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藏旅游地图社区

民航价改后机票价格趋于两极分化

2021-02-21 09:50:50

“现在票似乎越来越贵了。春节期间往返家乡的机票基本上是没有折扣的。买一张全价票有点让人难过。”这个春节,有一些人这样抱怨。有人认为这与民航价格改革有关。

去年12月,中国民航局会同国家发改委发布通知,进一步推进国内航空票价改革。公告明确指出,已有306条新航线在市场上进行了调整,加上724条先前开放的路线,接近国内航线总数的1%。一些专家估计,这条航线承载的客运量占民航总客运量的一半以上。

民航价格改革的关键一步

开放路线包括许多流行的航线,如北京-上海、北京-广州等.

开放航线定价,这不是第一次。多年来,民航运价改革稳步推进。2013年,中国首次放开31条航线的定价,2014年开通了101条新航线,到2017年6月,已经实施市场价格调整的国内航线数量增至724条。在此基础上,民用航空价格改革仍具有重大意义。

梳理此前的改革进程,中国民航大学经济与管理学院教授李晓津表示,以 2004 年为节点,民航运价制定可分为三个阶段:

第一阶段,2004年之前。在政府直接定价的情况下,机票既不能打折,也不能随意提价。

第二阶段,2004-2013年。在过去的10年里,民航运价的情况发生了变化。2004年公布的“民航国内空运价格改革计划”规定,国内民航票价平均每公里0.75元,涨幅不超过25%,下降幅度不超过45%。2010年,票价下限被取消,“90%折扣票”等低成本门票也开始符合规定。公务舱票价放宽了。

第三阶段,2013年至今。2013年11月,民航首次放开了国内31条航线的价格上限,加快了民航运费率市场化改革的步伐。此后,进行市场价格调整的航线数量逐渐增加。

“去年年底的改革是标志性的。”李小金说。这一次放开路线不仅数量可观,占有市场份额也很大,影响范围更广。“以前开放的航线大多是800公里以下的短距离航线,与高速铁路动车组竞争的航线至少800公里。这次开通的航线有五家以上(包括五家)航空运输企业参与运营,包括许多受欢迎的航线。”例如,在世界上最繁忙的20条航线中,有6条是北京-上海、北京-广州、北京-深圳、上海-广州和成都-北京,以及成都-拉萨等省会城市之间的航线。

改革的步伐也与中国民航运价改革的时间表密切相关。2015年,中国民航局关于实施民航运输价格改革和收费机制改革的明确目标是:“到2017年,民航竞争力环节中的运输价格和收费将基本放开。”到2020年,市场价格确定机制基本完善,基本建立科学、规范、透明的价格监管体系。

李小金认为,中国民航运输规模连续12年稳居世界第二位。近年来,民航事业稳步发展。安全状况、服务水平和保障能力都在不断提高。与以往的“小步快走”节奏相比,这一改革既有质的飞跃,又有稳定的环境和条件。“预计2020年民用航空价格改革的目标将得以实现。”

整体车费一般不会上升。

在放开航线定价之前,近几年来,实际票价有涨有跌,两极分化。

随着定价范围的扩大,国内机票价格是否会大幅上涨?

这306条航线的调整,目前主要航空公司在本飞行季节(航班计划,一般是夏秋季和冬春航班季节)尚未调整。专家预测,下一季热门航线的经济舱价格将有一定幅度的上涨,而热季热线的实际票价也可能相应上涨。

中国民航管理干部研究所航空运输服务研究所所长邹建军说:“实施市场价格调整意味着价格取决于市场。这次开放的许多航线都是资源极其饱和的航线,供应短缺,经济舱票价无折扣上涨是正常的,”民航管理干部学院航空运输服务研究所所长邹建军说。从以前实施的市场价格调整的路线也是一样的。例如,2015年实施市场价格调整的杭州至北京航线,已将经济舱非折扣票价从2015年的1540元提高到2018年的2200元,增幅超过40%。

