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藏旅游地图社区

荐读|夹河滩庙宇(4)

河洛风土2019-02-10 12:48:22

北魏以后的夹河滩庙宇

南北朝时期,北方佛教重实践修行,与江南佛教崇尚繁琐的义理不同,传教者往往通过佛法灵验、巫术神咒等手段来征服信众,让一般民众深信不疑。因此,他们也大多把崇奉佛法、立寺造像当做一种善举,并渴望通过这种行动为自己赎罪祈福。这使得在北魏以后,夹河滩一带乃至整个北方地区佛教长兴不衰,庙宇此起彼伏,绵延不断。到了隋唐时期,更是达到高潮。一直到清末民国时期,仍有新的庙宇在夹河滩涌现。

这些庙宇主要有以下几座:

1.佃庄镇东大郊村定国寺

定国寺,又名木兰寺,位于佃庄镇东大郊村西北约200米处,建于隋代。寺庙坐北朝南,隋唐时期有“东京相国寺”之称,为当时洛阳四大名寺之一。明嘉靖年间曾予以大修。据旧《洛阳县志》载:“定国寺在县(今洛阳老城”)东南三十里大郊村,明嘉靖中,僧洪范重修。

据史料记载,定国寺距离北宋名相吕蒙正故居不远。吕蒙正幼年时家境贫寒,曾到坞流村(相公庄)村北一寺庙舍饭,此寺庙即为定国寺。北宋时仍规模宏大,僧人众多,香火旺盛,十分繁华。后几经水患,虽有多次修葺,已远不如以前。

从现存古碑文中可看出,定国寺当初曾有大殿五重,规模恢弘。附属建筑有钟楼、鼓楼、配殿、禅房、山门、佛塔等。其建筑规范,工艺考究,此气势一直保持到民国时期。1931年伊洛河特大洪水,古寺与村中千万家农舍一起被淹没在洪水之中,最后的两名僧人也离开寺庙,逃往他乡,寺庙建筑遭到严重破坏。大水过后仅余一座“大雄宝殿”,“地藏王殿”地基已淤于地下,山门和寺院北端的一座佛塔均岌岌可危。后来,因修建学校,山门、砖塔、地藏王殿均被拆除。至解放初期仍有一座大殿,现在已成一片废墟,仅有大殿的殿基和东、西两边的残墙。残垣断壁上,孤零零地立着几通古碑(图6)。




图6:定国寺的残垣断壁

2.岳滩镇王庄村安庆寺

位于偃师岳滩镇王庄村原东寨门内路南,元皇庆元年(1312年)创建。主要建筑为佛爷庙。庙前两廊,东廊北部有石碑三通。东有祖师庙。佛爷庙面阔三间,砖大墙厚,风格古朴。脊高龙吻,层砖护檐,四脊均饰以龙鱼鸟兽,两山檐下小龛中浮雕“唐僧取经”、“达摩依苇”等故事,镂镌细腻,栩栩如生。庙内敬奉佛祖诸神,庙门上砖嵌匾额,上书“安庆寺吧”。庙西北约6米处有砖砌七级佛塔。塔基方约两米,每层龛中有佛像,宝瓶、佛珠为顶,亭亭玉立,与古刹相谐。庙北约20米为火神庙,庙阔三间,前有卷棚,青砖垒砌,形制不大但很紧凑。其西为桥坊,备汛期拆桥储料之用。佛爷庙东北便是王庄村寨东寨门,门上有楼,可通南北。门内两侧有“重修安庆寺庙碑记”、“防旱碑记”等碑刻五通。寨门上有“万安寨”三字。为吸引四方信徒,佛寺还请来道家诸神入驻,充分体现民间信仰中“佛道一家”的思想。民国年间,寺内有一位俗姓宋的僧人住持。后来寺庙改为村学堂,佛爷庙南则被伊河大堤挤占。1954年伊河发大水,王庄河堤决口,佛爷庙正对着河堤决口处,全村90%以上的房屋被淹坍塌,但佛爷庙却安然无恙。1970年后,佛爷庙被村里拆除,改建为民居。

