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藏旅游地图社区

EVANLUISTUDIO2019-01-18 06:25:36


至于“玩乐”,写作的路径,的确是有些俗套的:关乎同行的你们。




我将赴美的记忆置于在纽约的茫然与回国后的遥望两个语境撰写决定了这个系列并不是所谓的“马蜂窝游记式”流水账。然而要说起 “买买买”与“出去浪”这两大如此切合旅游营销号的主题,这篇EVANLUINYC2017则不免显得缺乏感想。


从去程航班落地到九月一日,凌晨3点半是我的标准睁眼时间。如此尴尬的时间极易让人陷入“到底要不要起床”的内心博弈。这段心理斗争往往在计算时间中慢慢缓和:起来洗澡化妆花费35分钟。由于那几天在亚马逊买的电热水壶和锅具套装还在路上,所以我需要用一个小时用国内带来的电热饭盒烧水吃泡面。然后,趁早给家里打个电话什么的,那么估计耗到六点半左右出门,应该不算太早吧。说来惭愧,如果我在接下来的三个月坚持以这种时间作息的话,估计都能把英国女王全套圣诞致辞背下来了。



有天早上六点半出门后,我将当日档期留给了寻找梅西百货:当地铁驶入挂着“Street 42Times Square”的站台时,我内心激动到不禁将之翻译成“42街 人民广场”。当时感觉这个地铁站上盖一定是繁华至极,各大百货公司以及高级写字楼环绕的“安全地带”。而大失所望的是,我从一个忘了是几号出口的地洞钻出来,迎面是支在人行道上高挑的脚手架。慌乱之中我开启Google Map定位“梅西百货”,但也不知道是不是手机仍处于水土不服的阶段,不管我面朝哪个方位,地图指针始终和我面朝方向呈90度角。被一片片方方正正且相似度极高的街区环绕,我第一次感受到“找不着北”的无助。



在纽约住了大概两周之后,我才发现那一天我已经走到曼迪逊花园广场,却傻兮兮地走回了时报广场重新找方向。在此中途,我又被38街的Coco吸引,出门后我又开始往东闯,一直走到了曼迪逊大道才发现大事不妙开始往回走。总之,当天意图做首批顾客的我终于在下午的一点三十七分在梅西喝了一杯这辈子最解渴的星爸爸。不过我在这里温馨提醒:梅西百货的确是纽约极具吸引力的商店,然而也是我比较失望的一家。纽约范围内,像恒隆、国金那种以品牌专柜为主要布局筹码的商店并不多,我到访之列中只有Columbus Circle和Westfield One World Trade Center。包括Saks Fifth Avenue和Bloomingdale’s在内,绝大多数百货公司有点像稍加品牌整理的大卖场。而说实话,梅西是前文所列中知名度最高但表现平庸的一个:虽然商品品类较全,但是所持品牌并不突出且商品款式老气。



综合商店中,我个人推荐第五大道的Saks以及南码头的Westfield:Saks有较为齐全的化妆品品牌专柜以及中高端品牌的零售商铺。Saks出门往北走是特朗普大厦,周围的50街以及曼迪逊大道上有诸多品牌旗舰,当然Burberry、CALVINKLEIN205W39NYC以及Dior Homme是我必逛的“BCD组合”。Westfield则被我戏称为“精选国人最爱品牌”的聚集地,而且此商业集合体作为MTA的巨型中转站点,交通异常方便,买上东西就可以返回住所或前往下一目的地。其中位于商场-1层的Noble Tree Coffee表现突出,简直是“喝到能三天不睡的量还想接着来一杯”般优秀。



中意品牌旗舰店的小伙伴可以关注苏活区和曼迪逊大道。个人而言,曼迪逊大道品牌较齐且风格沉稳,苏活区更适合创意偏向的购物者。以上所提购物点交通指南:MTA红线可达42街时报广场、34街梅西百货以及南码头Westfield;橙色线可达第五大道;苏活区以黄色、绿色线路为主。具体乘坐经验请看本系列首文《又是地铁》或洽询服务亭工作人员。最后,如果同行有带驾照的伙伴,租车自驾去纽约以北的Woodbury奥特莱斯是最好不过的。同时,那里语言沟通毫无障碍,进门处巨大的招行广告牌会让杭州小伙伴领略到下沙的气息。



