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藏旅游地图社区

凯恩斯终圆大铁梦

龍龍IRONMAN2019-03-20 10:33:11

       很多朋友觉得很奇怪,龍龍铁人2017年6月11日参加澳大利亚凯恩斯IRONMAN亚太锦标赛(226公里大铁)归来已经近一年了,相关的文章一篇都没有。平时每次比赛都必有一写,这回怎么了。                                                       

      正常。正常。正常。因为这是龍龍铁人为之奋斗三年才圆梦的大赛,圆梦后匆匆写出来的文章,最多只是还原比赛的场景,这些龙文章、大杨小阳等已帮我写了(泉州第一人||晋江公安林华木成功完赛凯恩斯世界铁人三项大赛)。晋江电视台也对我进行采访报导。我觉得一直想沉淀再沉淀,过了几个月再存留在脑海中的东西必定是一生难忘的,这才是精华,才更值得一写。

       再者,大铁圆梦之后,是否有个交待,有得吹牛,铁三就渐行渐远了吗?它是否还是我的一生情人?是否还愿意让我为之奋斗一生呢?还是就此歇菜呢?

      跑马的常说,每场比赛都有四五小时的时间思考人生,那我在凯恩斯大铁也足足思考了十四小时。在这十四小时里,最让人值得回忆的又是什么?奋斗了这么久才得到的东西,又让你得到什么,失去什么?是否有些总结会成为人生真谛呢。

        一切慢慢回忆,边回忆边感悟。

       时间来到公元2017年4月1日,参加柳州IRONMAN70.3赛作为首个大铁的热身和检验,心里多少得到充实和信心。同时也告诉我,真正的考验马上就要来了。

       四月五月加强了训练,经常到泉州中山公园和紫帽中学跑步。

       同时也一再告诫自己,宁可慢点也不要有伤病,但是在5月30日也就是端午节那天,伤了。本来想赛前最后来拉个长距离跑,30日就刚好跑它个30公里。

        但是跑完30公里后脚趾流血了。马上休息,不敢再跑。但是有点流脓了......

        没有跑总不能全歇着吧,就去游游泳,不幸的是,游回来后怎么感觉胳脖很酸,后来一看,是拉伤了,真是祸不单行啊。真想哭。

        铁人从来是不哭的,何况哭也没有用,也不能解决什么问题,四处寻医问药吧。运气不错,到紫帽山金粟洞,遇见了平群师傅。他呵呵一笑,说,你真是福气,到我这里找对人了,我这有药,你拿去,保证你两天即好。

        拿回一用,真的两天就结疤不再流脓了,三四天坏死的脚指甲就脱落了,一点了也不再痛了。真是神奇,真的十分感谢平群师傅。

       休息了几天没再游泳,胳脖也好了,看来拉伤还不是很严重。虽然上天觉得我的首铁注定要让我尝尽折磨,但能在大赛开始前及时康复,这是上天给我最好的礼物。当然也收到了中国最专业的铁三装备生产商Santic森地客为我赶制的铁三鞋,超轻超赞!

       带着美好的心情收拾行李,6月7日出发日刚好是二哥乔迁新房的好日子,全家都过来了,中午和他们吃了个团圆饭。很奇怪,爸妈、兄弟、嫂嫂、老婆、侄儿没有一个人祝我顺利完赛,感觉我是要出国玩一下的样子。想想也是,估计他们也不支持我再玩铁三,毕竟他们认为太累也太花时间,都没有时间多陪家人,多帮家里做点事。他们要再开口祝我,可能我又要得瑟了.......

         既定的目标,还是要出发的。上高速前到仙福茶业总部和李总辞行,他一再嘱咐我注意安全,安全完赛即可。


         驱车到厦门同安,因为要出国好几天,厦门机场附近停车还真不好停,就将车停放在老同学福金的厂里,他再将我送到机场,关键时刻还是老同学支持。

         顺利地上了飞机,先飞往菲律宾马尼拉机场再转机。特意穿了件晋江公安的上衣拍拍照,很感谢单位的大力支持,否则真没办法圆梦。同时这次参赛的中国二三十位选手中只有我一个是警察,很有必要展示中国警察的良好形象。因为我的比赛服上也印有国旗和警徵。成绩可能不怎样,形象很重要!

        但在飞机上,我开始想一个问题,第一次到异国他乡,语言关怎么过。唉,书到用时方恨少,英语初中高中时是我的强项,怎么后来就还给老师呢?(廖老师,你收到了吗,别生气哦)

        真不行再比划比划,但好像我的肢体语言也不怎样啊。看看飞机外的美景,海天一色,晚霞格外绚丽,应该是太平洋上的美景,好好欣赏一下,不想了,车到山前必有路,释然。

       到了马尼拉机场,终于见到了第一个战友,私坚,年轻帅气,充满阳光。大家一见如故,马上聊了很久。这也是个入坑不久的年轻人,但是毅然选择了挑战大铁。很有勇气。同时也给我带来了欢乐,他会英语,普通交流没问题,这下我终于有大腿可抱了,接下来的几天可别和他走散了。全靠私坚了。

       两人再从马尼拉上飞机直飞澳大利亚凯恩斯,已是深夜,在飞机上迷迷糊糊地睡会醒会儿,坐着睡觉还真不是滋味啊。想想国足常要外出比赛,大部份人是要坐普通位置的,这样也是够受罪的,他们也不容易。(前不久国足刚刚胜卡塔尔却悲壮出局)