3.岳滩镇尚庄村定觉寺

位于偃师岳滩镇尚庄村,明洪武十五年重修。该寺占地面积有70亩大小,寺内大殿、厢房、山门一应俱全。据寺内碑刻记载,到清乾隆年间,仅余远旺和尚一人,占地仅28亩;同治年间,修筑寺寨,再建僧房。民国初年,寺内尚有海宽等僧人管理,之后,偃师县第八区部强行在寺内驻扎,和尚被迫迁走。民国二十年(1931年),夹河滩遭遇洪水灾害,定觉寺被淹。寺内建筑除佛爷、白衣、黄爷大殿外,其余房舍全部受淹坍塌,但寺内好多碑碣尚在。“文革”期间,佛爷、白衣、黄爷大殿等神像,一个不留,全部拆除,并予以捣毁。寺内的所有石碑“废物利用”,除了一部分在1958年大炼钢铁和兴修水利时用作地基石外,其余全部被用于建大队部时做基石。后来,尚庄村在定觉寺遗址上建起一座小学,现仅存一块石碑。

图7:安阳宫

4.佃庄镇东大郊村安阳宫:又称全神庙,俗称韩堂。位于东大郊村大西门外南北路西,东西路路南,坐西面东,是清初该村韩氏家族修建的一座道教神庙。据碑文记载:庙内建有“楼房廊庑五十余间,众神像七十二尊,且赫声濯灵,有求则应”。四方前来进香祈祷者络绎不绝。每年正月初六和十月十五,前来赶庙会者人山人海。该庙是一座规模恢弘的古建筑群。几百年来,因多次被洪水淹没,殿堂神龛屡遭损坏,而日趋衰败。至解放前,房舍已所剩无几,庙内曾办过学校,驻扎过乡公所、联保处。解放初,只有大小神殿四座和一洞(“老母洞”)、一亭(八卦楼)。“文革”期间,庙里的古建筑已全部拆除,夷为平地。庙基南半部辟为民宅。1987年春,本村及周边的信教者自发捐资,修建了老母洞。1993年,新建了后大殿,2003年又在原无极洞旧址上建起了一座钢筋混凝土结构的两层大殿,殿宇琉璃瓦覆顶,歇山挑檐,恢弘庄严,使这一早已衰败的寺庙又重新焕发生机(图7)。

另外,在岳滩镇仝庄村南也有一座安阳宫。

5.佃庄镇东大郊村东大庙

东大庙是火神庙与关帝庙的统称。位于东大郊村东,陈圪垱村西,涝洼渠北。现有神殿一座,坐东面西,殿前有清代石碑数通。上世纪50年代前每年正月十三庙会,曾有过三台戏对唱的红火场面,当时香火极为旺盛。关帝庙坐北面南,为一楼一殿。解放前里面办过学校。大跃进时期曾做过生产队的“大食堂”,后办过集体磨房。2006年村里善男信女集资修建了神庙数间及大庙围墙,并修建了大门,供奉关公等诸神(图8)。

图8:佃庄镇东大郊村东大庙

  

图9:翟镇镇翟西村龙凤寺

6.翟镇镇翟西村龙凤寺

龙凤寺位于翟镇镇翟西村北的冉庄自然村,与夏商文化发源地二里头遗址毗邻。东南与嵩山相连,西南与龙门相接,伊、洛环绕。龙凤寺又名龙凤禅寺、净居寺,始建于唐贞元年,据传说是皇家闭关圣地。明代嘉靖年间,伊洛河水泛滥,几经沧桑的寺院多次被洪水冲毁,建筑坍塌过半,有僧众及善男信女为恢复龙凤禅寺,向南迁移一华里,在新址筹资新建寺院。“文革”期间,此寺又遭到灭顶之灾。

2000年,僧人清方驻锡龙凤寺,目睹道场惨败,不竟凄然涕下,为恢复龙凤禅寺切指燃灯供佛,常念德报恩,远绍如来,近光遗法,荷担如来家业,普度一切众生。终于2012年,新建的龙凤禅寺被批准开放(图9),为夹河滩信徒参祖拜佛提供了一个场所。

7.翟镇镇甄庄村青莲寺

青莲寺位于翟镇镇甄庄村,建于宋代建隆四年(963年)。

 

