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藏旅游地图社区

宁波雅戈尔动物园门票价格?如何避免老虎咬人悲剧发生

SEALION西示2020-08-30 06:19:14

   

非常荣幸,我们收到了来自杭州外国语学校CAL CENTER的商业大佬Davy同学的特约来稿。他曾只身一人参加了一个叫做sage的商业比赛,用流利地英文向台下的评委们展示他的STAR DOLLAR(星元)项目(我一定不会告诉你当时的情况是:一个人,单挑,13分钟),他的商业头脑与跳脱的思维也受到了评委的肯定。


 

 

 

最近宁波雅戈尔动物园发生一起了悲剧,一名成年男子为了逃票爬进了虎园,遂收到老虎的攻击,赶来的特警为了救人开抢将老虎杀死,但这位男子最终还是不治身亡,随后动物园决定闭馆一天。

 

   本文不讨论也不在乎人和老虎哪个更无辜,哪个该被杀死,笔者的原则是,不论一切形式,只要是生命,即应当被尊重。这篇文章的目的侧重的是这个事件带来的整体结果——两个生命的死去,动物园一团闭馆损失的营业额,再往深入下去,那还有损失一只老虎给动物园损失掉的利润,被杀男子死亡,给他的家庭带来的损失,给他的工作岗位带来的损失,以及他的两个孩子的成长过程中缺少的那个父亲。

 

   总结一句,笔者想要看到的,是这种事件,甚至所有因违反规则而受到伤害的事件,在我们的社会里彻底消失这样的一个结果,这篇文章讨论的,正是如何达到这一大目标。为了达到这个目标,我们绝不能简单得给每个人标上无辜或者该死这样二维化的标签。

 

   同去年7月北京野生动物园的老虎伤人事件放在一起比较,会发现这两次老虎伤人事件有一个共同点,就是受害人都违反了动物园的规则,而且在两次事件种,受害人若是不违反规则,都是一定不会被杀死的。

 

这个时候我们应该要想一个很重要的问题:受害人为什么不遵守动物园的规则?这个问题可以被分解成:受害人有什么问题和动物园的规则有什么问题。

 

先来看第一个问题,受害人有什么问题。我们可以用我们一贯用的分析方法来分析这个问题。我们知道一个人的行为是由动机,内部成本和外部成本组成的。 那么,在这个情况里受害人的动机是逃票,省掉一百三十块钱的动物园门票,和自己的家人一起去享受游览。内部成本,在那种情况下,我们可以当作是零,而外部成本就很简单了,他有一定的几率会受到老虎的攻击,而之后还有一定的几率会受到动物园的惩罚。

 

但是最后这个男性还是做了这件事,尤其是在当他看到栏杆上老虎出没的标志之后,说明他做这件事的动机超过了外部成本和内部成本的总和,而且很有可能是远远高过,这种情况下受害者才会毫不犹豫地跳下去。然后再继续拆封这个男性的动机。网上说受害人是一个外地人,在宁波有一份月入四五千的普通工作,那么这一百三十块钱,是他半天左右的收入,而急切见到妻儿,开始享受观光的意愿可能加重了动机,除此之外,再算上受害人神志不清或者以及寻找刺激感受的可能性,就很难找到促使他爬围墙的原因了。很多读者这时候肯能会想,这点动机怎么可能会超过自己被杀死的可能这样的后果呢? (这里先不讨论受害人为了拿手机走回虎穴,只讨论最初进入的原因,所以手机这个动机暂时先放一边)

                                                                                                           

所以我们再来耐心的拆分外部结果,被老虎攻击的可能性和被动物园惩罚的可能性,这就是我们目前已知的所有外部后果了(受害者生前应该不知道自己死后会被网民们骂得这么惨),然后再拆分这两个外部后果,把风险率设为Q1(被老虎攻击的风险率),和Q2(被动物园惩罚的风险率),然后两个外部后果就是Q1death和Q2punishment,基于death非常高的后果,如果我们要让整个外部后果低于整个动机,就必须有一个特别低的风险率,意思就是说,我们的受害者认为他被老虎攻击的概率非常低。

 

为什么受害者认为受攻击的概率会非常低呢?这个问题有很多可能的解释,其中一个就是就是受害者觉得自己有如武松一般的本领,可以徒手打死一只老虎,再进一步其实受害者不需要能够打死老虎,只要能轻易的从虎笼逃出来就行了,所以受害者可能是身怀某些绝技,认为自己有很大的几率能在被老虎攻击之前爬上树或者爬出栏杆,这两点都会成为外部后果风险率低的原因,换句话说也就是这个受害者爬进虎穴逃票的原因。

 

但是在此事件的任何新闻报道和小道消息中,我们都没有看到任何暗示或明示受害者有超乎一般人的技能的,所以上一段说的两个可能性会比较的小一点,不过我们的确在一段小道消息里看到说,受害者是中午和了白酒,在醉的状态下进的虎穴,这样就说明我们的受害者对外部后果可能很不清楚,在神志不清的状态下做出了非常不理智的决定。这也是一种有可能存在的解释了。

 

