——工作地、教育地、生活地以及度假地,它们都有各自的人才聚居理由和创新驱动模式,下面分别进行阐述。

地图一:“工作地”城市

产业基础驱动城市创新


世界上所有的创新都不是“无源之水、无本之木”,都是跟当地原本的“地脉”紧密相关的。通俗地说,就是城市有什么资源就做什么创新,而不是城市要做什么创新就招什么资源。美国硅谷和德国鲁尔区是非常典型的两个例子。

美国硅谷从上世纪七十年代兴起至今已经四十多年,产业内容和核心地带都发生了流变,但产业主脉都与计算机领域高度相关——从传统硬件产业(芯片)主导的圣何塞区域,到互联网产业为主的山景城区域,再到新兴的以社交游戏产业(下一代内容创造为导向的红木城和圣马刁市。这是由硅谷的产业和人才基础所决定的,硅谷的名字中之所以有一个“硅”字,就是因为起步时当地的企业多数是和由高纯度硅制造的半导体及电脑相关。

谈到德国鲁尔区我们首先会谈及欧洲文化首都,并在脑海中浮现出工业遗迹改造的典范形象——埃森的矿业同盟工业文化园区、北杜伊斯堡景观公园、奥伯豪森的巨大储气罐……这些的确是鲁尔区从世界工业区实施改革创新并成功转型的最激动人心的标志,但事实上鲁尔区的最重要创新,依然集中于能源与新能源技术、采矿技术、新化工、新材料与钢工业、机械工程、物流等与钢铁和煤矿产业高度相关的产业类型,这些才是真正推动鲁尔区产业复兴的力量。

可见,对于像美国硅谷、德国鲁尔区这样拥有强势产业基础的城市而言,产业转型或转向都并非易事,但是如果能够巧妙利用长期以来的产业发展基础,并最大发挥积淀下来的人才优势,产业本身往往能够成为带动城市创新的驱动力量。

具体到中国而言,创新并不只有高大上的“中关村”这一种模式。中国经济发展从建国后、改革开放至今经历了多个不同的阶段,在全国范围内形成了四类产业基础完全不同的城市(老工业基础、制造业基础、综合产业基础、科技研发基础),也聚集了不同的创新人才。其中,沈阳、深圳、上海、北京四个城市最为典型,它们将形成不同的创新模式和路径,推动城市原有产业的创新。

沈阳是共和国的工业长子,有着非常强的重工业基础,更重要的是还有一批传统制造业中技艺精湛的工匠,也可以称之为“叮当客”(Tinkerer),在《中国制造2025》的大背景下,沈阳将迎来传统工业创新升级的新机遇。深圳是中国改革开放的经济特区,20多年前是中国承接亚洲四小龙制造业转移的前沿阵地,因而拥有庞大的制造业服务体系以及完整、细分的电子信息技术产业链,她的创新不同于北京,更加注重将创意转变为现实产品,因此,深圳的创新人才被称之为“创客”(Maker),深圳也被公认为是名副其实的“创客之城”。上海则具有综合产业基础,既有全国领先的精工制造基础,同时也拥有非常强的科研成果转化应用能力,上海在创新领域聚集的是以张江男为代表的“极客”(Geek),他们崇尚技术、追求用技术改变生活。北京,以中关村为代表,是中国创新的朝圣地,中关村聚集的创新人才,当之无愧是中国创新的“思想客”(Thinker),他们关注互联网的前沿动态,引领中国创新领域的新思潮。

中国工作地创新示范城市地图

以北京、上海、深圳、沈阳为典型代表,根据不同城市的产业基础,对号入座,将在全国形成“产业驱动城市创新”的四幅创新城市地图。四种创新人才(Thinker、Geek、Maker、Tinkerer),如何驱动城市创新,《四剑客改变中国》一文将进行具体阐述。《德式创新——制造业城市的再创新升级术》一文,则将为中国当前最具有普遍意义的制造业城市,提供系统性的城市创新指南。

地图二:“教育地”城市

工科院校决定创新能量


汉能投资CEO陈宏曾经说过:“一个地方创业公司多,创业氛围浓厚,跟当地大学有很大关系,比如硅谷旁边有斯坦福,大学扮演孵化器作用,很多人没想创业,但被周围人感染而创业。”创新亦是如此,有高校的地方都适合做创新。可以说,对于创新而言,高校教育是最为重要的条件,是创新的源头动力,几乎每一个创新氛围浓厚、创业企业聚集的地方,都有强势的高校教育支撑。比如,我们耳熟能详的美国硅谷的成功与持续发展离不开斯坦福和伯克利两所世界知名学府的支持;北京中关村的崛起是因为有中国科学院、清华与北大做邻居。