图10:甄庄古青莲寺

甄庄青莲寺,原名白莲寺。寺庙位于甄庄村中心地带,南距伊河大堤半里许,坐北朝南。寺内有大殿,供奉弥陀三圣佛像,上为皇家祝福祈寿,下为地方主办佛事,兼有一些修路助学之善举。大殿两侧为厢房,房前凿有莲池,寺外拥有寺田。教徒烧香诵偈,夜聚晓散。入教者不分长幼贫富姓别,但求信奉“真空家乡无生老母”。一度香火鼎盛,诚信者络绎不绝。东有少林寺西有净土寺之高僧前来祭拜打坐。后因寺内教徒被人利用,组织人民对抗朝廷,遂遭官府打压而衰败。明弘治年间(1488—1505),村中信徒捐资重修白莲寺,并立碑铭记。自明建国后,白莲教徒起事造反几乎接连不断。清进关入主中原后,白莲教徒更是以民族利益为重,倡言“日月复来”,举起反清复明的旗帜,从而遭到清廷严刑峻法的禁止。 清嘉庆元年,因白莲教徒再次掀起反清复明运动,遭到清廷毁灭性镇压。甄庄白莲寺为避祸乱,遂更名为青莲寺。

更名后的甄庄青莲寺,以习文为主,在寺内设有书院,专供读书之用,教寺僧琴棋书画,吟诗作赋。周边乡镇一些想习文之人,也经常到此为僧为尼,孤灯夜读。也有一些社会名流,或避战乱,或寻安宁,到青莲寺隐居,潜心钻研书道。还曾一度与东面不远处少林寺,形成“少林寺武功代传,青莲寺文才辈出”之局面。民国二十一年(1932年),甄庄青莲寺曾予以重修,山门上镶嵌“古青莲寺”匾额一块(图10),寺内树石碑数方,期间村保公所曾短暂盘踞于此,之后一直为村中学堂,村内读书人常在此就读,是村民寄托理想、祈求幸福、求知教化的宝地。并先后更名为“青莲寺小学”、“甄庄完小”、“甄庄学校”,直到上世纪六十年代“文革”期间“破四旧”时,寺庙连同里面的大殿、佛像被如数砸毁。2012年,甄庄村民刘奇才率村中信徒集资在甄庄学校围墙北面重修青莲寺,再立《重修甄庄青莲寺碑记》。并将自己收藏的明代《重修甄庄白莲寺碑记》和民国“古青莲寺”匾额捐献给寺庙。

8.佃庄镇河头村中岳庙

位于佃庄镇河头村。据《河头村中岳庙礼记》载:河头中岳庙,始建于明朝永乐年间。当时,此地虎豹出没,毒蛇蛰栖,百姓深受其害,多远逃他乡躲避。为安定民心,洛阳知县奉旨划地30亩,修建中岳庙,尊“中岳大帝”,以镇荒辟邪。其庙,有山门、大殿、后殿,处在南北中轴线上,为庙宇主体建筑。主殿两侧东西依围墙各有廊房九间,山门经云路石阶直达大殿。因殿宇恢弘,气势雄伟,俗称“百丈大殿”。大殿歇山磨角,斗拱飞檐,主脊二吻插剑亮齿相对,垂脊四条饰物各具形态;殿内雕梁画栋,幔帷层掩,中岳大帝正襟危坐;壁画神仙故事,说世事轮回,劝众生向善。殿前有左右厢房,东太尉、西三官。殿后云路通达,十数米为后殿,殿前东为财神殿,西为火神殿;临东西围墙各有道士房数间。庙内苍松翠柏,花草覆径,殿宇错峨,廊庑相连,善男信女甚多,香火十分旺盛。佃庄村居庙前,河头村居庙后,两村各自成立“中王社”,每逢佳节,尤其是三月十五庙会,四方信士络绎前来,或祈福念经,或烧香还愿,有对台戏对擂,社火杂耍竞技,人山人海,热闹非凡。上世纪二十年代,拆除了神像,改造了殿堂,在中岳庙成立了“络洛阳县第四区第二小学”,三十年代末学校改称“洛阳县第六区佃庄小学”。民国二十九年(1940年)拆除了“百丈大殿”和部分厢房,扩大了办学规模,成为大师很有影响的一所小学。解放后,中岳庙改造成“洛阳县第十六完小”。