       8日7时许,顺利到达凯恩斯,一下飞机走出大厅,迎面而来的是大赛组委会的欢迎拱门,全由各色气球组成,很是温馨,同时也让我感受到了大赛的气息,我的大铁,马上就要来了。一下子来了精神,疲劳一下子全没了。真感叹老外的组织能力,可见老外对IRONMAN的重视程度。后来才知道,其实凯恩斯机场是这场大铁的赞助商之一。哈哈。

       总之,凯恩斯IRONMAN亚太锦标赛,我来了,龍龍铁人来了,在这里,我要成为真正的IRONMAN。三年磨一剑,我要圆梦了。

      入住酒店,条件还行。卫生不错,就是有点贵。出门在外,能睡好就可以。

       从酒店往外看,不远处应该是即将的战场,景色挺美的。       

       我和私坚决定先去铁人村报名,地图上看离酒店并不远,但是走出来还是要问问路,一切全由私坚辛苦了。当地警察很礼貌,特别是知道我们是来参加大铁的,更是热情,讲得特别详细。私坚和他聊,我在一旁看,人高马大,应该有190高300多斤的样子。我估计他这体形是搞不了铁三的,所以看到我们这么苗条能参加大铁,他应该是羡慕又佩服吧。

       到了铁人村,已经有很多选手在报名,大家很自觉地排队,虽然排得有点长,但是第一次出国,满眼全是老外,慢慢地打量着他们,心里边猜一猜他们是哪个国家的,倒也是挺有趣的事。

      工作人员很热情,但是一句都听不懂,私坚在旁不停地过来翻译讲解一下,总算顺利地报完名。领到了我的参赛装备,号码是956,哈哈,“就我牛”,挺吉祥的。

       我比划下想和工作人员合影,他马上很配合地摆好姿势合影。这应该是我第三次和老外合影,这次选择了工作人员,他应该是志愿者,我想,正是有无数热爱铁三的志愿者搭建的这个舞台,才能让我们这些所谓的主角尽情地表演。是应该合影纪念感谢他们。合影完,我马上朝他竖起大拇指。thank  you!这是我为数不多没有还给廖老师的一句英文。

       很快秋枫也来了,还遇到了国内很多大神,老爷子沈善根(科纳选手)也来了,开元集团的陈老总也来了,两人可都是上60岁的前辈啊,牛,向他们学习。 

        报完名,到铁人村逛一下,都是些和铁三有关的产品,老外开发得很不错,就是有点贵,印上IRONMAN标志就要好几百,真下不了手。(也是考虑到回国时不好携带)这时遇见了Michael   Yang。他是澳大利亚籍华人,在铁人村卖自行车比赛头盔,IRONMAN有合作关系。他听到有人讲国语就主动和我们打招呼,很关心我们这些中国铁人,一直问是否有什么要帮忙的?在国外能有人关心,真是太感动了。

        和私坚再到铁人村周边走走看看,这是个公园,有凯恩斯标志性建筑,在海边围建的泳池上建了几只喷水的鱼,很漂亮。届时跑步阶段就在这附近举行。

      我们两人就在下午到这里试游一下,保持点状态。我特意也穿上胶衣,其实水温是可以的,不冷,但是比赛时是胶衣赛道,有水母,必须穿胶衣。

       这里有许多老外带家人小孩来游泳,然后在附近沙地或树下或草地上晒太阳,福利真好。

        游完泳穿上衣服到附近走走,感受一下凯恩斯美丽的风景,放松下心情。

         游客如织,可见这里确实是旅游胜地啊。

        当然,非常期待我们中国一哥党琦的到来,想到这次参加比赛不但是自己的首个大铁,还能跟一哥同场竞技并学习,非常激动,这机会可不是每个人都有的。晚上在酒店,我和私坚将车子装好,并将号码也贴上,明天骑出去逛逛,也好有个标志,比较不会丢掉。当晚睡得挺香的。时差很快就倒过来了。

      一觉到天亮,我们骑上车子到外面找吃的,找了半天都没有合适的,就随便看上一家外观干劲的早餐店,将车一放,先填饱肚皮再说。

        一看全是甜品,好不容易看到一种比较接近中餐的东西:越南粉。我们就各点一份。点菜的小妹听到我们两人在说中文,也用普通话问我们是哪里的。得知都是同胞,大家很是高兴。她说这里有很多中国人,得知我们是参加大铁的,她很是高兴祖国有人来参赛,一再为我们加油。我赶快拿出手机要合拍一张,小妹羞涩地躲开了,不好意思和我们照相。(可能看出我们不是明星选手啊)

       不时有中国铁人来报道,他们一看到党琦,都很客气地打招呼,第一次见面的无一例外地摆上POS就要和他合影,当然一哥是很配合地送福利了。大家无一例外全是猛男!

       党琦是第二次征战凯恩斯,他告诉我们不用去参加技术会,反正没有中文专场,去了也听不懂,他大概就着旁边比赛路线示意图给我们讲解了一些注意事项。我们也省去了听技术会这一环节。当然去了可能也白去,最多先体验一下大赛的氛围,看看技术会上的示意图,要转动大脑快速地反应理解,估计英语只能听懂那三两个单词吧。当然,估计一下讲解员的意思成份较多。

         中午我和私坚、党琦一起吃午饭,又是西餐。我是硬着头皮吃,而党琦却是吃得津津有味。他说,每年出国比赛很多,不适应也必须适应,在国内也经常有意识地吃生菜,吃汉堡,到了国外一点也没有不适应的感觉。哎,境界不一样啊,你是在带领中国铁人前进的标兵(这时才理解为何大家叫他党爷,党版,2008年就参加过大铁了,前辈,骨灰级的前辈,获得冠军无数,也出过很多铁三方面的书,是大家学习的典范),我只是将铁三训练比赛当作一个兴趣学好,是只小菜鸟,要学的东西还很多呢。

