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藏旅游地图社区

爱丁堡之旅(the next day)

青玉案头孤灯暖2020-09-21 14:33:58


撰文 / 不肯署名


第二天(823日)




第二天早上没有戏看,于是跟着她们来到了爱丁堡不远的景点,卡尔顿山。


今天算是体会到英国温带海洋性气候的阴晴不定,几乎二十分钟一场雨,二十分钟出太阳轮回交替着,天气不算太好,站在卡尔顿山上窥视整个爱丁堡,并不显得十分美丽。


卡尔顿山上有两座纪念碑,一座是国家纪念碑,建于1822年,纪念拿破仑战争中阵亡的将士。但纪念碑并未完成,仅有一排巨大的立柱支撑着横梁。据说是因为预算透支而中断了工程。另一座是纳尔逊纪念碑,是为了纪念海军上将纳尔逊而建。每天下午1点爱丁堡城堡鸣炮时,纳尔逊纪念碑塔尖的小圆球就会降下。



其实关于历史遗迹,我自己有个非常真实的体会,比如以前在某个历史遗迹,你告诉我这里发生过什么故事,有什么历史,我并没有特别强的朝圣感,反而在戏剧学院学习了一年文学知识后,再接触到我从书里戏剧里电影里曾经了解过的东西,就会特别有感触。比如说爱丁堡属于苏格兰,而我曾读过的莎士比亚四大悲剧《麦克白》中的麦克白便是苏格兰王,我有时看着这片土地,我脑子里会浮现许多关于麦克白的戏剧场景,这也是我终于有了将景、历史、文化结合在了一起体会,算是有点明白读万本书、走万里路对于人的修行意义。



今天有件特别遗憾的事,就是错过了第一场戏,原因是谷歌地图带错了地方,本来十多分钟的路走了近一个小时,就算提前四十分钟也没来得及,我因此吸取经验,不要想着在某个地方呆着,我先找到我要去的下一个地方候着,要逛要吃就在这附近,以免意外。



第二场戏是南非剧团的《朱莉小姐》,这也是我这次艺术节唯一提前看过并学习过的剧本(因为这是个经典名剧,其他的是新创作),也是艺术节第一个惊艳到我的戏。因为提前看过剧本,这是我看得最懂最明白的。其实以前光是在书中看,并没有特别感受到这部戏的好,只觉得是贵族小姐与仆人一场精彩的对话与博弈。而在剧场里,看见活生生的演员表演时,便觉得自己离这个剧本更近一步了。




与原剧本的最大不同,是加入了种族隔阂的元素。来自南非的耶尔·法伯(Yaël Farber) 将奥古斯特·斯特林堡的原作《朱莉小姐》改编到当代南非,将仆人约翰的一家定位成奴隶,约翰像一只田鼠而朱莉小姐则像一只摇着尾巴的臭鼬。整个庄园喧嚷嘈杂,厨房内的世界却闷热、浮躁,只有头顶一台吊灯发出暗黄的光,电风扇无力地旋转。看似安守本分的约翰心中只想着夺回曾属于自己的一切,土地、自由和远方,而渴望打破常规、走出庄园的朱莉小姐将她的热情和真心都交了出来。一夜之间,小姐和奴隶的关系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两位演员的完美演绎将这份燥热和压抑放大,如同他们身上的汗珠,凿凿落在观众的心上。此版改编流畅自然,找不出丝毫破绽。灯光和萨克斯无调性的现场配乐更是将两人的斗争推向了极致。完美。


  


这场戏完后,我早早来到了下一个地方,但由于吃饭和交通,身上可用的现金不多,只好买了个三明治坐在剧院门口,看着来来往往的人们,有些寒冷,可我却很享受在异国的每一时刻,观察人们也能满足我心里对所谓老外,与自己生于完全不同地方的人的好奇。对人的好奇,是我一直就有的一个心理习惯,我觉得这也是对创作者来说值得珍惜的一点,创作离不开人嘛。



晚上这场戏是我买的唯一一场国际艺术节推荐的戏,也邀请了同伴们,很期待。可是不幸的是,同伴记错了时间,没能进剧场,我只好一个人观赏。照样还是有些理解困难,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国外的演员就是比我在国内看到的演技好很多,就像一首英文歌,国内的歌手音飙再高,发音模仿得再标准,当你打开碧昂斯,惠特尼休斯顿,席琳迪翁,你永远觉得:哇,老外可能先天生理构造导致这样高的演唱水准、表演水平,国内在这方面毕竟不是本行,还是有很长的路要走。

      

这场戏虽说不如朱莉小姐那样酣畅淋漓,可光演员表演也是很精彩的。出剧场后,看见有剧本再卖,可无奈得留点保底的钱,就不敢随意花掉了。
      


出了剧院,已是黄昏时刻,恰好这个剧名叫《在黎明时见我》。一路经过爱丁堡最出名的几座古堡,朝对面山上远远望去,还可以看见曾经苏格兰王真正住的那座爱丁古堡,里面正在举行世界闻名的军乐节,火把上的星星之火,对岸的我尽收眼底,很美,很壮观。

     

又路过了许多小酒吧,其中一间一位慈祥的老人抱着一把木吉他,唱着世界名曲《加州旅馆》,观众只有一对老夫妻,他们互相依偎着,表演者并没有因为只有两个观众而丧失表演的热情,反倒开心至极。一下从浮躁的国家跳脱出来,看到发达国家的小布尔乔亚式闲情雅致后,觉得真好,这个地方一切都像我想象中那样。


  

   

刚要坐上回家的公交车,就被背后一个八尺纹身大汉叫住,我本有些惶恐,而大汉却十分友好地提示我他看着我买的车票方向反了,他怕我不清楚对面的车站在哪里,还从长长的队伍中出来,给我指了正确的车站,然后才回去赶着上车。看着他远去的巨大背影,和满手臂的纹身,真是一个长得最像坏人的好人了,以后加在自己的剧本里作为人物形象,一定很有意思。


我喜欢坐公交车,因为可以慢慢欣赏这座城市,还可以看各式各样的人,最重要的是,它比出租车便宜得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