机票的全价不等于实际的购票价格。经济舱机票全价上涨后,实际销售票价一定会全面上涨吗?“很难看到价格普遍上涨。”民航局发展规划司副督察员张庆说,首先,目前开放的1000多条航线基本上是与公路、高速铁路和行业完全竞争的路线。在这些航线上,供应更加充足,竞争也更加激烈。其次,民用航空运输市场价格行为规律限制了各航空季度的调整幅度、频率和幅度。也就是说,实施市场价格调整并不意味着价格可以随意提高。根据规定,每条航线无折扣的累计运价增幅不得超过每季度10%,原则上每家航空公司不加折扣的航线数目不得超过该企业上一季度经营路线总数的15%。“从制度上避免票价普遍上涨”张庆说。

事实上,情况大致相同。

根据往哪里走,过去开放路线的实际票价,近年有上升或下降的趋势。2017年,南京至北京航线的实际平均票价同比下降1.26%,郑州至上海同比下降逾17%,2017年昆明至成都的实际平均票价下降0.56%。合肥-北京等航线在2017年上涨了8.76%,大连-北京同比增长了12.57%.监测数据显示,随着市场波动、热路线、热期票价的放开,机票价格不断上涨,但多次折扣票仍在空中飞舞。李小金说。

票价的另一大变化是票价的两极分化越来越明显。一方面,热路线、热时间票价上涨,另一方面,冷门路线或冷门时段的票价继续下降。例如,春节期间到哪里旅游的机票数据显示,除夕前三天,重庆-上海票价最低为0.6%,只有150元,成都-北京最低支付价格只有375元。这些被称为春节旅行的“反向路线”很便宜,而且往往比火车票便宜。

有的涨跌两极分化,总体价格基本稳定。“事实上,在过去的十多年里,整个国家的民航率一直在下降。”李小金表示,2014年每吨民航运费为5.11元,而2016年为4.5元。根据民航局的监测,2017年民航客运的平均价格水平也在下降。

买机票要花很多钱。

专家认为,民航费率被市场越来越广泛地定价是大势所趋。对于乘客来说,买一张符合成本效益的车票需要更加小心。

李晓津分析,未来民航国内运价将更加现实、客观、灵活地反映供需形势、竞争态势和资源稀缺程度,机票价格将更加两极分化。 一方面,高票价可能会越来越高,比如从一线城市起飞的航班,短期内会增加旅客的负担,但从长远来看,可以刺激航空公司多开航班,增加运力,扭转市场需求不足的局面,由市场调节运价,从而开启新一轮的涨跌行情。

另一方面,低票价应该更低,如偏远地区的航线和淡季航线,可以吸引更多的人选择这类航线,节省旅行成本,增加航班出勤率,倒春节航线也是如此。 “在美国等民航业市场化较为成熟的国家,同一航线经济舱的最高和最低票价可能相差 10 倍。 价格杠杆不仅在吸引更多民航旅客方面发挥更大的作用,更好地配置民航资源,这也是民航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体现。” 李小金说。

票价的逐步自由化不仅意味着航空公司享有更大的权利,而且意味着航空公司承担更大的责任。李小金说,在定价空间更大的同时,航空公司也面临着更激烈的竞争,包括与高速铁路等其他运输方式的竞争,以及同行业的竞争,以提高安全、服务、容量分配、空中交通管制等方面的质量和效率。

价格自由化只是改革的一条腿,而价格管制则是另一条腿。民航局表示,要为航空运输企业和销售代理的价格行为建立信用档案。价格主管部门还表示,要加强对国内旅客价格的监督管理,建立日常检查与“双随机”抽查相结合的监督检查机制,依法查处各种违法价格行为,特别是防止企业在一定情况下组成价格联盟,保护消费者权益,共同建立科学、规范、透明的价格监督体系。