       下午,我决定再到泳池游泳下后再跑个步,适应适应当地的气候及环境。本来在考虑跑步时没水喝怎么办,党琦笑着告诉我,你在跑的时候注意下路边有饮水设备,你只要按一下水就出来,这里的水时可以直接饮用的。难怪,昨天看到公园跑步的人好像啥都没带就在跑了。我和私坚先去游泳,游前游后都将物品寄在Michael   Yang那里。他热情地帮我们收好东西,并说能为中国铁人服务感动非常自豪,让我太感动了,好像一下成了明星似的。

        游完泳,在公园沿着海边跑步。这里有很多人在跑,有参加比赛的选手,也有当地的居民。一看老外,身材都很强壮,他们跑得都很轻松,一眼看上去都是训练有素的。大约跑了五公里,感觉渴了,真的在路边找到水喝,真不错,水质口感都可以。相当方便,何时国内也有,出门跑步就别再想着带零钱之类的了。

       晚饭时再吃西餐,和党琦、私坚聊了很多。私坚在大学就常参加自行车比赛,也经常能拿到名次,按他的说法就是每次比赛至少报名费能赚回来的。他也是个体育发烧友,前不久也才接触铁三,一下子就爱上了,才参加一场标铁,就直接上大铁了,厉害了我的弟。而党琦则在2010年IRONMAN首次在中国海南举行大铁时他就参加了,并代表中国参加了当年的KONA总决赛,是目前中国大铁成绩最好的选手,成绩达9小时31分左右。我非常欣赏他的自律:不吸烟,少喝酒,多运动,全力推广铁三运动。真不愧是中国铁三的名片。

       晚上休息,和私坚同一宿舍,他也一再感概党琦的执着与自律,也说能和党琦这样的老大哥出国比赛是一钟缘份。我拿了两包辣木茶给党琦,告诉他晚上喝了会好睡觉,但他将信将疑地拿去了。他说他要早点睡觉,得为11日比赛作准备。因为当天我们4点就要起床了,晚上要尽早睡觉的。我在宿舍泡了两杯辣木茶分给私坚喝。我和私坚约定明早起床后去练会自行车,因为明天下午就要交车了。

        当晚,我和私坚各自将明天要寄存的物品收拾清楚,还在酒店走廊摆拍一下,东西实在多,准备一场大铁比马拉松麻烦多了。

      想想到这两天了解的比赛天气还是有点风,辛辛苦苦带来的封闭轮可能用不上了,好歹也拍张留念下,可惜了。(其实照目前的水平还是不宜骑封闭轮的,真不知当时是在什么情况下买下这封闭轮的,西城,你还记得吗?)

        第二天10日一大早起床,简单洗漱完毕。我和私坚拉上自行车就出发了。这次抱大腿抱对了,路线什么的他自己一手搞定,我跟在他后面骑就是了。我们一路骑往机场方向。路上也看到很多选手在试骑。私坚放慢速度,不然我还真跟不上。

       大约骑了十几公里我们就回来了,毕竟适应为主,明天就要比赛了,不能累着。党琦也回来了,他更早就去练了,不但骑车还跑步。我们三人换下衣服后一同到酒店餐厅吃早饭,又看到党琦吃得香,那可真是羡慕啊。我又硬着头皮什么都试一下,总算艰难地将肚子撑饱了。

        吃完饭,我们三人就推车去T2换项区边交车。许多工作人员忙碌地将自行车将装上货车运往T1换项区。看到一排排的豪车,十分壮观。

         交完车,同时把红包(装跑步阶段用的装备)放到T2换项区。

         时间并不多了。党琦带我们上摆渡车前往游泳赛段。在摆渡车上,遇见了另一名中国选手仇红涛。他和我是同一组别的,我是956,他是955。但是可惜的是,他一个月前手骨折了,无法参赛,但是报名什么都安排好了,就过来体验一下。真是铁人最悲催的时刻。我们赶快安慰了他几句。到了海边,我和私坚准备下海试游一下,党琦看了看浪,说,比去年小很多。我走到海边,一个浪打来,我后退了好几步,硬着头皮扑进海里游起来。刚游了两下,一个浪再打来,整个人被抛起来再落下来,喝了口海水。再游几下,又喝了,连续喝了四口,根本游不动,感觉是原地在划水。游了四五分钟只好游回来了。天啊,明天怎么办啊。党琦安慰我们,明天是比这时更早比赛,风浪会小一点。是小一点?才一点还是小两点?我这泳渣怎么过关啊?今天是我游过最大的风浪了。仇红涛招呼着合影,我来不及再想了,赶快上前,跟着大家的口号往上跳,拍下一张珍贵的合影照。三个即将参赛的铁人和一个带着“心”来参赛的铁人的合影。(后来这张照片成了我局主页头条对我介绍的照片)

       拍完照去换项区看看车子运来了没有。老外就是有效率,已经大部分运来并按顺序放好了。我先认了认了我车的的位置。

       看着车上的干粮已经全部整齐,心理有一种莫名的感伤,明天全靠这些干粮了,不知能否撑到最后,自从来到澳大利亚后已经好几天没有吃到一粒大米了啊(真找不到地方吃啊,全是西餐啊),明天全是能量胶啊。再看看车子上鲜艳的“龍龍铁人”字样,马上又豪情万丈,再大的难关明天也要闯过去。      

