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藏旅游地图社区

对话陈峰:出让部分航空子公司股权背后逻辑

2020-11-21 15:33:43

12月12日中午,刚刚与资本航空(CapitalAirlines)签署了一项新股权协议的海航集团(HNA Group)董事长陈锋看起来很放松,一直微笑着。根据协议,双方将增加北京首都航空股份有限公司的资本。股权结构调整后,第一旅在首都航空公司的股份比例将上升,但后者的运营和管理仍将掌握在海航手中。根据陈锋最初的想法,65岁已经到了退休年龄,但是一系列的变量打破了所有原先的计划。目前,陈锋回到管理层,到公司刮骨治疗。在改革之初,他定下了“以航空运输为主,打破一些人的欲望”的基调。过去一年,陈锋在处理了3000亿元资产和降低债务比率后,在接受“北京商报”专访时承认,“海航的困难仍然存在,但危机已经结束。”

问:资本航空股权变更背后的含义是什么?

陈锋:成立八年,首都航空如今面临着新的发展任务,所以这次股权变更是该公司的一次历史性转变。意义主要体现在几方面,首先海航聚焦航空主业,要做精做好,而随着首旅增资扩股,在首都航空的发展将有两方推动。另外,既然叫首都航空,就应该服务于北京的运输、旅游等发展,是本土航空公司,再加上北京大兴国际机场开航在即,首都航空将以主运营航空公司的身份在此安营扎寨,此时无论是增资还是股权变化,都可以让这家公司竞争力更强,获得更好的资源和扶植。可以说,首都航空就像一个亭亭玉立的姑娘,被海航嫁给了北京。

事实上,新的首都航空为消费者带来了许多优势,例如公司低成本的长途航线,可以带来更多的选择;在新机场的基础上,公司还将为乘客提供更高效的航空服务和新的供应。

问:你曾经说过,海航想把重点放在航空主营业务上,但放弃了航空子公司的部分股份。背后的逻辑是什么?

陈锋:去年海航遇到资金流动性问题之后,我们就按照党中央和国务院的指示,聚焦航空主业,首先,非航空主业的资产要关停并转。近几年来,海航发展过快,确实有偏离主业的情况,以后不是主业的,再挣钱的买卖我们也不做了。天下事,并不是所以事你都能做,或者都能做好。对自身的把控上出了问题,这给了我们一个很大的教训。

此外,海南航空是海航集团的旗舰品牌,但也与地方政府合作成立了11家地方航空公司,如首都航空公司、乌鲁木齐航空公司等。在新的发展形势下,我们开始思考一个问题,因为我们直接为地方发展服务,在地方航空公司,不仅要有海航的热情,还要有海航和地方政府的共同努力。与海航相比,当地的资源实际上更多。因此,本着中国企业的精神,海航应该“计算利润来计算世界、汇通世界、商品到世界的巨大利润”。通过这种方式,我们转移大股东的位置,但负责运营和管理,以获得当地的支持和资源。

最近,我们调整发展模式的核心是改变海航,从吃东西到共享,与群众共享,与全社会共享。随后海航的其他本地航空公司也会根据这一模式进行股权调整,只要当地需要,我们可以谈谈。

问:海南是海航的发源地,也是投资热点。海航是否会在海航继续减幅的情况下增加在海南的投资?重点放在哪些领域?

陈锋:说到海南,海航应该算是最有发言权的企业之一,海南是我们的家和根。公司一定会成为海南自有贸易区建设的主力军,现在已经进行了一系列布局和谋划,接下来还会推出很多项具体措施。

目前,海航已确定海南发展的几个重点领域,包括开通国际航线;梅兰机场二期建设和凤凰机场扩建;海南新机场工业园区航空维修、航空食品、航空地面服务、飞机租赁等项目布局。这些都将对海南产业结构的调整起到重要的作用。当然,从假设到着陆并不是短期可行的,还需要各方的支持,加快项目的落地和政策支持等。此外,在建设自由贸易港口的过程中,它一定会发展离岸业务,海航也非常关注这一点,但我认为在这方面,我们应该更大胆、更快。

问:海航专注于主营业务的大计划是什么?

陈锋:12月11日我在参加民航改革开放40周年座谈会上发表了讲话,当时感慨颇多。我自16岁就踏进民航圈,在海航发展成一个多元化集团后也曾觉得自己不再属于民航,兜了一大圈,又回到了民航。所以我这次出席活动,一方面要表达出海航的态度,另一方面海航也确实是民航改革中的先锋。

然而,回顾过去,海航的发展过于突出。今天,我想说,海航的快速发展是事实,遇到的困难也是事实。从表面上看,他们受到了一些批评,但根本原因是我们没有足够的经验去这样做。其实,他们什么也做不了,一个企业做了什么,别人做了什么啊。

总的来说,海航正在逐步摆脱流动性问题,可以说困难依然存在,但危机已经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