同时呢,在计算外部后果的时候,不能忘记,动物园里的虎穴环境和自然环境中老虎的领地是不一样的,区别就在于动物园这个人为因素,因为存在人类工作人员的干预,受害者潜意识里考虑外部后果的时候可能会刻意地减轻被老虎攻击的外部成本,因为他的潜意识告诉他动物园的工作人员会保护他,甚至会做出为了就他而枪击老虎的行为,这在之后的确也发生了,虽然这并没有成功救下受害者的生命。但是潜意识中对这种行为的预判,以及对枪支和人类武力的信任,仍然很有可能会降低受害者自己认为外部后果的严重程度。

 

这几个原因或许能让我们试图解释受害者在栏杆上做出决定的原因,但是具体的原因对我们来说仍然是未知的,比如说受害者对自己的生命的重视程度,他那天具体的精神状态情况,所以如果能采访受害者的家人,我们的分析应该能增加不少内容。

 

在现有的条件下,我们已经差不多分析出了所有能找到的因素,所以,我们应该开始利用分析的结果,来讨论如何减少这类事的发生。同时开始第二个问题,动物园的规则有什么问题。

 

首先,是减少受害者逃票的动机,网上很多讨论把关注点聚焦在雅戈尔动物园过高的票价上,各种声讨雅戈尔动物园,认为是仅仅是雅戈尔动物园不合理的票价导致了这件惨剧的发生,也有人觉得完全是因为受害者的贫穷,每个人都有去动物园的资格,所以受害者只是在维护自己的权益而已。

 

对于这些荒谬的言论,笔者不想评价什么,因为价格一种纯粹的市场行为,如果继续讨论下去的话本文的篇幅将会非常可怕,所以就先把这个放一边,但是笔者想说的是,如果雅戈尔动物园决定要设这样子较高的票价,就必须做好准备承担可能会发生的后果,比如说翻墙逃票,这同时也是一个我们之后要讨论的问题。

 

几乎所有的动物园都有安全规定,比如说不准在猛兽区下车,不能翻越大型动物饲养区的栏杆之类的,而动物园同时也做了非常缜密的安全工作,来保证饲养员和游客的安全,而当受害人被老虎攻击之后,动物园也做了一切能做的,来从虎口救出这个男人,甚至到最后被迫枪击老虎,这一定是动物园非常不情愿做的,因为一只老虎的死去带来的是直接的利润下降,但是动物园还是不犹豫的枪杀了老虎,这些都能看出这个动物园对游客的安全很重视。尽管这样,还是不断的有游客不遵守动物园的规则,有的幸运的逃票成功,有的则不幸地丧命虎口,但这位丧命虎口的受害者又同时直接地把这个问题暴露给了我们公众,让我们得以思考这样一个问题。

 

不遵守动物园规则的行为,真的只能怪罪于偏低的国名人口素质吗?有除了发展经济和科教兴国之类的解决方案吗?

 

这里,笔者要阐述一种,很有可能会不被大多数人接受的方法。

 

根据三角形模型,我们还有一种组织受害者跳下栏杆的方式,就是增加他的外部后果,我们无法改变受害者的大脑让他更加理智,但是我们可以改变老虎让他看上去更加可怕。

 

这种方式就是给动物园一个新的政策,所有违反规则闯入猛兽区的人,动物园都不予以施救,当然也包括为了逃票爬进栏杆的所有人。

 

这种政策不是为了让人变得冷血,而是为了增加违法规则带来的外部后果,让打算做蠢事的人再多花一分钟掂量一下利弊,而这一分钟的权衡利弊这很有可能会拯救他们的生命。

 

知乎用户王尼玛评价说,“一位规则的破坏者受到了“惩罚”,且被一个更高规则惩罚(大自然界的弱肉强食规则)”。但是现在,一种被我们所称为人性的东西却在傲慢地忽视这条大自然传来的信息,把这个问题完全局限于人类和人类之间,如果所有的讨论都建立在这之上,我们恐怕难以得到一个客观,公正的结果,也永远无法接近到真正的最佳解决方式。

 

当然笔者的方式,也只是纸上谈兵,而且是一种很有可能永远难以被实现的纸上谈兵,因为我们生活的社会,无处不被这一种叫做人性的东西包围着。换句话说,我们不希望有人逃票,也不希望老虎和逃票者失去生命,我们希望动物园能做些什么来保证秩序,也希望破坏规则的人能收到应有的惩罚。但是,我们怎么能忍受一家动物园,在游客陷入虎穴之后不做任何事呢?因为每个人都有可能会是那个正在被老虎攻击的人啊,这个人也有可能就是一个我们认识的人,甚至我们爱的人,我们能忍受动物园的不作为吗?换个角度,动物园的工作人员,就算他可能什么都做不了,他能看着自己的一个同胞被一只猛兽攻击而不去帮助吗?就算这在合同和规定上一清二楚的写好了,又有什么呢?规定是死的,人是活的啊。这样也太没有人性了吧!

 

那么,问题来了,人性究竟是什么,又有什么用呢?



——骡的小丑  2017 2.10




解锁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