       时间也快11点了,我们赶快再去T1换项区交蓝色骑行换项包。自我鼓劲一下,明天我要能顺利到达这里换自行车,说明我这泳渣战胜凯恩斯的3.8公里的风浪,胜利完成首个预定目标。

       中午回到酒店附近,我们吃饭,党琦建议我们要多吃点,多补充碳水化合物,明天才有能量,到晚上要早点吃,然后早点休息,明天大约4点就要起床了。晚上一定要休息好。听完大神的建议,我和私坚放开肚皮猛吃。我也不管它西餐不西餐了,反正前两天都撑过来了,也不差今天了,一切为了明天。

        吃完午饭,我们也不敢休息,就到附近商场采购点东西。我一直在想比赛可以在自行车阶段和跑步阶段放两个特殊补给包,我到底要放什么?想了半天,看到商场有卖黄瓜,就买了一条,打算折成两办,在这两阶段各放一半,再把组委会分发的一瓶红牛也放到自行车阶段。我想自行车比赛有时段是在中午,喝点红牛可以提神,而因为比赛中会吃很多的能量胶,到时来个黄瓜可以爽爽口。结算一下,合人民币15元左右,珍贵的黄瓜,你明天要给我物有所值啊。

        我和私坚再向党琦请教了肌效贴的用法(以前从来没用过,考虑到以前的半月板损伤过,且届时可想而见的战况惨烈,还是加层保护膝盖),我们两人就回宿舍了,不想再打扰党琦了,想让他好好休息,祝他明天能取得好成绩,为国争光。

       宿舍里,我和私坚再次把明天要带的东西逐一摆放好,以免明天手忙脚乱。我边忙边泡辣木茶喝,心想也不能太迟喝,晚上老上厕所也不行,同时也想,明阳农场的老总沈总肯定也在关注我的首场大铁。我就给他发了条微信,告知喝辣木茶的效果确实不错,在国外睡眠不错。我们都和家人告平安一下,到了20时许,我们两人就躺下了,头一回这么早睡觉。明知睡不着,拿着手机看看微信,最后发个朋友圈昭告天下:人生第二个高考即将来临,再过12小时·····决战凯恩斯大铁!

        胡思乱想了一会儿,总算在22时许睡着了。睡到一点多,还是醒来上了个厕所。赶快再躺上床,并无法马上入睡,平时在家也都是凌晨一时许才睡觉的。但还是强迫自己要早点再睡着。过了会也总算睡下去了。我想应该不是辣木茶效果不好,而是我太在意首场大铁了,太令人紧张激动了。尽管尽量不去想它,但还是不知不觉地要想到大海,要想到赛场,要想到完赛拱门,要想到老外特有的语调:you are ironman。睡到三点,醒来了,睡意全无,那边私坚睡得可香呢。反正再半小时也要起床了,我也不再计较这半小时了。干脆拿手机看看微信,昨晚发的那条决战书居然收获了近两百条点赞和加油声。

        老婆:注意安全哦!

        发哥(拿我的参赛号调侃):956简称就我牛。

        焕锡:阿童木加油!你永远都是最棒的!

       上樑:好好休息,好好搞!

        国林:加油必胜!

        建汉:为自己加油,为紫帽争光!

        建民:祝勇夺第一,为祖国争光!(太美好的祝福了,可惜弟暂时有心无力啊,第一只能想想而已)

      其余的全部是喊杀声一片。(这里略去两百字)

      瞬间全身打满了鸡血。

      沉浸在鸡血中,很快闹钟就响了。我马上跑去厕所强迫自己来个大号的。私坚也起来整理东西了。我在卫生间折腾完后赶快出来整理自己的东西,贴好肌效贴再穿好衣服。然后烧了开水冲了一盒从祖国带了的方便面(本来是打算在马尼拉机场转机时要和私坚吃的,当时不觉得饿两人都没有吃),叫私坚将另一盒方便面拿去吃。私坚说他吃面包就可以了。但是当我开始吃方面便配面包时,那方便面的香气把私坚迷上了,马上跑来拿走另一包。要知道我们可是好几天没吃到中餐了啊。这时的方便面可算是美食啊。我把整盒方便面连汤全吃掉,心想这方便面是带对了。


        整理好东西,贴好肌效贴,那边党琦就喊我们要出发了。我们拿上行李关门出发,正好是凌晨4点30分。虽然酒店离摆渡大巴出发点不远,我和私坚还是按捺不住激动的心情拿出手机录下这一历史时刻!


        跟着一哥的脚步走,感觉踏实多了。我们上了摆渡车,位置不错,坐在第一排,刚好其它运动员上车都要经过我们眼前。我欣赏着这一切:身材全部超棒,个个精神抖擞,但是有的很淡定,估计是身经百战的,有的很兴奋,估计也是初铁。大部份人都不怎么说话,一来是公共场合大家不喜欢喧哗,二来大家可能还是在想着如何进行比赛,预想比赛中会出现什么意外情况,如何应对。所以车子一开动前往游泳赛场,车上的运动员很多都在闭目养神。

        虽然有几十公里的路程,但是感觉一下子就到了。一下车,发现T1换项区已经来了很多人,其中有很多工作人员和观众,运动员只是其中一小部分而已。现场组委会工作人员用广播喊着什么,估计是讲些注意事项吧,反正也听不懂,我们径直走进换项区。这时私坚突然说了句“糟了”。我们被他吓坏了。他说他的胶衣放在酒店忘了拿来。他很紧张很激动地说没胶衣肯定游不完的。说完就往回跑,我们喊他要干什么,他说要回酒店拿胶衣。党琦叫他别回了,现在肯定没有车回去的。他一溜烟就不见了。