有关购物没有营养但又好看的内容就提到上面,其实已经挺多的了。在出发之前爸爸妈妈鼓励我飞出纽约看看其他美国城市,此举大大增加了“出去浪”的合法性。我记忆最深的几次出游都和海滩或是“南向”有关,当然,上文除了Woodbury Outlets,所有败家地点均位于学校以南。



剩余5650字 / 5650 characters left


先说“大南向”吧,这是我此行的唯一一次“大出游”。“大南向”旅行的目的地是迈阿密与奥兰多,严格意义上说,是迈阿密与奥兰多环球影视城,同行人员有Soekin、Orpin和桃子哥哥。2017年11月4日一大早,确切说是凌晨,已决心翘一早上课的我和小伙伴们乘坐M60巴士到拉瓜迪机场飞往迈阿密。当时,纽约寒冷降至,我在纽约上飞机时套了一件飞行员夹克,而当航班即将降落时,我往窗外一看,眼前是漂亮的植被,几个碧蓝的泳池镶嵌其中,公路上有稀稀疏疏行驶的小车,他们反射着和煦的阳光,好像一个个移动的光点。到了酒店check in后,我换上了一件印有冲浪布朗熊的UT和拖鞋,正式开始休假模式。



毫不夸张地说,迈阿密是一座有惊艳到我的美国城市。行走在迈阿密,人行道是我喜欢的水泥材质——我不怎么喜欢人行道上铺设大理石砖,一方面觉得有点浪费;另一方面,下雨后的地砖人行道容易蓄水,有时踩到一块翘起的地砖会搞坏一天的心情。重要的是,这儿的街道终于让我感受到“国外”应该有的样子。从酒店到我们午餐餐厅的路上,宽敞且隔离带上绿化精致的公路十分养眼,人行道上没有垃圾,也没有无家可归者,周围的建筑物规划良好。与许多现代化大都市不同,迈阿密建筑的现代化并不靠大量玻璃幕墙呈现,这里许多建筑的外墙采用喷涂且色彩搭配协调,整体呈现出淡淡的缤纷感,与迈阿密的阳光蓝天呼应。几幢玻璃幕墙建筑恰当施以点缀,整个城市的天际线显得和谐平衡,塑造出一种还挺纯粹的“舒服”。顺便一提,到了迈阿密市中心可以留意一下一号消防站,那是我见过最有趣的消防站。



出行方面,建议乘坐一下市区的Loop系统,他是一种类似于轨道交通的通勤工具。事实上,上海地铁8号线的浦江线路段和他采用了相似的运营形式。而且在迈阿密,这项交通服务是免费的。Orpin通过攻略带我们去了迈阿密设计区,这块设计园区以壁画为主,若不以艺术鉴赏为主要目的,事实上这里所有的壁画都可以为游人提供表现不俗的照片背景。踩在园区的碎石子路上,也是颇有乐趣的事情。我们到访时,入口处有一幅巨大且明显是以中国为创作灵感的壁画,不过说实话,我真没看懂艺术家想要表达些什么。



South Beach是迈阿密的必去景点之一,其实南海滩更像是隔离于迈阿密市区的一条长长的岛,岛上有大片的沙滩,由一条公路将沙滩景观与岛上的建筑隔开。在从设计园区到南沙滩的路上,天空中乌云压得很低,在桥上甚至还下了一场很大的雨,挺让人担心拜访南沙滩的计划会泡汤。直到我们下车走上了沙滩,天空还是偏阴沉,但至少没有下雨。



我们沿着沙滩朝着南边一路走去,一路上的风景没有什么特别新奇——天空、海、沙滩,以及沙滩上的休闲区域。记得天上有一架飞机拉着横幅巡航,但是宣传内容我忘记了。往沙滩里边望去,是一排错落有致的度假酒店。这些酒店亦有些雷同,面朝大海一侧的客房均有较大的阳台,还有几个估计是稍高级的房型,他们的阳台是错层设计的,采光充足且减少了上层阳台对下层阳台的视野与光照的影响,几位客人正躺在酒店阳台的椅子上观景休息。我们走到一家古巴风格的饭店吃午饭。那一餐估计是我在美国第二次吃大块的肉类,第一次是在布鲁克林的Peter Luger。也是在那家饭店,我尝试了人生第一杯mojito。在头晕脸发红之前,我一直认为这个点缀着青柠与薄荷的饮料就是雪碧。帮助我们一桌布菜的小姐姐十分热情,而且帮我们拍了一张角度很不错的合影。那张照片是我记忆里美国全部行程中唯一一张不用修改的“路人制造”。



