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藏旅游地图社区

大佛西行—欧洲最早的佛教寺院在德国

中国佛教报道网2019-03-09 09:25:41

 点击上方“中国佛教报道网”,快速关注




人|间|佛|教

HUMANISTIC BUDDHISM


2016欧洲杯已经拉开帷幕,夺冠大热德国队今日凌晨首战2-0胜乌克兰。四年一度的足球狂欢节正在进行时,借此机会小编带您了解佛教在德国的发展。



首先我们将走进欧洲最早的佛教寺院---德国佛瑙寺








在德国柏林Frohnau有一处佛家寺庙“佛瑙寺”。该寺由德国人Paul Dahlke (1865-1928)建于1924年,是欧洲最早的佛教寺院。寺庙建造在一座小山丘上,由山门拾级而上,清净幽深。






德国的第一位僧人是难提洛迦,1878年2月19日出生于德国威斯巴登,俗名安顿·华特·弗罗斯·古斯(ANTONWALTERFLORUSGUETH)。他出家前是一位有名的小提琴手,曾经在法兰克福和巴黎学习过,经常到各地演出。受到叔本华的影响,他接触到佛教。1903年他赴斯里兰卡演出,在那里巧遇英国籍僧人麦克雷格(法名:阿难达·莫提亚---欧洲第一位出家受具足戒的法师)讲经。古斯皈依在这位英国僧人的门下,从此放弃了他所钟爱的音乐事业。1904年1月,他在缅甸受戒正式出家,难提洛迦在汉语中被称尊称为“三界智尊者”。




难提洛迦努力学习巴利文,1905年开始将佛经翻译成德语。1906年他开始收徒,大弟子是荷兰人博艮达,二弟子是一位来自卡塞尔的德国邮政官弗里茨·斯坦格。1908年他呼吁在欧洲建立佛教寺院。1910年他回到欧洲,在瑞士诺瓦焦的一座山上修行,他为一位德国人授了沙弥戒(法号:空丹洛),并且有多人皈依在他的门下。空丹洛和另外两位俗家弟子于1911年追随他回到斯里兰卡。


1914年难提洛迦出发前往西藏,希望进藏弘扬巴利佛法,但是道路原因不得不折返。此时恰逢一战爆发,他和他的德国弟子被监视居住。1915年被押往澳大利亚,1916年被允许离开。他来到中国重庆,进行佛经《增支部》的德译工作。1917年中国对德宣战,拘捕了在华的德国侨民。难提洛迦被押往汉口关押,在狱中完成了这部经典的翻译。


战争结束后他返回德国,1920年带着俗家弟子再次来到亚洲,到达日本。获得大正大学的一个巴利文教席。1926年他返回斯里兰卡隐修寺。由于二战,1939年他作为德国人再次被捕,在拘禁两年后被送往喜马拉雅山麓的一处拘留所。难提洛迦在拘留所继续进行译经工作。



1946年,在当时斯里兰卡总理Senanayake的帮助下,他回到了隐修寺。后加入斯里兰卡籍。1957年他圆寂,受到了国葬的崇高待遇。经过数十年的发展,隐修寺成为了德国和欧洲佛教徒的圣地,许多欧洲人到那里出家。


难提洛迦为佛教在德国的发展做出了重大贡献。除了上面提到的他翻译的《增支部》外,他还将《弥兰王问经》(中国在东晋时汉译为《那先比丘经》)、《法句经》、《清净道论》、《阿毗达摩概要》等重要巴利文佛教经典译成德文。此外还出版了很多部关于佛经理论的著作。





(难提洛迦与向尊智者)


难提洛迦弟子众多,其中影响最大的当属向智尊者。向智尊者俗名Siegmund Feiniger,1901年出生于德国的哈瑙。他1936年前往隐修寺,难提洛迦给他授沙弥戒,一年后授具足戒。



他是《法轮》和《菩提叶》丛书的出版者。这套丛书在87个国家发行,影响巨大。他的著作主要有《法见》、《佛教禅观心要》、《阿毗达摩研究》、《舍利佛的一生》。1993年阿摩罗普罗派(斯里兰卡现代三大佛教派别之一)在尊者五十六年前出家的地点,授予他“庄严圣教的阿摩罗普罗大法师”的头衔。次年向智尊者圆寂于隐修寺。

德国人对于佛教产生兴趣始于17世纪,是西方国家之中最早体会佛教真谛,并且礼赞佛教教义的国家。


但在纳粹政权和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由于德国国家社会党不欢迎任何宗教活动,德国佛教活动陷入低潮。1945年德国战败投降,一些人因饱受战争之苦,极需宗教慰藉,各地相继成立起佛教团体,在资料有限的情况下研究佛法。


近几年来,中国佛教在德国生根,其中以佛光山与佛光会发展最为迅速。自1988年开始,就有德籍人士专程前往美国西来寺及台湾佛光山求受三坛大戒。1992年,佛光山派满彻法师到没有信众基础的西柏林弘法利生,短短数年中,不但接引无数德国人士学佛修行,并且筹建柏林佛光山、莱茵禅净中心、法兰克福禅净中心及汉堡布教所等四所道场。迄今为止,已有约10万名德国人皈依佛门,另有12万名佛教徒是亚裔。



(法兰克福佛光山法会)



(佛光青年营)


最初德国人研究佛教大多是出于探讨轮回与人生死的关系问题。第二次世界大战后,德国人开始注重研究佛教如何使人内心安宁并增长智慧。60年代探索新生活方式思潮的德国人转向了解佛教在精神修养和净化意识方面的作用。70年代以后至今,鉴于高科技的德国社会物质生活越来越丰富,精神生活越来越贫乏,德国人开始珍视佛教的精神教化作用和历史文化价值。因此,不但社会上信佛的人不断增多,而且对佛教的宣传日益扩大。德国出版了大量的德文本佛经、佛教论著、书刊,几乎全国各地的书店都有佛书出售。各地图书馆也有不少佛教藏书。报纸、电台也常常报道有关佛教的消息和文章。随着德国人在精神上对佛教深入的探求,佛教在德国的影响将会越来越大。


来源 | 内容来自搜狐

版权 | 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责编 | 小和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