        我和党琦英语都不行,也没法帮他,我们只好去忙我们的。但心情总是不开心,一起出来战斗的兄弟出了差错,不知能否得到完美解决。我们在边挂念中边整理东西。我将饮料装在车头水壶里,另两瓶放在座垫后,在车架上再看看那点口粮六袋能量胶以及一只能量棒是否有粘紧,如果没粘紧半路掉了可是要命的。摸摸轮胎,气压不错,就不用再灌气了。省点事。

       这些都忙完了,就要换衣服了。这时我也发现我忘了将凡士林带过来了(看来还是偏紧张了,才会忘记了,私坚忘了拿胶衣也是这样吧)。我看了看,发现秋枫就在附近,马上去问他是否有带凡士林。他说没有,但有带另一种。我马上向他要了些过来涂在身上的最最重要的部位。(你懂得,没有抺这些东东,180公里自行车及42公里马拉松下来,肯定皮开肉绽的)

        这时候先穿上铁三服,想起应该最后上次卫生间,不然等会穿上胶衣就不好有所动作了。于是我就出来找卫生间,发现私坚也在附近,马上问他怎么样,胶衣解决了没有。他说搞定了。我好奇地问他怎么搞定。他说他本想回酒店,但是没车也怕时间来不及,想了想还是去找工作人员救助。结果工作人员马上用广播现场喊:是否有人多带胶衣,尺寸是***。结果很快就有热心人送来了一件胶衣。私坚一穿,果然合身,高兴得不得了,主办方果然很ok的。我也替私坚高兴,祝福他运气真不错,比赛一定会有好的结果。

        上完卫生间,回自行车的位置路上发现两部三轮车,好多人围着看。我也过去凑热闹。原来是两部残疾人运动员专用的自行车。这应该就是IRONMAN宣传片上看到的残疾人铁三运动员专用的自行车吧。我一下子眼睛一酸,泪差点流下来:他们身残志坚,我们没理由拼不下来的。

        再次将所有的物品检查了一遍,没问题了,时间还有,到附近走走看下,拍个视频留念并鼓励下。

        将所有的准备做好后,我就将东西装好放到存衣包里拿到存衣处寄存,在手机人要放进存衣包时最后自拍一张留念下:我的大铁之旅就要开始了。

        这时我开始穿好胶衣,上好比赛脚环,戴好铁三表,拿好泳镜和组委会发的泳帽,走向比赛出发点海滩。远远地看到党琦已经站在职业选手后面,他们应该是等职业选手出发后就轮到他们了。太远了没法再上前为党琦最后赛前告别,但心理暗暗地为他加油:兄弟,为国争光今天全看你了。

       我寻找我出发的位置,看到很多中国军团,他们很多拖家带口地来参赛。这时有人喊我,原来是Michael   Yang。我想起来了,他曾说过,比赛时有机会肯定要抽时间为中国运动员加油的,并为我们拍拍照片留念。机会难得,他马上组织中国军团合影留下这张珍贵的相片。

      家属也一同来一张。这不是一个人的比赛,这是全家总动员。这是有中国同胞海外侨胞一同呐喊加油的比赛。我和私坚前面戴眼镜的就是Michael   Yang。

        当然了,我自己也要最后单独照一张纪念下。和异国他乡的海滩作伴,有大海作证:我龍龍铁人来了。

     大家摆拍完毕,也开始排队准备奋战了,Michael   Yang仍然抓住大家还没有下水前多为我们照上几张,并不停地为我们加油:我会在终点线等你们的。太感动了,你今天能抽空来我已经很感动了,在终点线等我们更辛苦。

        厦门米斯铁人小李也在阵中,我们赶快合影一下,难得有福建兄弟共上战场。一问才得知另一个厦门铁人小虫也来了。

       队伍慢慢往前挪,比赛是采用滚动式出发的,也就是每隔五秒三人一组出发,避免一出发大家即在海上混战。每走向前一步,都意味着距离我的大铁梦开始越来越近了。我的心跳慢慢加速了,我不断地看着铁三表,GPS已经接收,已调到铁三比赛模式。我忽然想起2016年5月我的首场标铁泰州亚洲杯铁三赛,我出发后紧张得居然忘了按表,直到游泳上岸后想看用时多少才发现铁三表没有使用,再补按。这次虽然紧张,但好歹也是赛过好几场的小油条了,程序还得照来。

       时间仿佛凝固了,感觉过得很慢,随着脚步一步一步地向前挪,心里五味杂陈,胡思乱想,也根本想不起来当时是在想什么,反正好像有点懵。前面的选手越来越少了,很快就要轮到我出发了。

       真的挪到了出发线了。我的心反而平静下来了。我辛辛苦苦准备了两年多的比赛终于要开始了,这应该是高兴才对,证明我的时候到了,没有理由再紧张了。裁判先将我们拦下,稍等前面选手出发五秒后喊了声STAR,后我们马上出发了。我及时按下铁三表的开始健,对着镜头自我点赞加油下,就一路小跑冲到海边。


       后面的选手一个一个地在我身前超过。我觉得很正常,我这种才学两年的泳渣选手敢来参加大铁,我自己觉得是奇迹了,游泳阶段只能混在规定的两小时二十分内完赛即算完成任务。所以我不和他们比,我只和自己比。我边游边算,我在厦门70.3赛时1900米游了51分钟,但是平时最多单次训练最多只游过2500米,3800米是从来没有游过的,所以争取在2小时内完成应该是比较现实的。