一个城市高校数量越多、高校质量越好,其城市创新潜力也将越大。根据2017年3月艾瑞深中国校友会网发布的《2017中国大学评价研究报告》,2017年中国各城市大学竞争力排行榜中,第一名为北京、第二名为上海、第三名为武汉、第四名为南京、第五名为西安。可以判断,在知识经济浪潮下,大学教育综合分数名列前茅的北京、上海、武汉、南京、西安等城市将迎来更加广阔的创新创业发展舞台。

排序

城市

中国100强大学数

中国一流大学数

得分

1

北京

19

21

100

2

上海

9

5

47.50

3

武汉

7

3

35.54

4

南京

8

3

35.51

5

西安

6

1

23.84

但是,我们也必须客观的意识到,在科创兴国的大背景下,理工科院校更加值得倚重,也将起到更加积极的创新推动作用。同样以中关村和美国硅谷为例,硅谷的伯克利大学是美国世界公认的著名工科学府,中关村的中国科学院和清华大学则是中国最顶尖的理工科院校。还有西安高新区尽管身处中国内陆,但在国家高新区排名中一直靠前,这和西安高新区实力雄厚的理工科大学是分不开的,不仅有西安交通大学、西北工业大学两所985工程大学,而且还有西安电子科技大学等211工程实力名校。

因此,有些城市可能大学综合排名靠后,但如果有全国排名靠前的理工科院校,也能极大地提升城市创新能级。杭州综合排名13,仅有一所985工程大学即浙江大学,但以浙江大学的规模和实力,甚至和其它省份的一所985大学及一所211工程大学相加后的实力相当。合肥综合排名11,尽管目前中国科技大学的作用尚未充分挖掘,但随着合肥产业基础的夯实,中国科技大学将为合肥产业创新升级添上关键性的砝码。

艾瑞深中国校友会网《2017中国大学评价研究报告》中同样列出了一份2017年中国理工科大学排名:1清华大学(北京)、2华中科技大学(武汉)、3天津大学(天津)、4中国科学技术大学(合肥)、5哈尔滨工业大学(哈尔滨)、6北京航空航天大学(北京)、7同济大学(上海)、8东北大学(沈阳)、9大连理工大学(大连)、10华南理工大学(广州,形成中国“教育地”创新城市地图示意。

中国教育地创新城市地图

最后需要强调一点,好的“教育地”最终未必是好的创新城市。“教育地”创新城市地图所展现的只是一种比较大的可能性,实现的前提是城市必须能留得住人,这是目前不少“教育地”城市所面临的棘手问题,但却是实现创新的可靠抓手。

地图三:“宜居地”城市

人才汇聚催生产业创新


工业经济时代是因乐业而安居,而知识经济时代则是先安居而乐业。对高科技公司的一些调查发现,在影响知识分子聚居地选址的因素中,某地区“生活质量”的高低远比其他传统因素更为重要(乔尔·科特金(Joel Kotkin),《新地理——数字经济如何重塑美国地貌》)。

因此,将会出现这样一批城市,本身产业基础并不突出,教育资源也不是很好,但是符合知识分子对于“生活质量”的全面诉求,因此也具有非常强的聚集人的能力,这类城市我们称之为“外来人口都市”。“宜居地”城市与“工作地”城市激发创新的模式不同,“工作地”城市是通过产业基础驱动城市创新,而“宜居地”城市则是通过城市魅力驱动产业创新,即:以城市魅力聚集人才,以人才聚集激发产业创新。

通过研究发现,在关注“生活质量”的背景下,创新经济对空间的选择出现了三大转变——科技回归城市——到人多的地方去;科技转向娱乐——到有趣的地方去;科技向阳生长——到阳光的地方去。美国是最好的例证。在美国,现在科技产业发展最快,创新最活跃的地区,都是气候宜人,充满阳光的地带。越来越多的高科技人士迁移到旧金山湾区、休斯顿-圣安东尼奥-达拉斯高科技三角区以及佛罗里达高科技走廊。从硅谷内部格局来看,不少人放弃圣何塞,选择旧金山大都市生活,旧金山正在替代硅谷成为最受创业公司青睐的发展之地,正在崛起成为新的硅谷俱乐部。可见,高科技人士不但追求阳光,更追求丰富多彩的城市生活与服务。

美国创新地带

国内亦已出现类似的迹象。杭州,依托自身休闲之都的核心优势,凭借着信息经济的高速发展,逐步赶超南京、苏州,成为科技创新时代的新热点。阿里巴巴作为世界第二大的互联网公司落户杭州,创始人马云愿意继续当一个“杭州佬”,这都与杭州的休闲城市氛围密不可分。

中国“宜居地”创新城市地图的形成遵循两个原则:

第一,“宜居地”创新城市必须得是一个正儿八经的大城市,这是大前提,只是这个城市气候比较宜人,而且比较好玩,能够全方位满足知识精英“人多、有趣、阳光”这三大核心诉求,但绝对不能只是一个旅游城市。

第二,“宜居地”创新城市必须满足基本的宜居需求。根据2017年中国社会科学院与经济日报共同发布的《中国城市竞争力第15次报告》,在全国289个城市的宜居竞争力排名中,香港、无锡、广州、澳门、厦门、杭州、深圳、南通、南京、上海位居前十。

中国宜居地创新城市地图

《从科技园区到创新城市》一文,将对“宜居地”城市的机遇以及背后的缘由进行深刻论述。

地图四:“度假地”城市

蔚蓝海岸激发创新活力


上面所说的三种类型,工作地、教育地和宜居地,在中国都已经成为现实或者正在成为现实,而第四种类型——“度假地”创新城市,即一个城市由纯粹的度假地,后来逐渐演变成为新兴的创新中心,在中国尚未呈现。但在世界范围来看,从度假地到创新地早已成为趋势,尤其以滨海度假城市最为典型。

其中,一种类型是世界级滨海度假地。比如美国佛罗里达,作为美国人甚至全球的度假胜地,家喻户晓,既有迈阿密这样的热带海滨度假城市,也有像奥兰多这样的主题乐园之城。但是,可能很多人并不知道,佛罗里达拥有一条著名的高科技走廊,涵盖23个县、4个主要城市、20多个区域经济发展组织、14个学院、5000多家高科技基础企业和美国第5大高科技劳动力市场,2012年被评为美国“知识经济四大科技热点”之一,是美国名副其实的创新高地。法国东南部地中海沿岸的蔚蓝海岸,也是举世闻名的度假胜地,著名的有尼斯、戛纳和摩纳哥。这里同样也是法国一流的、最为活跃的创新产业带,拥有法国名列前茅的生物医药中心、欧洲顶级的信息科技中心、占法国50%市场的精细化工产业、130家实验室、每年300-400个研究项目、1410亿欧元的研究经费。其中,索菲亚·安蒂波利斯科技园,更是以欧洲硅谷之称闻名于世。

法国蔚蓝海岸

世界级滨海度假地到创新地的提升,关键在于稀缺的自然资源,构成吸引全球创新人才的自然磁极。中国海南岛的东部海岸带,从三亚、陵水、琼海到文昌,也是世界级滨海度假地,若像佛罗里达一样,在政策上加以支持,将成为中国南部的创新高地。

还有一种类型是大都市周边的滨海休闲度假地。它们往往成为海岸带的科技创新中心,比如:伦敦南部的布莱顿,被誉为世界十大海滩之一,现在已经成为伦敦南海岸的创业天堂,英国的“硅滩”,是人均拥有创业公司数量仅次于伦敦的城市。巴黎北部的卡昂-多维尔,以法国第一海岸,形成了最创新的城市区,工业企业和众多的科研单位、专业工程师学院及高等院校紧密配合形成了庞大创新产业网络,成为了诺曼底海岸带的创新中枢。东京湾海岸带的木更津,既是东京首都圈的最佳赶海地,也是科研文化教育中心和人才高地,东京湾海岸带的创新窗口。

大都市周边的滨海休闲度假地,尽管没有世界级的自然磁极,但拥有近在咫尺的相对稀缺资源,并能够与大都市产生创新人才和产业的实时交换,因此反而比世界级度假地城市拥有更确定的前景。秦皇岛作为中国夏都,首都最美海岸线,未来可以充分依托首都北京的人才和科研成果优势,对接首都的科技创新中心职能,将自身打造成为国家创新海岸。惠州作为长三角都市圈的最美度假地,未来有望形成创新人才和产业的聚集。

此外,像大连、青岛这样的城市,兼具城市与海岸带的优势,也将成为蓝色海岸带创新的典型。

中国度假地创新城市地图示意

回归到根本,之所以蓝色海岸带会成为创新发展的世界性趋势,核心在于创新内容、创新模式、创新人才的改变。《小城市,大活力——生活孵化,度假地的创新之路》一文,将进行详细解读。


中国创新城市地图,探讨的实质是“人地互动”关系。不同的城市,由于城市地脉不同,聚集的人才不同,因而创新的模式也不同。创新经济的发展有其自身的产业规律,我们完全可以挖掘城市的“地脉”和“人才”优势实现加速。换言之,创新不会仅仅眷顾“中关村”,每一个城市、每一个城市管理者,只要掌握了“地理决定环境、环境决定人才、人才决定创新” 的大逻辑,任何城市都可能在中国创新城市版图中占据一席之地!

本文为华高莱斯版权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侵权必究

↓↓↓长按下方二维码即可关注↓↓↓

阅读原文,了解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