9.相公庄关帝庙

该庙原在村西通往曹圪垱东西大路北侧,后因伊河暴涨被冲毁,据传于明末在该村中心偏西辟地1亩重建。关帝庙坐北面南,整个建筑群有山门、前大殿、东西配殿、春秋阁、后大殿组成,位于统一的中轴线上。山门至前大殿间建有石牌坊,竖有多通碑刻。大殿内有关帝托刀撩髯塑像,两侧有关平、周仓配祀。四壁墙上画有“刘关张”结拜、创业故事。前大殿东配殿供奉火神,殿前一小庙里敬有城隍;西配殿供奉瘟神,殿前小庙敬有土地。前大殿后为春秋阁,阁为正方形,一间大小,混转垒砌,上下两层,高约5米。底层有四个半圆形拱券门道可通四方。上层供有关公一雕一塑两尊座像,一尊披红袍,一尊披绿袍,形象威武,栩栩如生。穿阁可入后大殿,殿内供奉的是西方诸神。看来此庙非关帝独尊,而是道佛一体,反映了民间信仰上对诸教兼收并蓄的思想。该庙香火旺盛,涨满充盈,匾挂内外,香客络绎不绝。该庙解放前曾为乡公所、村公所、保公所所在地,后辟为该村小学。解放后,学校扩建,大庙被拆,原建筑不复存在。现在的关帝庙,系2004年村里善男信女筹集重建,虽庙貌远不如以前,却表达了人们对关帝忠义精神的尊崇。

10.前李村龙王庙

翟镇镇前李村龙王庙位于前李村东,建于明万历四十六年(1618年)。

龙王庙是旧时专门供奉龙王之庙宇,在夹河滩比较多,几乎与城隍庙土地庙一样普遍。每逢风雨失调,久旱不雨,或久雨不止时,民众都要到龙王庙烧香祈愿,以求龙王治水,风调雨顺。前李龙王庙建成后,在明代曾重修过三次。清乾隆二十六年(1761)伊洛河发大水,浪高丈余,再次将大庙及其周边民宅冲毁。大水过后,进行第四次修复。这次修复历时15年,至乾隆四十一年(1776年)全部工程完工后,庙门高耸,气势巍峨,金碧辉煌,基础坚实,围墙牢固。此后,虽经多次洪水冲击,依然完好无损。遗憾的是1957年“破四旧”时,用“毛泽东思想武装起来”的村干部率领部分村民,将大庙捣毁,片瓦不留。现在,村民又在原址重新修建龙王庙(图11),但新修的大庙无论在规模或设计或质量上,与原庙均相差甚远。

图11:前李村龙王庙

11.高龙高崖村兴福寺

兴福寺位于夹河滩伊河南崖的高崖村村中崖头上,原村寨北寨门内东侧,坐北向南。修建于明正德四年(1509年),清康熙三十七年(1689年)和五十五年(1707年)曾予以重修。民国十五年(1926年),再次修缮。

兴福寺寺内有大殿、二殿、三殿、山门;二殿、三殿两边有陪殿,大殿内有佛,二殿内有四大天王,三殿内有八大将军,陪殿是各种佛像,四大天王和八大将军足有一丈多高。后面有后楼,楼下有地下室。寺后还有六角塔,站在寺后崖头上还可看伊河蜿蜒的流水及过往的行船。寺内有十大景观:东梁、西柱、鲤鱼跳梁、日日常风、淋雨不沾、十里钟声、透灵碑、筛子坑、五虎把门、玉石铺地。东梁即大殿内东边的大梁是通梁;西柱是大殿内西边的柱子从地面一直通至房脊;鲤鱼跳梁是东边的大梁上画有鲤鱼在跳的图案,日日常风是不管什么时候站在大殿的后面,就会感到迎面风吹(因为大殿处在寺内最高点);淋雨不沾,是雨天在山门外不沾脚(因为是炉渣铺的地);十里钟声,因钟在大殿前面,大殿又是寺内的最高点,所以钟声听得很远;透灵碑在山门的门东侧,光亮透明,能照见人影;筛子坑,是寺前山门西的一大水坑,但不存水(因水坑是在沟边上);五虎扒门,即山门上有四只虎,其中一只虎足按一小虎,共五只虎,玉石铺地是大殿内佛爷像前有三平方米的玉石铺地。

图12:高龙高崖村兴福寺

兴福寺因年久失修,现只剩下一座残缺的大殿,现为河南省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图12)。

另外,见于史料的还有位于佃庄镇碑楼村的延庆寺(建于隋代,明成化十六年重修)、位于岳滩镇境内的栖莲寺(元至正十三年创建,明洪武十三年重修)等。因今已不见任何遗址,不再记述。


淡淡人生&痛,并快乐者 荐读

免责声明:我们尊重原创,也注重分享。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权益请及时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删除。



扫描二维码,即刻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