        确定了目标和方向后,我也开始只想动作而不去想其他了。饭要一口一口吃,游泳要一下一下划。我在太平洋的海浪里真的是随波逐流,游个半分钟左右,用鳄鱼眼向前瞄了瞄方向,再调整方向继续游。游泳技术就是不行,那些高手基本是一条直线在游,从不游歪。而我估计是要歪不少,本来水平就不行,还要比别人多游弯路,这就是成长的代价。我自我解嘲下,心理舒服点。整条游泳路线应该是从海岸边向前游一百米左右,再右拐沿着海岸线方向游个1800米,然后反方向返回,共是3800米。

       就在愣神时,一个浪打来,又吃了口海水。我有点怀疑吃了这么多海水,对肚子是否会有所反应,所以还是要时刻注意别再喝海水了。

       继续游,但怎么也看不到折返处的标志,但估计下时间应该也有游上1000米了吧。两个胳膊开始有点酸了。我只好再换蛙泳游一下,大约游了一百米后,胳膊有所缓解。这时才想起一个月前特意到得意龙找红姐教练学游泳时她所说的一句话:你蛙泳也要练练,长距离比赛有时也可以用蛙泳和自由泳交替使用。毕竟两种泳姿使用的肌肉位置还是不一样的。换回自由泳游,感觉轻松了许多,这样向前再撸了十几分钟,忽然感觉身边有动静,刚一转头向后看,眼镜被打了一下,差点被打掉,还好只是被打歪了,没有漏水。原来是有个选手也是劈头盖脸地向前游,结果就打到我了。这家伙赶快停下来说了声sorry就继续往前游了(挺有修养的啊)。而我根本没有心情回他了,但也只好双脚踩水来调整下游泳镜。我在赛前最担心的是比赛中泳镜漏水,因为我这游泳技术要在水里调整泳镜还是很费力的。好在问题不大,后面的选手也越来越少,再有人打到我的机会也很少,我大可放心地游下去。

       虽然浪费了点时间,但是选手应该绝大部分是用自由泳游的,不象标铁或70.3赛,还是有不少选手用蛙泳,常会出现踢到人的现象,我今天运气算是不错的,还没出现被人踢到的情况算是幸运了。这总是比赛的插曲,也是比赛的一部分,由不得你。 我再次调整心情向前游,折返标志也越来越近了,估计肯定比厦门比赛时游泳的速度慢点。好不容易撸到折返点,我忽然想起这时党琦肯定已经起水了,哎,水平就是差这么多。私坚应该早早地在我前面一大截。他出发比我稍迟点,但可能一下水我在喝海水时他就超过我了。

       刚折返不久,可能是之前喝了太多的海水,这下就感觉下面憋得难受,怎么办?没有老师教我啊,但是我想起党琦说过的,比赛中哪有时间找卫生间啊,随时解决啊,不会就要练啊。具体技巧我当时可不好意思问太多。我忍了忍,继续往前游,但是只游了200米左右就实在憋不住了。我想了想,放慢动作,全身放松,居然真的就地解决了啊。一下子轻松许多,我一兴奋,就加快了节奏向前游。

        游得实在漫长,感觉时间过得很慢,思想一下子就漫游起来。我想起了我2015年决定要参加铁三后到华侨大学自学自由泳,当时也真是没地方找教练啊。你想,你每次都是下班才有空,整个泉州也就几个地方有恒温泳池,教练都放假了,到夏天才出来教一把,何况教练应该都不教晚上的吧。我只好网上找视频,泳池看到谁游得好就逮住一个算一个地问他是怎么练的。我想起了2016年5月8日到江苏泰州参加的首场标铁,游泳1500米用了58分钟,差点被关门,整个身后都没有人,整个换项区只算下我一部铁三车的尴尬。我想起了我小时候和小伙伴在家乡小河里的狗爬,要是当时有人教就好了,可惜好象全村人没有一个会正儿八经的游泳。看来游泳真的要从娃娃抓起啊。我想起了标铁参加回来在紫帽冬泳协会里,大家关心我的参赛情况,吴松年老前辈一听说我游那么慢,自告奋勇地教我,手把手地示范,我也一天一天地找到自信。协会里曾荣煌、卓国荣等大哥不断地鼓励;吴腾为我制作了紫帽冬泳协会的旗子让我每次出门比赛可以带在身上。

        游着游着,目标也越来越近了,能看到出发处的拱门了,我终于要完成一项了。我一兴奋,加快了频率,但是怎么游了一会了好像又是在原地打转。现在想想应该是回游时海水流动的方向不同导致游起既吃力又无效。我调整了方向往斜上方游,果真有前进,但是最后看起来只有一百米的距离,至少有用了五六分钟才游上来。好不容易看到沙滩,脚往下一踩,能站住了。我一阵狂喜,我征服了游泳,征服了太平洋上的大风大浪。这时一阵浪打来,把我打在水里,不管三七二十一了,我连滚带爬地往前跑,总算离开了大海,手表一看,一小时五十六分,在预计两小时的范围内,还好。

        骑行路线也是沿着海边的山路上骑的,总体爬升不算太大。不幸的是,有的路段真的是不敢恭维。路面十分粗糙,骑起来车子一直在跳动,真的是会蛋疼。这时我才想起来原来看到党琦所写的关于他2016年参加这场赛事的心得:这资本主义帝国修路比我大天朝差多了,都舍不得投钱进去。我才觉得每次骑行回老家,泉州到龙门的路算是顶级的好路了。