午后,天气变得异常晴朗,我们在沙滩一处安置下来。逃离了纽约的寒冷,我们跑向沙滩,钻进海水。对于我来说,没有爸爸妈妈在岸上播报“抓住绳索”的安全警告,我可以放肆地在海滨游泳。接近傍晚,海面和沙滩暗了下来,公路边低矮却五彩缤纷的建筑亮起了灯,其他三个小伙伴活泼到开始在沙滩上踢球赛跑。



在微斜的日光下,我眼前竟然闪现出无数个结局圆满且充满美好的童话。“男人永远都长不大”这句话突然在大脑中滚动播放:男生真的可以随时随刻天真快乐成这样。我似乎有点不合群,有些无可适从地躺在沙滩上,将手机抵靠着晕上粉红的天空刷着ins,不自觉地倒数起在这个国家剩下的时日……现在想起来,那幅画面,是我在“大南向”之旅中最完美的一帧,而我只是一遍又一遍好笑又有些后悔当时没有加入地重复着:“我去,真特么太美好了。”




剩余3943字 / 3943 characters left


对一个企业或是组织的VI系统有近乎极端要求的我往往以一个公司的移动端以及网页的设计或是总体视觉形象对其服务能力做预判。而我的此项技能在美帝屡遭失败,美铁就是一个不错的例子。从迈阿密到奥兰多的路程,我们一行人选择了火车,这是我第一次在异国他乡尝试铁路交通,我对此充满期待。美国的火车票、机票以及许多景点的门票都可通过网上预定,持票者通过出示手机二维码、携带门票打印稿便可获得准入,而到现场购票且通过“官方纸质票据”入场的人并不多。这就可以解释为什么美国各大游乐园、航空公司以及大部分服务机构均有设计精美的官方网站、更新即时的手机客户端,从而催生出整体性较高的VI系统。所以,美国的铁路公司“AMTRAK”的官方网站与移动端无论从操作体验或是视觉设计上讲,都甩12306几十条街。



AMTRAK的视觉系统总让人感觉这是一家现代化且颇具轻奢性质的铁路交通服务提供商。而当我们真正到达迈阿密火车站时,“产品以实物为准”的巨大落差让我突然体会到为什么我接待过的那么多美国人那么喜欢拍中国的火车站了。毕竟,美国还是有不少人民不可能常常在纽约中央车站换乘。我们的出租车停在了一片“空地上”,这片“空地”中,一个小方块般的候车房钉在上面。候车房内部结构简单:几排候车长椅置于中间位置;左侧设有售票处与列车时刻表公示栏——没记错的话,那个站一天的始发列车不超过三列;正门旁有一杆巨大的行李称;唯一的进站口围着铁栏杆,至于闸机这种东西,那当然是没有的。候车房后的铁轨与周边的地块并无明显隔挡,我们将要乘坐的列车已经停在该站唯一的站台上候发。若不是周围环绕的英语,我会以为被置入了上世纪九十年代,外婆牵着我到麻车塘村的火车站去青田太婆家的场景。



上火车的过程简单而愉悦,站台的雨棚复古陈旧,站台地面并不与车厢地面对接,列车员会热情地帮助我们将行李抬上列车——事实上,这里我不知道怎么表达,也许是我长得太像小朋友了,我在上列车台阶的时候,貌似是被列车员叔叔连人带包抱上去的……美国火车票上并不显示座位号,在站台上,工作人员会组织在本站上车的乘客集中前往设定的几节车厢,上车后将由列车员为乘客安排座位。旅程中途会有职员查票验票并询问乘客的目的地。接着,他们会将所问乘客的目的地三字代码写在一张小纸卡上,别在该乘客座位对应的行李架上。


美国列车的车厢内设与中国动车组的布局大致相同,有种将动车组的内置搬进绿皮车的感觉。车厢内铺着地毯,座位大多同向分布,两排座位面对面的情形较少。座椅间距很宽,空间足够旅客将腿伸直。小桌板卡于前排座位背面,展开后放下我的SurfaceBook以及两盒单条装奥利奥毫无问题。车厢内配有WIFI网络,但是信号强度较弱。不过放心,列车行驶时剧烈的抖动会让你专注于欣赏窗外的风景。经测验,当目光在任何电子屏幕停留半分钟后,将有强烈的眩晕感产生——这种乘车体验在无缝无砟轨道与列车不断提速的中国已经很难享受到了。时效方面嘛,由于所停站点过多以及列车速度本来就慢,我觉得这段和谐号可以在两个小时搞定的距离被这列AMTRAK开足了七个小时。



