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藏旅游地图社区

庙宇(外四首)

北洋草民2020-11-16 08:52:44


庙宇

 

若夫是你邪恶的大吵大嚷?

剁碎远古的图腾格局,帕普斯·di

存于虚构罐子中的老魔头,孕着

疼的子嗣

 

麻衣神相的庙宇

扶摇子一睡,一千多年

从命迁移到性理学,文字脸比奥都威峡谷更窄

 

这争执了数十世纪的拳头,比老子还老

而事实的烙印

它只能在作家的范围内

让眼睛那么宽

 

母·结构(波澜式命题)

 

我佩服着“冷色喜剧”——跨桥

数据生成

亲爱的,我的目光呢喃步行,凝视着一只柿子

穿厚的母亲调试着板凳的方位

卫星。我不知道它有什么样的变化

我看着满天的星辰

突然的胸怀——结冰。“轴心主义”……

呵。我的岁月已久

拖不动这公共汽车

女子今徃复来

亵渎古老的中国神的降临

 

觥错

 

我保持着我的眷恋,水上幻想

除了提钱的日子,我们的美好无非是歌颂

我唱着是一种罪过

他们照样来收拾我

替我来“收拾”我的房屋

亲爱的,我劝你不要对他们抱有幻想

你想的一切,都会让痛苦熬过你

唉——他们把你像皮球一样踢

踢来踢去

不高兴时用刀划你一道伤口

这个时候,我等待上帝来救我

不如醒悟自己

而我更羡慕的孩童,还能尽可能顽固

 

两只小鹿在鏖战,做试卷

 

其实我们之间尽可能存在求知的欲望

忍着被掐的痛苦,一夜未睡,一股性爱的暖流

促使呼吸急促,需要床上打滚

想要一个来自春天的女子

要么悲哀

瞄射几个意料之中的罪过

那么浑浊的液体犹如无意义的区分

它归于何处?

冰的雨水指向内心的淫邪

纵老也不会有太美的下场

重新振作也不过是为了给狮子让路

逃避一段威胁

我想我的过错接近阴霾的地方

可以不被多情地叫做好人

 

摇船黄段子:北洋(一)

 

“嗯泅(qiu)嗯的呦儿,它是嗯的呦儿”

夫妻:嗯母的恩赐,吼……

“我们天堂不了解一切的,促使我奋力一骂”

“我尽力问候,你……”(骂)

“嗯,疼你呦儿”

我解开我的裤袋

我解开我的胸绑

喊道:‘en ,我特有,我要的’

终于了,我看见了喘息的波动

整条船滑动到了湖的边界

“嗯——”

随后的一切我也是意料之中

而你可能的选择也是不难破坏的

“哦,温柔的淹死”

(宗昊,江苏射阳人,1996年生,曾出版诗集6本。微信:138511481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