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藏旅游地图社区

高山探险公司克服成本焦虑 进入整合扩张期

2021-01-11 15:30:06

五月底,珠穆朗玛峰带来了登山者的笑声、泪水和遗憾,也引起了公众舆论的骚动。六月,随着登山季节的结束,珠穆朗玛峰平静下来,但对于登山者来说,又重新开始了一段新的旅程。

“期待八月份的非洲之行,只剩下一小部分地方,一起攀登非洲最高的山峰。”六月十七日,陆海川再次在朋友圈中发布了八月攀登奇里曼扎罗山的电话。

登山勘探公司龙石峰的登山向导陆海川今年5月率领一支团队,带领几位同事带领客户来到珠穆朗玛峰,这是他第一次登顶。

作为一名登山练习者,他的工作是带领顾客为下一座山而战。像许多登山爱好者一样,他有征服的梦想。

另一方面,今年终于登上珠穆朗玛峰山顶的中国第一支私人女子珠穆朗玛峰登山队队长马子马里亚姆也回到乌鲁木齐继续建设中国民间登山历史博物馆和玫瑰山庄。另一个身份是阿尔卑斯沸腾登山公司的负责人,该公司成立于2014年,是该国第一家在尼泊尔注册的山地勘探公司。

对于丁峰探险的宋玉江来说,今年六月,公司迎来了一个新的发展阶段。在2017年与克图山整合了5000米和8000米的雪山资源后,定峰勘探和克图山完成了全面的合并。

无论是继续为下一座山而战,还是退却从事登山公益事业,还是调整扩张市场的策略,都是在用自己的行动来促进中国民营企业登山事业的发展。

与国外商业登山的历史相比,我国民间商业登山的发展时间只有20多年,在旅客数量和资格管理方面存在很大差距。

规模需要扩大。

从各国登山运动的历史来看,大多数国家都是从“为国登山”开始的。20世纪二六十年代,西方国家也出现了类似的竞争,后来逐渐出现了商业性登山队,出现了“旅游登山”。

中国的登山历史大致相同,但远远落后于西方,直到20世纪90年代末,商业登山才开始。

1999年,国家登山队在玉竹山组织的商业登山活动拉开了国内商业登山的序幕。当时的收费是每人8400元,不包括从西宁出发的往返交通。同年秋季,国家队又组织了青海省登山协会提供的玉山商业活动,每人9900元。

2000年初,国家体育委员会召开了一次具有历史意义的研讨会,调整了我国山地发展战略,山地探索逐步探索社会化和商业化的方式。

2000年春,国家登山队组织了张子峰更高、更难、更有挑战性的商业登山活动。2001年、2002年,国家登山队的王勇峰、马新祥在新疆慕斯塔格连续组织商业登山活动,积累了大量商业登山的实践经验。

在此期间,2001年,西藏盛山冒险公司成立,并在中国推出了新的山地勘探商业运营模式,该模式现已成为藏族雅拉上波山冒险公司的前身。当时,公司每年组织三次海拔8000米以上的商业登山活动(珠穆朗玛峰、卓友、西夏博马),为国内外团队提供专业技术支持。

2002年,著名登山名人马一业创办了中国第一家民间商业登山公司-刀岭探险公司。

经过20多年的发展,我国的商业登山公司越来越多,从原来的“为国登山”到现在越来越多的民营登山公司。

2017年,新疆开鲁山户外运动有限公司创始人罗彪估计,国内大约有100家专门从事登山生意的俱乐部。然而,在中国,年营业额超过1000万的企业很少,而且大多规模很小。

6月20日,丁峰风投创始人宋玉江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告”采访时表示,中国只有十几家具有登山经验的公司。因为爬山将有技术、批准登记等门槛,特别是对于7000爬山8000米。

从登山者的角度来看,目前的市场也非常有限。

“虽然自2010年以来,国内登山人口已开始快速增长,但人口总数仍占人口的很小一部分。全国每年攀登8000多米的高峰应少于200人,每年约300人攀登7000米,而每年只有几千人攀登6000米的高峰,市场规模仍然相对较小。”宋玉江指出,攀登45000米山峰的人数最多,至少有十几次,甚至是一百次,攀登高峰的人数超过5,000或6000米。

一方面,海拔越低,对登山者的身体素质和登山技能的要求就越低;另一方面,登山服务的海拔和价格也是直接相关的。

据了解,目前中国最受欢迎的山峰是新疆的穆斯塔克山和博格达山,以及青海的玉竹山和云南的哈巴雪山。国内最大的登山活动是四川的四尼山,因为它海拔五千多米,相对容易,两天的攀爬,价格也很便宜,在3000元左右,加上成都的便捷交通,已经成为登山会议的热门场所。