        没办法,再蛋疼也要骑,自己报名的铁三含泪也要完成。忍受了一会儿,路也渐渐好起来,还好,不然,可能眼泪真的会掉下来的。因为是海边的山路,所以不时有风吹来,很是享受。但是有时来阵大风,顶着风骑可不好玩。幸好有提前做功课,不敢骑前三刀后封闭轮。否则以我这水平也时够受的。


        前30公里,感觉很享受,边骑边欣赏两边的美景,边看看来自各国的选手,看看他们的水平怎样(这些老外还真不是吹的,骑车大部分比我们快多了,都是嗖嗖地一声就从后面超到前面去了)。看了下表,平均速度27左右,还是在比较轻松的范围之内。我给自己算了下,不错不错,已经完成了六分之一了。

       再往前骑,来到一个镇上,不少居民还是游客在路两边观看。他们很懂比赛,不断地为选手鼓掌叫喊。我也来劲了。因为这一路上除了志愿者就是运动员,基本上没有观众,毕竟,赛道这么长,哪来这么多的观众啊。这时的感觉好像是一个人在野外生存了大半年,好不容易才回归社会,才有人交流,心情当然高兴。特别是在转弯折返处有个大屏幕,即时播放运动员的镜头,有点现场直播的感觉,加上主持人喊“huamu   lin,from  china”,那老外主持人特有的拉长声调的声音,一下子把现场的情绪调动起来了。我也伸出右手向观众致谢,哈哈,俺来自五千年文明古国的啊,文明礼貌自然一点不差。

        小镇并不大,居民也不多,所以很快就往回骑了,惭惭地没有了观众。我兴奋的情绪也渐渐平静下来。这时大约有骑了35公里,屁股也开始有反应了。我知道,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这下有得求索了。平时只有参加过2016年9月的怕不怕200公里自行车挑战赛,其它的只有平时骑行回老家来回160公里。训练量不够,拉长距离不够远。现在只能来历经磨难了。

        再坚持,好不容易骑回了出发点处,大约已经骑了60公里,这时只听到一声“龍龍加油”,吓了我一吓。在异国他乡怎么会有人喊我呢。这时嗖地一声,一列车队呼啸而过,原来是党琦。我马上回了句“加油”。我忽然意识到我是被党琦套圈了。这国内一哥套圈也很正常,他是9小时的实力,我只敢想想15小时内完赛就很满意了。

         现在整个路线就很清楚了,在骑回头路,再骑一圈后是120公里左右,然后再从出发点骑往凯恩斯机场方向及到市区60公里。我也赶快自我安慰下,已经完成三分之一了。接下去的路虽然熟悉,但是时间已经是当地中午12点左右。平时在家在单位,中午习惯要午睡下,很容易犯困。我也是边骑边觉得疲劳感一阵一阵地袭来。我不时地深呼吸调节下自己,深怕精力不集中骑到海边的悬崖去。或者喝点水提提神,或者打打大腿揪揪脸之类的,总之尽量让自己不睡着了。

        再往前骑,来到了特殊补给点。我赶快下车去拿到了我的补给半根黄瓜。前面吃了好几根能量胶了,嘴巴感觉粘粘的。我拿了黄瓜就上车,边骑边吃,比较不浪费时间。爽,感觉是买对了,吃在嘴里觉得非常清甜,但是我也没时间慢慢品尝,尽快吃完它好专心骑车。

        再骑了五六公里,疲劳感又来了。大约有骑了70公里,我就想着平时骑回老家也是大约到安溪官桥的距离,离家只有10公里远了,那时老是想着老妈肯定煮好了饭菜等我回去吃,望梅止渴吧,所以最后10公里也不会觉得累。心里想着家里,骑起来也确实轻松多了,这样骑到80公里处,也刚好有个补给点,我看到众多志愿者非常专业的将手伸出来,拿着水、香蕉、能量胶等东西,每个人间隔些距离,当运动员也伸手要接东西时,他跟着运动员前进的方向小跑,方便运动员接走东西,真的十分专业也十分敬业。我接了根香蕉,同时不忘喊了声“thank   you”。因为香蕉吃点既让肚子有充实感也会让人有点兴奋,它含的镁较多。

        因为是回路,所以知道再过10公里就又进入小镇了,又能再享受主持人及观众的礼遇了。我又提起神来骑。这时我才想起一个细节,整个赛道没有什么警察,只有一些志愿者,当然观众都很自觉,不会随意闯入赛道的,他们都是在根本不会影响到比赛的前提下才会通过赛道的。要是在国内比赛,我看我们作民警的要提前好几个小时封闭赛道了,既不方便群众出行,也不方便观众观赛,让运动员也没有和观众互动的情况,比赛氛围大打折扣。

        很快就再次骑入小镇,看到很多观众坐在赛道旁边的餐厅里,边享受美食边不忘为运动员鼓掌加油,他们觉得也是很享受观看比赛,因为他们很多很壮实,可能也无法来挑战 这项比赛,所以他们是打心理是敬重运动员的,在他们的眼里,这些来自世界各国的运动员就是各国的英雄。他们边向运动员竖起大拇指的同时边喊“good   good”。

        享受是短暂的,离开小镇,我知道接下来就是漫漫长路且孤独了。体力也开始下降了。已经完成90公里了,想想才完成一半,浑身没一处舒服的。因为长时间趴着骑行,脖子、腰、屁股、腿、胳膊都酸痛。我只好有时站起来摇车骑行,全身稍缓解下。