插播一则anecdote:旅程中一段路程不知道是因为换车头还是站点位置原因,我们还倒半个小时车。当然,这也是我习惯坐动车后第一次看见窗外风景随着列车前行方向而倒退。这段漫长的旅程也因这一段“神奇”的倒车片段加入了些许趣味。为了让这个“桥段”更有趣一点,我和桃子哥哥一致认为:这位司机大叔应该是开错道了,现在终于反应过来了……我们到达比迈阿密火车站更“复古且小巧”的奥兰多火车站的时间是晚上八点左右——希望自己没有记错,因为那时候错过晚饭饭点的我已经胃疼到丧失自我。



剩余2500字 / 2500 characters left


奥兰多的行程相对简单,主要拜访UNIVERSAL STUDIOS。对该巨型游乐场,我在此郑重提示:万恶的资本主义创造了如此邪恶的沉浸式消费环境,来宾请务必谨慎行事。我的意见是:将全团信用卡交给同行中最精明的小伙伴集中保管,并制定“划卡需要书面申请”的团规。不然,出园时你就会发现自己高价买了一大堆平时根本没什么BEEE用的东西。本人具体表现如下:还没进主园区就在星爸爸买了一个限量地点杯,毕竟,全世界只有在这里才能买到有“UNIVERSAL STUDIOS RESORTS ORLANDO”地点标识的杯子(购买方式限官方途径)。



小黄人迷请注意:小黄人同款眼镜要价20美元,T恤40美元,姓名手环20美元,小黄人星座挂件16美元。所以我这个双子座的超级小黄人爱好者EVAN二话没说给小黄人事业投资了96美元。要不是小伙伴及时制止,估计我回国行李中还会多出一只独角兽以及一件背带裤。另外,由于对应尺码售罄,我不得不放弃了购置哈利波特斗篷的计划,直接节省金额高达120美元。当天晚上,我望着园区的河,拎着一大堆“影视衍生品”,落魄地计算着剩下的现金。为什么明知道被坑还依然停不下罪恶的双手,是理智的沦丧?还是情绪的扭曲?详情将在我的硕士学位论文中作进一步呈现。



不过,UNIVERSAL STUDIOS实在是太好玩了,虽然10年前去过加州的环球影城,但毕竟时间与视野有限。在这次较为完整以及疯狂的体验后,我向大家隆重推荐Hulk Coaster过山车。在车辆冲上坡的时候坐在旁边的Orpin问着“什么时候加速啊”,我还没来得及反应,车子就像出膛的子弹一般疯狂向前。接下来,在前往终点的时间中,你将没有任何兴致交谈、说话,甚至丧失尖叫能力。Extra tip:下车之后请千万别装叉,很有可能刚说完“还好啊”不到一秒,你就会抱着出口的垃圾桶把一天吃的东西吐出来,同时魔性地想着“我去,怎么能这么爽……”其他值得体验的项目还包括霍格沃兹列车、Transformer以及小黄人实验室。总体原则是:看见roller coaster,不要在意是室内还是室外,只管往前冲就行了。



对环球影城的总体评价是:目前,国内以影视情景为主要建设前提的主题娱乐场所尚缺乏成功案例。故UNIVERSAL STUDIOS靠集聚环球集团旗下的优质IP,为各年龄层的消费者提供了适合的消费点,从而创造了一个娱乐形式多元,且消费互动良好的沉浸式影视主题消费场所,是影视作品经济价值开发的良好例证——一句话总结:“很好玩。”



剩余1597字 / 1597 characters left


既然写着外出游玩的情节都能扯到影视产业,可以说我还是始终把学习研究放在眼里的。回国之后我,又开启了无限的“看片、看书、写论文”的生活模式。2017年末至2018年初的档期中,《奇迹男孩》、《唐人街探案2》等片都获得了不俗的票房成绩。而两部影片中出现的熟悉街景不可避免地让我惊喜又怀念,比如秦风在Columbus Circle勾勒纽约的地图,又比如,《奇迹男孩》中,小姐姐散心的Coney Island,这也是我们“小南向”行程目的地。