高价高峰

宋玉江说,由于爬山7000多米很难,虽然很多公司想进入市场,但他们没有相应的登山经验和指导,客户对他们的信任度不会特别高,客户会有问题,所以一般不会冒险去做这类事情。

虽然国内力所能及的海拔7000多米以上的商业登山公司并不多,但竞争依然十分激烈。海拔高,单价高的山坡,特别是一万多元以上,基本上有七八块在工作中,但客户是有限的,客户在价格上、服务上都会比较,也有要求。

与欧洲和美国的价格相比,国内和尼泊尔的高山探险公司利润很低,但仍然可以赚钱。国内高山探险公司的利润率一般在20%左右。宋玉江指出,比如攀登高峰6200米,根据每周行程计划,国内成本约为12000元,但在欧洲和美国,这样的旅行成本至少是价格的三倍。

宋玉江说,对于国内商业登山公司来说,最重要的成本是山路导游的工资,占一半以上。但是,国内山地导游的工资无法与欧洲和美国相比。

“西方导游的工资特别高。例如,一座海拔4000米以上的山峰,24小时内就能完工。按两天工资计算,大约是1500欧元,不包括食品、住房、车辆等方面的消费,大约12000元,也就是说,日薪6000元,而中国的日薪只有2000元左右。”宋玉江说。

陆海川还告诉记者,国内山路导游工资普遍不高。“我们公司的收入略高于行业水平,月平均收入约为15000元。由于我们依靠龙石绿色集团,基本工资可以达到1万元,除了团队补贴。但如果其他机构没有大公司支持,基本工资可能是4000元以下5000元,团队补贴取决于担任主导或副导游,该行业1000元的主要导游补贴尤其高。”吕海川说。

造成这一局面的主要原因之一是,高海拔、高客户单价产品的消费者数量不多,而低海拔、低客户单价产品面临更激烈的竞争。

因此,在这种情况下,国内山岳勘探公司希望开辟珠穆朗玛峰、K2作为高海拔游客的来源地。碰巧,2016年国内对攀登珠穆朗玛峰的需求激增,促使国内公司需要在尼泊尔注册。

目前,国内许多山岳勘探公司,包括克图登山公司,在尼泊尔都有分支机构。

“据我所知,在珠穆朗玛峰的南坡,尼泊尔有至少1500家注册的山地勘探公司,但它们仍然由当地公司主导,”Maizi告诉记者。我们于2014年来到尼泊尔驻军。自2016年以来,其他中国同行纷纷来到尼泊尔。“

然而,国外的生意并不比在国内容易。在麦子看来,很多人错误地认为登山是一个昂贵的行业,可以赚很多钱,但只有进入这个行业,他们才发现这个行业不是赚钱,甚至是亏损。虽然像珠穆朗玛峰这样的高海拔山峰收费更高,当地的夏尔巴队在价格上还是有优势的。

此外,高海拔山峰还有许多隐藏成本。

例如,我们必须花费7600欧元来购买我们自己的天气预报,我们必须花费7000欧元来寻找一个非常有经验的天气分析员,这在收费标准中没有反映。马云说,即使是45000美元的费用,单一的服务利润也是10%到12%,但许多行政工作成本和非阻力成本都是无法弥补的,所以你必须有其他收入来源来支持公司,比如旅游酒店。

宋玉江指出,中国的经营成本也存在问题。高峰审批和环境保护等费用大幅增加,此外,人力、交通成本也增加了更多。所以,与十年前的价格相比,现在所有的峰值基本上都翻了一番。

然而,宋玉江认为,虽然成本有所增加,但如果从每个订单的利润来看,利润仍然高于以前,因为客户的单价正在上涨。

磁头集成

为了更快地降低成本和扩大规模,行业内出现了并购。

与定丰合并后,收购了一家专门从事海外徒步和国内5000个雪山的户外公司。

对宋玉江来说,两家公司的合并是为了减少行政人员的人力开支,更有效地拓展市场,做更多的高峰产品。同时,更专业,可以让一位经理一年专注于一两座大山,在服务成本、服务质量、利润等方面都会有所提高。

然而,宋玉江认为资源整合是一种趋势,但并非不可避免。因为,只有当公司有强大的爬山能力(如8000米的高度和登山产品链),公司才会根据劳动力成本和管理考虑,通过合并更多地关注特定区域。但对于6000米以内的公司来说,资源整合不应该参与其中,现在还没有时间扩展。

对于国内山岳勘探,宋玉江仍持乐观态度,因为市场正在大幅扩张。

但我国商山生态环境仍需改善。作为一个相对较新的行业,准入资质和服务规范不完善,可能导致竞争不良,影响行业声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