         好不容易爬上了一个坡,正要下坡时,看到路边有摄影师坐在路边很专注地拍照。我赶快摆了个点赞的姿式迎接。

  再往前,看下表,还有30公里,这时真的口干舌燥了,喝了水感觉也不起作用。哎,现在要是有子剑同学的只见普洱茶就好了,我肯定一口就喝个大半瓶的。我仿佛看到子剑同学在他的厦门总部泡茶给我喝的情景,望梅止渴,这回是想茶回甘,喉咙好像舒服多了。

  继续想,转移点注意力,多少再减轻身上的不舒服。我脑海一下子来到了老家。我想起了发小海波兄弟,想起我们在读安溪十六中(现龙门中学)初中时,每天我们不走大路,特意专挑山路走。当时我们刚看完闻名世界的电影《少林寺》,浑身是劲。我们也要象少林寺的和尚练功夫。听说中学的厕所已经被其它班的学生(经多年调查,是个叫**星的现游泳高手)踢倒了。全校的男生对武术有着异样的痴迷,动不动就比划两下。我和海波则是见山就跑,看到较大的树则停下来踢上几脚练练腿。想想我们这年代的人,少林寺情节都还是挺严重的。我现在执着于铁三,是否和当时有关系呢。应该有,都是逞强好勇,换现在的话讲,叫爱装逼。

  坚持着,终点终于到了,在T2换项区附近就是公园,完成骑行项目的选手很多已经跑得不亦乐乎了。不时有观众雷鸣般的欢呼,应该是前几名的选手完成了比赛。我看下表,骑行180公里用了6小时50分钟,总时间用去了9小时左右。正常冠军选手是8小时左右,我想党琦也应该快完赛了吧。

  刚下车,就有志愿者过来将自行车接走。我正想向前跑时,有人喊“中国加油”。我心中一振奋,哦,祖国亲人给我们加油来了。回头向他们挥挥手示意感谢下,再向着换项区里跑。边跑边想,这回我的参赛服是印对了,专业订制铁三服的森地客帮我在铁三服上印了国旗和警徽。中国的观众一眼就认出是祖国的运动员来参赛了,其他国家的运动员和观众也知道我是代表着中国。

  边自豪也边庆幸这次自行车赛段没有出什么意外,毕竟如果破胎或摔车,可能就意味着这场大铁泡汤了。赛前我也是这样计划的,只要我游泳能顺利上岸,我就完全可以骑完180公里,只要能到T2,后面的马拉松就是走也要把它走完。看来计划已经实现三分之二了,但是那最后的三分之一往往是最艰难的比赛,就象纯马拉松赛中的最后十公里。

  换好跑步装备,拿了杯志愿者递来的饮料边跑边喝。才跑几步,就觉得跑步比骑车舒服多了,不用趴着,也不用担心路况不好会不会摔车,感觉腰也不痛了,脖子也不酸了。跑起来脚步还是很轻盈的。这样前一公里,本事大约是六分钟左右。我心中一喜,照这样下去,进入13小时有戏。

  很快就发现高兴过早了。到了第二公里,速度掉到了六分半左右,到了第三公里速度掉到了七分钟。哇,这如何是好。全身开始起反应了,脚步沉重,有心无力,就像是马拉松赛中撞墙一样。我意识到,痛苦开始来了,对我们这种菜鸟来说,平时由于工作的原因,训练时间和水平有限,现在只能靠意志力来完成比赛了。

  还好,赛道分部在公园,港口边,餐厅边,很多观众都在赛道两边为运动员加油助威。

  边跑边四处看,找找私坚和秋枫,在跑了一圈之后,总算在跑步出发点看到私坚了,他还很有劲地跑,向我欢叫着。我和他击掌互相加油。我想他应该是套我一圈跑步了吧。跑步共是三圈,每圈十四公里左右。看来这家伙还是挺有实力的。

  还好,接下来肚子回归正常。但是浑身真的没什么力了,脚步变成很机械的向前迈。思绪又来到以前,我回想到了我小学到高中每年春天都会有一个月以上的咳嗽,那体质真的是不敢恭维啊。每次都咳得心烦意乱,每次都咳得打断老师的讲课节奏,咳得同学们无法专心听课。感谢大哥及家人正确的帮我选择,让我考进了公安专,三年的训练下来,身体变了个样,找回了自信。但是太喜欢打篮球,以至于到97年在安海110时膝盖半月板损伤,以及后来的2012年腰椎间盘突出,对我的运动打击太大。但是我都挺过来了,而且居然今天跑到澳大利亚来挑战大铁了。我想信念很重要。

  最后决战的时刻到了,只有一公里了。我想我要好好享受这最后的一公里。我不断和为我加油的观众互动,一直喊“THANK YOU”,一直给观众敬礼。我觉得这里的观众真的是太有水平了,他们也对这些最后的选手不离不弃。就这样,在一路的互动中,我觉得步伐越来越轻松,我冲进了最后的冲刺区,也就是最后的一百米。我微笑地敬礼前行,展示中国警察的风采。

  第二天,党琦安排了部份参赛的中国选手一起合影,一起交流。大家十分珍惜这一份在异国他乡共同奋战的友谊。

  赶在即将开始的第二场大铁4月28日台东大铁前完成。

  如果你从头看到尾,非常感谢你,这时你只有两种反应:一是我也要打铁,二是你这家伙,写太多太啰嗦了。

  不管你是什么感觉,看在我写得太辛苦的份上,使劲狠戳下面,记得帮忙转发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