Coney Island在曼哈顿的东南方向,坐MTA可达。学期中期过后,我们一撮平时一起玩的小伙伴们想去看看沙滩大海。Coney Island可谓是最可行的目的地了,便捷的交通可以省下一大笔出行费用。2017年10月22日,一个晴朗又不躁热的周五,我们乘坐MTA前往Coney Island。估计那是我在纽约坐过时间最长的一次地铁,我当时买了一杯大杯的奶茶三兄弟,虽然刚刚吃下一顿十分饱的午饭,但是我还是时不时下意识地喝一口奶茶。就算以这种速度喝奶茶,当我喝完的时候距离目的地仍有7站的距离。Coney Island的海景一般般,和上文所述的迈阿密南海滩差不多,只是我们去Coney Island的时候,气温没有迈阿密来得热情。海滩的玩法不过是沿着沙滩一路走走,用沙子做点什么好玩的,比如金老大给葛大佬做了一双爱马仕的鞋,我画了一个超大的Dior标识做呼应。然而在有小伙伴开始拍我的作品时,桃子哥哥很识相地做起了质检工作,得出了“那个O实在是太容易被踩掉了”的结论。



当然一群有微信,有Instagram的人在一起,看到大海什么的总该拍照意思一下,所以一时间各种奇怪的构图,高难度的姿势以及刻薄的拍摄要求开始变成了行程中途的主题。等大家拍到差不多火候的时候,就是一场一群人拎着鞋子的单手联合操作美图秀秀,camera360,泼辣修图的“铁图三项”锦标赛了:各位选手互不相让,纷纷炫技,本宝宝看家秘技为用祛痘笔点掉海面上的游泳者,用瘦脸棒实现Photoshop的液化效果。



好像有点扯远了:Coney Island有一大看点是建造于海滩边的Luna Park,许多电影在这里取景。从延伸至海面之上的观景台反观海滩,蓝天与沙滩海洋间,绵延着的五颜六色的游乐设施就像一条俏皮的项链,看上去显得有些不真实。这次短途秋游同行人员包括上文所述迈阿密团队加上金老大、葛大佬以及王紫旌小朋友,第二次大家聚得这么齐就是11月16日葛大佬的“奔三倾城”主题生日会了。



剩余691字 / 691 characters left


到现在,我还总想着那三个月里什么地方没有去玩,什么东西没有看到。然而当我下笔记叙这些有关玩乐的记忆时,事实上感觉已经蛮足够了。我常常写一些游记,这些游记在我看来并不单纯关乎风景,我喜欢把那种单纯由风景带来的冲击作为一种情绪的类比与可视化元素写进有关情绪的篇章。



前几天我在“瞬间MomentX”推送的《只想留住这一刻》一文中读到这样一段感受:


在美国留学时和朋友们租房子住在一起,在举目无亲的地方,朋友像亲人。晚上大家一人做一个菜一起吃,周末一起去买菜回家把冰箱塞得满满的,下雪天在后院的草坪上打雪仗,夏天去海边戏水,秋天到深山里露营钓鱼烧烤……


那时就很想要几个人就这么一直住在一起,可惜天下无不散宴席,但那段时光是青春年少最美好的回忆。@yiyi



今年三月底四月初,我,Joshua小朋友和费老师龚老师一起去了苏州,三月三十一日一大早出发,四月一日早晨回校,我们租了一间不错的Airbnb过夜。在异地的24小时中,我们拜访了苏州博物馆,走过了平江路,去了诚品,在新光天地吃广式茶餐。我们租的小房子有厨房,于是回房之前我们几个在新光天地的超市买起了第二天的早餐原料。龚老师推着购物车说道:“感觉又回到了在美帝的日子,下馆子吃饭好贵,下了课大家就一起买菜做菜……”那天我们还在诚品的生活采集买了米酒,晚上几个人在一间日式房间里聊天吃零食。我们谈及论文;谈及好玩的段子;谈及《一个叫欧文的男人决定去死》……


不是吗,若真是玩乐,真是“游记”,我就不在意和你们拜访过哪里。我不会觉得我们一起在纽约的初雪来临前离开,所以不能一起在纽约打雪仗是遗憾的;我不会觉得在苏州这个富有诗意的城市,停留的时间竟是如此短暂。因为我下笔记录的,绝对是同行的你们。




谢谢,同行的你们。Thank you, and love you all.


*若有文字排版错误请多包涵,欢迎指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